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670 相公手藝不錯吧(下)

修行的人有時候的確會在某些事情上想不開,畢生都在迷信靈力的時候,會讓修士們下意識的以為,沒了靈力,就沒法做任何事情。
  楊晨不一樣,高月公孫玲石珊珊孫輕雪也不一樣,她們都經歷過修為被封住然后如同普通人一樣生活百年的過程,在這方面就比其他修士多了一層體悟。
  那些沒有靈力的普通人,遇上搬不動的石頭木頭會怎么做,其實還是有不少辦法的。最簡單的,就是用杠桿什么的這種工具,完全靠著肉體的力量將他們原本無法承受的重量撐起來。
  這個石門也是如此,不能使用靈力,放在普通人眼中,就是想各種辦法來達到目的,放在修士們眼中,就變成了另一種思維。
  首先大家的第一想法就是先破陣,只要破了陣法,就不存在這個問題。當然,這個想法也是正常的,對方布置了陣法,自己破解掉就行。有來有往,堂堂正正。
  其次想到的就是破陣不成的話,用什么方法來攻擊陣法。要么用各種法寶來碰運氣,門口那些躺著的和腐朽的尸體,都是這種想法的受害者。
  從來沒有一個修士想過,用普通人的方法來解決問題。元嬰大乘的高手,個個都是數百年上千年朝上的年齡,修行的歲月中,已經讓他們忘記了,他們也曾經是普通人的一員,也依然可以用普通人的方法。
  楊晨這么一說,眾女頓時間有一種茅塞頓開的感覺。這問題想要解決,居然隨隨便便就有兩種方法,第一種方法有些成本高,但不能不說,的確是能夠解決。第二種普通人的方法,更是讓眾女有些汗顏,她們竟然誰都沒有想到過,腦子里壓根就沒有這個概念一樣。
  “當然,放在你家相公我身上就沒這么復雜。”楊晨等大家考慮的差不多之后。這才笑嘻嘻的補充了一句:“如果這個石門沒有背后的山那么重的話,也就是舉手之勞而已。”
  在場的除了公孫玲,似乎誰都不太明白楊晨的意思。高月隱約的猜到了些什么,但她也不敢確定楊晨是不是這個意思。
  一邊說著,楊晨的手已經抓到了石門的兩個巨大的把手上。把手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看起來十分的牢固。就是為了讓人握住推門一般。
  眾女心中很清楚也很明白不用靈力不會出問題,但看著這一幕還是有些擔憂,又生怕驚擾到楊晨,誰也不敢大聲。只是緊張的看著楊晨。
  楊晨隨手一用力,向里一推,兩扇石門居然紋絲未動。這讓楊晨有些小小的驚訝,自己看起來沒怎么出力,但已經修行黃巾力士煉體術到了力倒海境界的他。隨手一下至少也有數萬斤的力量,居然沒推動石門,這石門還是有點意思的。
  仔細的觀察了一下,這石門至少已經有上萬年沒有開啟過,門上已經看不出什么,可楊晨還是細心的發現,在石門的邊緣,有一些細微的幾乎沒人會注意的痕跡。這些痕跡,居然是豎著的。
  豎著的痕跡是什么意思?楊晨心中略一思忖。臉上馬上露出了微笑,這分明是石門上下移動才會留下的擦痕。這個地方的設計者真是個陰險的家伙,設置了兩座看起來普通的石門,旁人誰都以為是里外開的,絕不會有人想到這石門是上下開的。
  當下雙手一用力。抓著兩個把手向上一抬,轟隆聲中,兩扇石門開始緩緩的離開了地面,向上移去。
  因為長久沒有打開過。石門往上抬的時候摩擦十分大,也顯得很生澀。但在楊晨的恐怖力量之下。石門還是堅定不移的向上升起,露出了下面的通道。
  自家相公竟然有這般恐怖的力量,七個侍妾都被嚇了一大跳。高月終于證實了自己的猜想,楊晨果然是用自己的力量抬起來。當年一起閉關的時候,高月就見過楊晨揮舞著數十萬斤的巨大石柱耍套路,此刻再看,并不顯得那么的驚訝。公孫玲則見過楊晨拔起海島砸向侯云的場景,對此也不奇怪。
  其他眾女卻都是驚訝之余有些無語,自家的相公到底是個怎樣的怪物,煉丹水平就不說了,怎么連肉體都這么恐怖?怪不得床底之間眾女齊上有時候還不是楊晨的對手,卻原來單純的肉身都讓人這般的震撼。
  還好,大家的心境修為都不錯,驚訝歸驚訝,但也只是一下,正事要緊。相公已經抬起了整座石門,這時候不進去看看,豈不是辜負了相公的這番辛苦?
  陶珺琪修為最高,一馬當先就要從楊晨胳膊下鉆過沖進去。楊晨及時的提醒了一句:“小心!”陶珺琪心領神會,召出了鐵翼飛鷹,拿好了飛劍,這才低頭進去。
  楊晨這么一會只是把石門抬起到胸口,陶珺琪進去還得彎著腰。接下來就是公孫玲,她有山河地理圖護體,必要的時候還能給陶珺琪掩護。剩下的,則是一個接一個的從楊晨身邊繞過,進入了石門下的那個長長的甬道之中。
  高月是排在最后一個的,等其他眾女都進去之后,她才向著遠處幾個方向各自盯了幾眼之后,和楊晨交換了一個眼神,從容不迫的走了進去。現在楊晨已經將石門抬過了自己的頭頂,可以輕松的走進去。
  被高月看過的幾個方向上,各自都有人正目瞪口呆的看著這邊。其中至少有三個是第二次進入瑯琊井并且楊晨問過路的那幾個向導,此刻他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一切。瑯琊井當中的三大絕地之一,就這么輕而易舉的被楊晨破解,這怎么感覺就跟看戲一般啊?
  眾女已經都走進去一大截,楊晨這才手托著石門的底部,維持著托舉的姿勢,一步步的挪進了石門之中。
  只是,在盯著這邊的幾個人眼中,石門卻一直是維持著被托舉起來的高度,始終沒有下落。這情形讓幾個人都是大喜,莫非這石門打開之后,就會一直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