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672 多了也是麻煩(下)

沒人能想到,形成門洞的這兩個弧形的石頭,根本就是兩片龍鱗。估計是戰斗的時候掉落,然后嵌入了這個小石山當中,形成了這么一個獨特的形狀。
  當時的戰斗可能很是激烈,兩片龍鱗落地之后甚至融化了周圍的巖石,將龍鱗緊緊的包裹在其中,只是露出了外面的部分還保留著這么一個神奇的弧度,讓人誤以為這里是個門戶。
  龍鱗上當然還帶著些許龍鱗原本的蝕靈龍火,這種火種無聲無息,連玩火的大宗師楊晨都沒辦法及時發現,更遑論其他人。
  這個所謂的門洞,哪里也不通,正如人們用神識探查到的外在表現一樣。但一旦有修士走近兩片龍鱗之間的所謂門洞中,就會被蝕靈龍火悄無聲息的上身,安靜的燃燒,甚至灼燒的時候修士本身都不會察覺。
  沾染上了七品火種,而且還是在沒防備的情形之下,除了楊晨能動用功德篇使用大量的功德來解救自身并收取火種之外,其他人遇上了,只有死路一條。哪怕是再厲害的火屬性高手都逃不過這一劫,沾上就死定了。
  進去的修士會消失,因為最后會被蝕靈龍火灼燒的一干二凈。這里可沒有弱水來緩解火力并保持肉體,純粹的蝕靈龍火不會給人留下半點渣滓。
  不知道有多少修士以為這種神秘的消失是通過某個不知名的神秘高級陣法轉移到了別的空間當中,沒人想到如此簡單的結果。這也導致一批又一批進入了瑯琊井登上了瑯琊晶船的家伙們,前仆后繼的開始探索這個所謂的絕地的秘密,慷慨赴死,自身的修為也成了壯大蝕靈龍火的營養。
  龍鱗畢竟只是龍鱗,沒有龍靈協調,沒有其他身體上的補充,所有的蝕靈龍火只是集中在兩片龍鱗最中央的部位,在外面根本就感覺不到。也就是楊晨,才有這種敏銳的感覺。才發現了這個秘密。
  這邊龍靈在興奮自己的龍鱗已經找到,蘊靈爐強化有望,自己度劫有望,那邊楊晨卻在苦笑。這坑人的三大絕地,一個是祖師堂。一個根本就是兩片外來的龍鱗。誰知道第三個是怎樣的一個地方。也虧得那么多進來的人,竟然沒一個人解開其中的秘密。
  但不管怎么說,找到了龍鱗,就值得開心。幸虧前人都不知道這個秘密。否則現在哪里有楊晨撿便宜的份。至于說三大絕地中的三分之二都相當的坑人,那也坑的是別人,和楊晨無關。自己的眼光不行,怪不到任何人頭上吧!
  眾女看著楊晨站在門戶面前苦笑,甚至拿出了蘊靈爐。大家都大惑不解,還在擔心楊晨會不顧一切的走進去。
  “相公,你笑什么?”師無雙站的最近,也最莫名其妙,適時的問道。
  “我笑多少人都是傻子!”楊晨回答了一句,然后心中卻問了一句龍靈:“你這龍鱗該怎么收取?”
  “對別人的話,可能相當的麻煩。”龍靈飛快的回答道:“對你的話就很簡單,拿起來,然后放到蘊靈爐里就行。”
  楊晨一怔。隨即又是搖頭苦笑。龍靈說的是,對別人來說,還要忌憚蝕靈龍火的威力,但對楊晨,根本沒有必要。蝕靈龍火已經是蘊靈爐中的一種火種,加上楊晨有功德篇護身,根本就傷不到楊晨,還在乎什么?楊晨也是當局者迷。才會這么問。
  大家聽著楊晨的話,都是大惑不解。誰是傻子?楊晨卻沒有解釋,直接上前一步,重重一拳打在了那個門洞的邊緣。
  所謂的門洞,根本就是龍鱗外面包裹了一層石頭而已,被楊晨一砸,石頭紛紛碎裂,露出了里面的東西——兩片一指厚的紅色的薄片。
  “這是什么?”龍鱗已經掉落多時,沒有絲毫的龍氣,或者說根本就沒有什么氣息,這是還保持著形狀而已。師無雙看在眼中,驚訝的問道。
  “這就是我們臨時要找的東西。”楊晨解釋了一句,開始動手清理周圍的石頭:“龍鱗。”
  眾女一陣愕然,這第二個絕地,居然就是龍鱗所在的地方,這結果簡直是讓人無語。大家都聽過楊晨之前的講述,很快就想通了這里為什么會成為絕地,也明白了楊晨說的許多人是傻子是什么意思,一個個都不由的苦笑起來。
  “你們不要動,還有蝕靈龍火。”楊晨阻止了眾人幫忙,連火屬性的陶珺琪都沒有例外。蝕靈龍火相當厲害,哪怕陶珺琪已經是大乘巔峰的水準,沒有充分的準備,根本不可能碰一下而不受傷。
  其實就算陶珺琪準備充分,也很難收取蝕靈龍火,七品火種,不是說說而已,也不是只要修為到了大乘巔峰就能輕易收取,否則的話,無數高手的本命火種都應該是七品火種了。而事實上,類似純陽真火這樣的七品火種,真正能夠收取的人,寥寥可數。
  正如龍靈所言,對楊晨來說,收取過程十分的簡單。輕而易舉的將周圍的那些巖石砸開之后,兩片數丈方圓的龍鱗就呈現在大家的眼前。龍鱗就有這么大,可想而知當年龍靈的肉身還在的時候,有多么巨大。
  蘊靈爐飛快的變大,兩片龍鱗直接投了進去。不用楊晨控制,周圍就開始冒出無數的火焰,開始灼燒龍鱗。
  接下來的事情,暫時不用楊晨插手太多,相信龍靈為了自己能夠度劫的好處,也會盡心盡力的操持煉化融合,楊晨只要隨時隨地的提供靈力以及袖手旁觀不打擾龍靈,等待就行。
  “這就是第二個絕地?”高月問出這句話的時候,眾女心中都有一種荒謬無比的感覺。就為了兩個這樣的地方,前面進來的人不知道死了多少,才成就了絕地之名。而事實的真相卻是如此的簡單,如此的荒謬,如此的讓許多人無地自容。
  “這就是第二個絕地。”楊晨肯定的回答了一句,伸手握住了高月的手安慰道:“別人的絕地,我們的福緣,僅此而已,不用考慮的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