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687 出瑯琊井(上)

一想到自己已經發下心魔大誓,陶珺琪剛剛左右為難的心境立刻平息了下來。自己都已經發了心魔大誓了,還有什么沒辦法選擇的?不管怎樣,自己也要站在相公這一邊,就算和宗門有沖突,必要的時候,也得背一個欺師滅祖的名聲了。
  想明白之后,陶珺琪忽然覺得心頭一陣輕松,似乎許多以前有些郁結的地方也一掃而空,整個人說不出的神清氣爽。
  體內的靈力在這一瞬間,仿佛突然的擺脫了什么束縛一般,輕飄飄的,直欲乘風而行。天空中也好像有一種吸引自己的力量,要帶著自己飛上天去。
  這才是要引發天劫,度劫飛升的征兆。陶珺琪一朝明悟,馬上就摸到了天劫的邊緣。只要她再堅持一會,馬上就能夠凝聚劫云,降下赑風劫,度劫飛升。
  就在這個剎那,陶珺琪忽的強行壓下了自己心頭的那種輕松。就算自己要飛升,也要在相公面前飛升,不能就這么不明不白的走。
  師無雙當然清楚的感覺到了陶珺琪的變化,連陶珺琪剛剛差一點引發天劫她都看在眼里。說實話,師無雙心中還是有那么一點點羨慕的,不過這倒是也不值得她如何的崇拜,師無雙相信自己的資質,只要修為到了,總有一天也會度劫飛升。
  “要走也得在相公面前走。”陶珺琪倒是沒有對師無雙隱瞞自己的心思,微笑著解釋了一句,然后繼續拉著師無雙前去歷練。相公說過,她們修為足夠,但殺戮還不夠。陶珺琪始終無法明白,相公為什么還要自己殺戮。
  看著陶珺琪如此的將相公放在心中,這一次師無雙是真的有些小小的吃味了。當然,她也不會表現出來,只是心中默默的對自己說了一句:“師無雙啊師無雙,以后你飛升之時,也要讓相公目送飛升。”
  轉眼又是五年。這五年當中,慕容五姐妹終于成功的合力將瑯琊晶船硬生生的從弱水之下勾了上來。脫離了弱水之后,瑯琊晶船差一點就自行飛去。幸虧五行索鉤全部都勾在船上。這才讓五女牢牢的控制住。
  五女已經有鐵翼飛鷹妖寵,飛行速度一流,甚至可以和楊晨的飛梭比肩。相對來說,就暫時也不需要什么飛行類的法寶。這瑯琊晶船,她們沒有收取,而是交給了楊晨,讓楊晨分派。
  楊晨的七個侍妾都有鐵翼飛鷹,所以她們可以不用考慮。高月有榕樹洞府二城主煉制而成的傀儡,飛行代步也不成問題。公孫玲有樓船在,就只剩下石珊珊和孫輕雪。還沒有什么像樣的飛行工具。
  相對來說,孫輕雪在青云宗更能得到宗門青睞,而石珊珊就顯得有些孤。雖然這些年來碧瑤仙島也在極力的栽培石珊珊,但和孫輕雪有一個大乘期師父還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孫輕雪很久以前就有一個玄武盾,而石珊珊還沒有什么像樣的法寶。權衡一番之后,楊晨將瑯琊晶船給了石珊珊。
  這些年當中,陶珺琪和師無雙兩女直接在瑯琊井之中殺了個七進七出,闖下了諾大的名頭。她們倒是依照楊晨所說,把進瑯琊井的那些人當成了磨刀石。瘋狂的磨練自己的戰斗技巧。不到最后一刻,她們是絕不會輕易的放過對手。
  太上級高手進瑯琊井的,似乎只有被楊晨公孫玲殺掉的那一個。反正外出歷練戰斗技巧經驗的陶珺琪和師無雙都沒有碰上。
  幾年下來。瑯琊井的高手們個個都是叫苦不迭。明知道兩女拿他們練手,卻又不得不被迫陪練。跑又跑不掉,打又打不過,假打還不行,每一次都是竭盡全力的戰斗。還好,兩女沒有下最終的殺手,總是在最后關頭收手,讓他們能逃得一命。
  不過話也說回來。陶珺琪和師無雙磨練了戰斗技巧,這些瑯琊井的高手何嘗不是。和陶珺琪這種級數的高手交手的經驗,豈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到后來,大家也默契起來,只要兩女前來挑戰,他們也會全力以赴的應戰,互相提高。
  五年時間,陶珺琪除了殺了幾十個不長眼不修口德的家伙,基本上沒怎么殺人,但卻收獲了一大堆和各種各樣的高手戰斗的經驗。尤其是應付群戰,更是有心得,因為到后期的時候,那些高手們必須要十幾個聯合起來,才能勉強和陶珺琪一戰了。
  高月石珊珊和孫輕雪閉關完成,輕而易舉的邁入了元嬰巔峰的境界,比起楊晨也不過就差幾年而已。
  純陰真火的火場陶珺琪收拾的越來越快,隨著她的修為增加,煉制丁火神雷的速度也越來越快。眼看著再有幾天的時間,就能夠將最后一小片火場清除。
  黃泉玉也在楊晨的努力挖掘之下,礦脈枯竭,再也挖不出一塊來。這一次,前后楊晨挖了十幾年的時間,得到了差不多數千塊極品黃泉玉。據楊晨估計,至少能夠煉制出足夠給五六百人使用的棲神玉。
  所有的黃泉玉,都在楊晨的功德戒當中,被蠟封著,仔細的保存著。這個時候,楊晨還不具備煉制棲神玉的條件,眾女嫌棄黃泉玉的味道,也推脫不要。相信等到了靈界之后,這些黃泉玉絕對能夠給眾女一個大大的驚喜。
  “珺琪,煉完最后那顆丁火神雷之后,飛升吧!”楊晨當然看得出陶珺琪的狀態,一家人再次全部清醒的團聚之后,楊晨對著陶珺琪說出了這番話:“早一些上去,把我們的家安好。”
  事實上,不止是楊晨看得出陶珺琪的狀態,眾女全都看得出。有意無意的,大家都在讓陶珺琪多和楊晨相處,甚至最后這幾年,基本上每次侍寢,都是陶珺琪一個人,享盡了相公的滋潤。現在,終于也到了分別的時刻。
  “我會把我們的家安好的,相公!”陶珺琪很是凝重的點了點頭,環視了眾女一眼,最后把目光又投在了楊晨的身上:“等你們飛升之后,就去楊家莊園!”楊家莊園四個字,陶珺琪重重的說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