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689 給楊曦的提醒(下)

已經到了元嬰巔峰,再進一步就是大乘期。以楊晨和四女現在的狀況,經過陰火劫洗禮之后,修為和戰斗力將會徹底的不同。
  太天門的底蘊實在太深厚,現在還不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少深藏不露的高手隱藏在暗中。哪怕是重生的楊晨,也無法完全的知道太天門的真正實力。
  有時候,不能把指望放在別人身上,有仇報仇,有怨報怨,自己出手才是最解恨也是最直接的辦法。楊晨雖然給太天門挖了一個巨大的坑,但有些時候,還是要自己出手的。
  提升修為是當務之急,高月公孫玲石珊珊和孫輕雪都已經有了自己的道路,楊晨根本不用多加干涉,只要適當的時候和她們雙修就行。
  慕容姐妹現在忙于淬煉本命法寶,五行索鉤彌補了她們的最后一塊短板,雖然為此而損失了一些修為,甚至還放棄了以前的本命法寶,但一切都是值得的。龍族法寶的強悍,足以彌補她們這時候的損失還綽綽有余。
  師無雙同樣在淬煉本命法寶,不過她是升級自己原本的飛劍。有了一整株的蓬萊神木,足以讓她的本命飛劍提升到頂級。
  只是,和老樹妖木柏等木屬出身的妖族相比,師無雙煉化蓬萊神木的效率就低了許多。她完全做不到老樹妖一口將整株蓬萊神木吞下,然后全方位煉化。師無雙只能逐段逐段的分開煉化。
  楊晨自己則有自己的提升修為的方法,大陰陽五行訣已經是凡間最本源的功法,再不可能有比這一套更適合楊晨的功法。只要按部就班的修行下去,以楊晨的資質,最多不過五十年,絕對能夠引來陰火劫。
  這是最正常的修行方法,穩健而且不會出問題,但楊晨顯然還有更好更高效的方式。
  陰陽焚天火已經融合了兩種六品火種,這也使得楊晨繼續融合更多六品火種更加的容易,再也不會出現隨便融合一種就需要幾十年時間的事情。
  六品火種可不是等閑,前世的楊晨只融合了太陽真火五品真火,就得以成就大羅金仙。現在楊晨每吸收一種六品火種,都能讓自己的火屬性修為提升至少一倍。五行相生的情形之下,其他靈力也會隨之提升。
  要知道,楊晨想要度劫,可不止是一種靈力度劫。以前凝丹化嬰之時,都是十種本源靈力分別的凝丹化嬰,最后才帶動所有的靈力提升。這一次,楊晨不打算分別提升,而是借助六品火種,均勻的提升。
  大陰陽五行訣同時度劫是怎樣的情形,楊晨現在也十分的期待。相信到時候的場面絕不會比蓬萊神木妖同時度劫的場面小。
  就在楊晨要開始吸收第三種六品火種之前,公孫玲帶來了好消息。在被收到了山河地理圖當中五年之后,明廣若和那幾個太天門的高手終于開了口。
  不管多強的高手,只要被收取到了山河地理圖之中之后,就會慢慢的迷失在山河地理大陣當中,最后成為公孫玲的忠實下屬。明廣若現在就是這樣的情形,幾乎是有問必答。
  太天門在楊晨一家進瑯琊井時的動向,這個曾經坐鎮接引陣法的明長老還是知道不少的。
  說起來,明廣若在太天門也算是一號人物,不過上一次因為接引陣法出了問題,加上后來一直沒有找到真兇,導致明廣若在太天門高層眼中慢慢的有些失勢。
  尤其是明廣若在后期追查真兇不得,卻將自己的本命飛劍也被人搶奪,還害的太天門包括外事堂堂主毛啟在內的十四個元嬰高手也同時丟失了本命飛劍,太天門高層對于明廣若更是有些看法,地位大不如前。
  好在明廣若聰明,發現了少門主李力亨前途無量之后,及時的投到了少門主的門下,抱緊了少門主的大腿,成了少門主的忠實走狗。這一下反倒是讓明廣若否極泰來,在宗門的地位直線上升,不但不再走霉運,而且比起原先甚至還有提升。
  一起一落之間,也讓明廣若這個大乘期長老看清了許多東西,對于少門主越發是忠心耿耿。這些年來,明廣若除了在重新淬煉自己的本命飛劍之外,就是給少門主跑腿。
  因為李力亨的提攜,明廣若得到了更多的資源來重新煉制本命飛劍,感激之余,為少門主辦事更是盡心盡力。
  光是明長老一個人,就曾經親自出馬,為少門主尋找到十幾個合適的雙修鼎爐。其中不乏一些道門名士,所有的一切都是秘密的,沒有被外人發現。擒下對方之后,就迅速的帶回太天門,沒有出過一次紕漏。
  當然,明廣若不知道這是給李力亨尋找,在明長老的描述中,是少門主命令他找一些資質不錯的女修士,為門主和幾位核心高層尋找雙修道侶。據說,李門主和幾位核心高層的修為提升,就和這些雙修道侶有關。
  別的長老明廣若不是很清楚,但李門主可是親口和這些長老們說過,他需要一個水靈根滿值的天才女修士,和他一起合籍雙修,才能夠提升修為的。李門主心儀的目標已經有一個,就是純陽宮煉丹大師楊晨的妻子兼師父高月。
  一聽到太天門的李門主竟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己師父的頭上,楊晨頓時間怒火填膺。前世師父之所以自盡,就是因為不想成為太天門門主的雙修道侶,不想做她的鼎爐。想不到今生這家伙還是把魔手伸向了師父。
  是可忍,孰不可忍?楊晨的女人,一向是楊晨的逆鱗,而師父高月,更是逆鱗中的逆鱗,別說輕易觸碰一下,哪怕動點歪腦筋都不行。太天門的門主竟然敢如此的心中褻瀆自己的師父,已經注定了他的結局。
  這個人死定了,哪怕有大羅金仙下凡也救不了他的性命。就在楊晨心中發下這個大誓的時候,旁邊的公孫玲甚至都有點無法承受楊晨突然爆發出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