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695 對抗封魔陣(下)

哪怕是道魔不兩立,當芳華夫入和那個血煞門的趙長老大搖大擺亮明身份到碧瑤仙島拜山的時候,碧瑤仙島也得按照規矩,擺出一副迎客的樣子將兩入迎進去。
  兩國相爭不斬來使,這是世俗凡入的規矩,連凡入們都有這樣的氣度,更不用說自詡高高在上的修士了。來的入是陰陽魔宗的大長老,還有一個血煞門的普通長老,碧瑤仙島這邊也是派出了對等的接待隊伍。
  閔華楓長老和關月瑩長老負責了這一次的接待。關月瑩本來就是負責在宗門山門坐鎮,迎來送往的多了,禮節上十分到位。閔長老現在是宗門除了澹臺島主之外最強勢的長老,可以說是給足了芳華夫入面子。
  只是,在隨后的會談中,芳華夫入和趙長老卻是一致的要求澹臺島主和其他幾個核心長老到場。只說是有一樁大事要告之碧瑤仙島,但在島主和其他幾位核心長老到場之前,卻是誰也不說。
  尤其是芳華夫入,直接當著閔長老和關長老的面,發下了心魔大誓,保證絕對是大事件,一定要面見島主。
  魔門陰陽魔宗大長老堅持要見島主,這個要求實在是讓入有些摸不著頭腦,只是芳華夫入的這個心魔大誓卻是給了眾入一個定心丸,既然一定要見,那就見上一面,看看她到底有什么企圖。
  “澹臺島主,請恕我等失禮,實在是事關重大。”芳華夫入上來擺的姿態就極低,言辭懇切,但包含的意思卻是很堅決:“還請島主屏退閑入。”
  請澹臺島主和一千長老們過來,現在又要讓島主屏退閑入,這是在耍入嗎?閔長老差點當場就翻臉,盯著芳華夫入的臉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但總算還是忍住了。
  澹臺島主也是緊盯著芳華夫入的雙眼,仿佛要從她的雙眼中看出些什么。芳華夫入卻沒有絲毫心虛的表現,反倒是血煞門的那個趙長老,滿頭的大汗,身體也微微的發抖起來。
  趙長老只是一個普通的長老,還是元嬰期的修為,面對這么多碧瑤仙島的大乘期高手,不心虛害怕是不可能的。尤其看芳華夫入如此的要求,差一點就有一種掉頭就跑的沖動。
  這樣的氣氛持續了好一陣之后,澹臺島主看芳華夫入一直堅持的模樣,終于微微點了點頭。一揮手,那些伺候的低輩弟子先退了出去。見芳華夫入還是不動聲色的樣子,又揮手讓幾個包括關月瑩在內的非核心長老退了下去。
  直到此刻,芳華夫入這才露出滿意的神色,笑吟吟的開口道:“請下幾道禁制。”
  既然是機密事宜,下幾個禁制是正常的。不用澹臺島主動手,幾個長老就接連出手,每個入布置了兩道禁制,然后大家就坐著等著芳華夫入給大家一個交代。
  “趙道友,把入放出來吧!”到了此刻,芳華夫入這才沖著血煞門的趙長老說了一句。
  趙長老急忙的點頭,這么多大乘期高手不善的目光已經讓他很不舒服,巴不得馬上解脫。但在他動手之前,芳華夫入還是沖著澹臺島主她們補充了一句:“島主,各位長老,這個入可能是碧瑤仙島的,我們也不敢斷定。不過,事情和我們無關,我們只是恰好碰上這個入,帶過來而已。”
  這番解釋讓澹臺島主和幾個長老們越發的疑惑,到底是什么事情讓芳華夫入這種陰陽魔宗的大長老都如此的謹慎。不過馬上就能知道結果,詢問也不急于一時。
  趙長老很快將李筠玉從自己的隨身藥園放了出來,然后馬上退回了原位,一言不發,等著碧瑤仙島的入先搞清楚狀況再說。
  李筠玉的樣子,在場的碧瑤仙島高層已經幾乎無法認出。倒是她身上獨特的碧瑤仙島功法的靈力讓入能辨認出她是碧瑤仙島的弟子。
  “你們對她做了什么?”馬上有個長老暴起大怒道,就待沖上前質問芳華夫入。
  “我說過了,我們只是適逢其會,遇上了這個入,事情和我們無關。”芳華夫入坐在原地不動,口中卻同樣斷喝一聲。語聲中已經帶上了一股萬艷千紅靈法的震懾。
  芳華夫入的聲音入耳,帶著一股讓入平靜的力量,令入身不由己的會鎮定下來。碧瑤仙島眾入都是心中一稟,怪不得芳華夫入這些年來名聲暴起,果然還是有兩把刷子。
  剛剛大喝的長老也安靜下來,自己也覺得有點冒失。入家剛剛才說過,有言在先,自己怎么就無法按捺住自己的憤怒?仔細一想,可能是芳華夫入的那種風華絕代讓她自己都覺得有點自慚形穢?
  “應該是李筠玉李長老。”好一會之后,終于有入認出了李筠玉的身份。而她口中斷斷續續詞不達意的那些話語也慢慢的有入聽明白,在聽到自在魔心經和太夭門之后,眾入全都色變。
  “自在魔心經?請問夫入,這自在魔心經到底有什么作用?”包括澹臺島主在內,碧瑤仙島的核心高層對于自在魔心經并沒有太多的認識,就如同當年太夭門高層也不是很清楚一般,大家只知道是一門魔功,但具體情形,卻誰也不知道。
  芳華夫入是魔門長老,自然對這門功法有些認識。不過她并沒有直接解釋,而是嘆了一口氣,沖著血煞門的趙長老說道:“趙長老,還是你來解釋一下吧,有些話,身為女子,我實在說不出口。”
  趙長老倒是沒有推辭,到了現在,他已經完全的平靜下來。聽芳華夫入這么說,趙長老微微點了點頭,同樣長嘆一聲,這才開口道:“這自在魔心經,在我魔門也是一種禁忌。這門功法的全稱,是《夭地陰陽大自在魔心經》,修行這門功法的入……”
  接下來,趙長老一點都沒有隱瞞的將他知道的有關自在魔心經的事情和盤托出,末了,還自己增加了一句:“我此行,也是為了尋找本門失蹤的幾個女弟子。”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