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70 長老也需要幫忙(下)

靈髓,楊晨已經不缺,哪怕用來支持一個門派也足引。這里倒是靈力充沛,修行還算不錯,但楊晨從加入門派到現在,也不過才短短六年時間,就已經沖擊到了火屬性煉氣巔峰的層次,這幾乎已經是逆天級的存在。
  哪怕是修行天才石姍珊,也沒有過這樣的速度。天梯登頂楊晨還可以說是自己殺人太多,意志堅定,幻境不能影響。但修行上總不可能楊晨比起一個金屬性滿靈根的石仙子還要強悍吧?
  楊晨之前預定的十年筑基的計劃,已經算是十分強悍的修行天才的表現,現在自然不能夠表現的太特殊。否則的話,引起旁人嫉妒還是小事,要是被其他門派惦記著將自己這個修行天才消滅在萌芽之中,免得以后影響各門派平衡,那才叫冤。
  殺地底靈獸,是因為要融合斬仙臺意志,現在任務已經完成,楊晨也概得再找那些地底靈獸的麻煩。看起來,似乎就只能把自己打造成一個煉丹天才了。
  好在名聲已經小小的傳開,至少在離落村里,沒有人會質疑這一點。楊晨煉制二轉筑基丹幾乎就是在眾人眼皮底下發生,決沒有作弊的可能。很快,就有人從旁人那里交換到一些藥材,楊晨也得以煉制了一些低級的養氣丹培元丹之類的丹藥,全部都是二轉,至此,已經再沒有人懷疑楊晨的煉丹天才身份。
  日子就這么平靜的過著,一直過了半年。楊晨每天的事情就是練功一個周天,然后乾坤養寶訣祭煉一次蘊靈爐和劍匣。
  火屬性修為已經有了進一步提升,天罡煉寶訣和地煞祭陣訣也可以進行更高層次的祭煉。但是讓楊晨詫異的是,似乎自己用什么屬性的靈力來祭煉,就只會提升什么屬性的靈力火屬性祭煉已經達倒了天罡煉寶訣的第四重,地煞祭陣訣的第六重,相應的,丙火丁火屬性的天罡地煞靈力絲,已經強化到了第四條和第六條,但其他屬性的靈力絲卻完全沒有變化。
  有伍雄在仙落淵坐鎮,楊晨生怕這位大乘期的高手發現自己五行兼修而且陰陽齊舍的事實,所以一直不敢顯露的太多,只是專一的提升火屬性靈力。
  短短的半年之內,楊晨的火屬性靈力已經提升到了極致,隱約的有了要筑基的跡象。不過,楊晨卻用強大的神識控制,不再提升單一的火屬性靈力,而是開始綜合的提升其他的屬性。
  那些追殺過楊晨的家伙,在這半年當中,先后出現,他們的身份,也被楊晨舍部都記在心中。雙方見面,雖然火星四射,但有了上一次伍雄凌空斬殺彭輝的事情,沒有人敢在離落村動手。所有的恩怨,也只能等到出了仙落淵再來解決。
  現在楊晨已經不在坊市中出現,他居住的小屋門口,狂了一塊木頭的牌子,牌子上繪制了一尊煉丹爐,權當做招牌。反正所有人都知道楊晨是一個有天分的煉丹師,找他直接到楊晨的小屋去就可以。
  這一日,楊晨剛剛送走了一個煉制了一爐養氣丹的道友,回到屋里坐了一會,小屋的門就被敲了幾下。得到楊晨的允許之后,一個國字臉的中年大漢推開門走了進來。一進來,楊晨似乎就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是記憶中卻沒有這個人的印象,很是讓楊晨奇怪。
  “你是煉丹師,能不能煉制高級的丹藥?”中年大漢進門也不客氣,開門見山的問道。
  這個問題,實際上楊晨已經回答過許多次,但這個人以前從來沒有見過,估計是新來的,不知道也正常。楊晨倒是沒有絲毫的不耐煩。只是點頭答道:“最多只能到筑基丹,在下修為有限,不敢浪費前輩的藥林”
  聽到楊晨的回答,中年大漢倒是沒有太意外,畢竟楊晨的修為現在怎么看都是一個煉氣巔峰,能煉制二轉筑基丹已經是天才的表現,他也不能奢求太多。
  “如果只是煉化提純某一種單一的藥材呢?“中年大漢又問了一句。,
  “那要看是什么藥材了!“只是這樣的話,楊晨的回答就自信了很多。雖然沒有給出具體的答鬯案,但語氣中的信心十足卻無論如何都無法掩藏。
  “如果是這個呢?”中年大漢大手一張,一塊翠綠如碧的玉芝就出現在手中,送到了楊晨的面前。語氣之中,似乎還有一種微微的期待。
  “極品碧玉芝?”楊晨一愣,隨即目光中透出一種火熱。這極品碧玉芝,只生長在某種地下玉礦的深處,可遇而不可求,周圍還有強大的妖獸守護,沒有天大的機緣和逆天的實力!絕不可能找到這種天材地寶級的東西。而這種碧玉芝,也是一種極為罕見的靈藥,是煉制奪天丹的主藥。
  奪天丹,只在一種情形之下使用,那就是大乘期飛升度劫的時候。中年大漢竟然拿出了這種東西,楊晨終于明白自己的那種熟悉感從哪里來了。這個中年大漢,就是伍雄,而楊晨也是從上一次神識的微微接觸中感覺到熟悉的。
  楊晨脫口叫出碧玉芝的名字,也讓伍雄微微有些吃驚。等閑之人,根本就不可能認識這種東西,楊晨卻連遲疑都沒有遲疑一下,不是楊晨見識廣博,就是他以前在哪里見過。但伍雄寧可相信是前者。這種東西,想要一見,就連伍雄這等級數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這碧玉芝,你能煉化提純嗎?“伍雄緊緊的盯著楊晨的面孔,有些急切的等待著楊晨的回答。
  “碧玉芝煉化而不損傷藥性,需要極為精準的火候,稍微一過火,就會焚毀一空。”楊晨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先說出了碧玉芝煉化的難度,隨后話鋒一轉:“煉化碧玉芝,最合適的火焰,就是地心火。”
  一邊說著,楊晨的雙手在胸前虛抱,一團火焰出現在兩手之間,暗紅色的顏色,能讓伍雄一眼就看出來火焰的種類。
  與此同時,那團火焰在楊晨的控制下,靈活的如習活物一般,轉眼間就幻化成一個火焰的小人,小人的身形面貌,正是對面的伍雄模樣。“伍長老,您看我這一手,可能還稱您的心意?“注視著伍雄,楊晨微笑著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