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75 太陽真火是我的了(上)

第七十五章太陽真火是我的了(上)
  “按照楊晨的模樣用火焰在空中繪制舊幅圖倒不是大難川難的是還要組成陣圖,而且陣圖要發揮作用,尤其還是火焰構筑一個水屬性的陣圖,哪怕在場的人加起來,也想不明白這到底如何做到。
  楊晨心里很清楚,包括伍雄在內,也不可能知道這里面的奧秘。他當然不會告訴大家,這是在飛升之后進入靈界大家才會開始琢磨的東西。
  對方是元嬰高手,普通的御火手段不可能鎮得住這些眼高于頂的家伙們,楊晨當然要用一些特別的。火焰結陣是其中最簡單的,而且也是楊晨現在能夠施展的,所以直接用了出來。
  看起來效果不錯,至少這里的五個人看著自己的目光,已經變成了一種看怪物的目光,楊晨的目的已經達到。太陽真火到手,而且在煉制奪天丹的過程中,楊晨也有了說話的本錢。
  如果按照正常的程序,這些人就算是接受了楊晨的加入,對他也不可能有什么另眼相看,最多就是看在伍雄的面子上把他當成一個可有可無的打下手的小廝。而經過這個表演,再沒有人敢在御火上對他指手畫腳。
  中間的楊晨雙手一分,那個藍色的聚靈陣猛地散開,又變成了一條細如絲線的暗紅色火焰。一瑞連接在楊晨的右手上,一瑞散發在空中。聚靈陣登時失效,聚集的靈氣也猛地在楊晨身邊一爆,迸出一片藍色的光芒。
  楊晨的右手一抖,曲折的火焰絲就如同被抖開一般,倏地從一團糾結中散開,變成了十分利索的一根。隨后,楊晨的右手微微的轉了幾下,手中的火焰絲就如同一條鞭子一般,開始纏繞在楊晨的手上。最后,楊晨才把已經繞成一團的火焰慢慢的收進身體,抬頭看著眾人。
  這一手御火如同實物一般的表現,再次將眾人的目光吸引了過來。不過相對于之前火焰結陣的驚艷,這一手相對來說就容易了許多。靠著元嬰期的實力,在場的幾位煉丹師想必也能夠勉強做到,但想要將修為降到楊晨的地步,那就絕無可能。
  “赫連前輩,我已經做完了,前輩您請!”沖著赫連云笑了笑,楊晨做了一個請的動作,然后自己讓開了中間的位置,走到了伍雄的身邊。這赫連云心胸狹窄,可不得不防,站在伍雄身邊才是最保險最安全的做法。
  赫連云的臉色陰沉,此刻已經看不出他的情緒,站在原地,似乎陷入了什么思索之中口一旁的幾個人看著他,都是一副惋惜的目光。一個元嬰期的高級煉丹師,竟然被一個煉氣期的年輕人逼迫到了墻角,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隨著楊晨的表現,他在幾個人心目中的形象也大為改觀,至少在幾個人下意識的內心稱呼中,已經從煉氣期的小輩變成了煉氣期的年輕人。
  尤其是朱朋和鄧易雅,看著此刻的赫連云甚至有一種免死狐悲的感覺。除了可惜,就是后怕,要是當時他們兩個也跳出來要對楊晨如何的話,說不定楊晨的挑戰也會帶上他們丶那現在難諶的可就不止是赫連云一個了。
  但誰也沒有站出來說什么,要奪楊晨的地心火,是赫連云自己提出來的。他當時說的時候,可絲毫沒有在意身為主人的伍雄的臉面。自然,這個時候伍雄也不會站出來為他說話,尤其伍雄還是身為仲裁的情形之下。
  眾人都盯著赫連云,赫連云卻始終只是站著,不說也不動,似乎在思索著什么。大家都知道他在想什么,實際上,從楊晨的陣勢一發作開始,眾人就都在考慮,如果換成自己的話,能不能做到這一點,以及如何做。
  赫連云肯定是在考慮如何做到,大家誰也不會打擾。只是,這個過程不可能太長,否則的話,盡可等個幾十年上百年讓赫連云想辦法。楊晨不會容許他如此,身為仲裁的伍雄更不會偏袒,要怪也只能怪赫連云自己。
  終于,一刻之后,赫連云也走到了中間,雙手伸出,如同楊晨一般,手心中冒出了一絲火焰,開始構筑圖形。只是,比起楊晨來,他這一絲火焰實在是有些生琉,畢竟是第一次做,以前還從來沒有想過能夠這樣的控火。、
  好在元嬰期的修為,如此的控制火焰,在他強大的神識控制之下,還是能夠勉強做到的。
  陣圖和楊晨的不同,但也是他知道的一個水屬性的低級陣法,反正大家都是識貨之人,只要他夠把陣法激活,就算是勝了賭注,無論如何,他也要試上一試的。
  不管怎么樣,身為元嬰高手,又是高級煉丹師,連一次出手都沒有就認輸,這不是赫連云的風格。他甚至還僥幸的以為,自己只要能夠完成陣圖,就能夠如楊晨那般,輕易的激潔陣法。
  可惜,事與愿違,不真正的了解五行屬性,不真正的了解陣法,不真正的將火焰的操控達到極致,根本不可能做到楊晨那般。這一點,再怎么樣僥幸,在赫連云這里,也不可能會有奇跡出現。
  眾目睽睽之下,赫連云的陣圖幾次完成了形狀,但是不管他怎樣的努力,陣法也始終沒有能夠激發口連試數次之后,赫連云的臉上終于呈現出了一陣死灰色。
  輸了,堂堂的元嬰期高手,三品煉丹師,竟然在一個煉氣期的小輩,這叫心高氣傲的赫連云如何能夠忍受?曾幾何時,他赫連云在人前受過如此的侮辱?
  心中雖然惱恕,但是,在伍雄面前,赫連云卻絲毫不敢發作,甚至連提都不敢提毀約的事情。這個時候,赫連云才開始后悔,自己為什么要跳出來對楊晨那般的態度。現在說什么都晚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或許,全力的煉制奪天丹,是一個最好的機會。只要能夠讓伍雄高興,到時候將賭注換成其他的東西。失去或者將要失去才覺得寶貴,只要不剝奪自己的太陽真火,赫連云現在什么條件都可以答應。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