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743 超級聯合法寶(下)


  李承沒有多矯情,跟著楊晨,飛快的來到了純陽別宮的后殿。(百度搜)之前楊晨所在的那間房頂已經整個被掀掉,無法接待,楊晨換成了另外的一個精致的小院。
  后殿那邊的凌亂楊晨已經命令宗門某個元嬰長老處理,不會妨礙到楊晨和李承。在那個精致的小院中,楊晨擺上了一桌精美的小菜,弄出了幾壇孫輕雪釀造的混合了玉龍釀酒母的美酒,兄弟兩人一邊小酌一邊聊天。
  “你這些年倒是勤勉。”李承和楊晨干了一大杯之后,開口夸道:“把純陽宮帶的倒是蒸蒸日上,不過,自己的修為卻是有些落后,以你的資質,決不至于才這般的境界,可是有什么牽絆?”
  說完,不等楊晨回答,又端起楊晨剛剛才斟滿的酒杯,自顧自的和楊晨碰了一杯,一飲而盡,接著埋怨道:“自己這么多麻煩,還有這么多事情,倒還有閑心算計太天門,你也真是有興致。”
  楊晨算計太天門的事情,除了純陽宮的核心高層以極高高月公孫玲之外,再沒有其他人知曉,可李承卻是一口叫破了楊晨算計太天門的事實。
  換成其他任何人這么說,楊晨一定翻臉戒備,可面對李承,他卻沒有這么做。一來沒有這個必要,二來就算翻臉也不見得能夠占上風,楊晨可從不干蚍蜉撼樹的不自量力的舉動。
  乾坤無極鎮元大陣那種驚天動地的動靜,楊晨就不信李承感覺不到。不過,即便如此,楊晨也很好奇,李承是怎么知道自己算計了太天門的?
  “這種陣法,除了上面那些老家伙們。凡間還有誰能弄出來?”李承又燜了一口酒,才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罵道:“除了你,還能是誰?太天門威風了這么多年,就被你悄無聲息的生生毀了,真是窩囊!”
  “大哥可是和太天門有淵源?”楊晨聽李承的話語,急忙小聲的問道。要是李承真的和太天門有淵源的話,自己說起太天門的事情可就得小心一點,免得大家臉上不好看。雖然兩人還不至于因為一個已經滅門的太天門翻臉,可真要擺出來說的話。總還是有點尷尬。
  “屁個淵源,我管他們去死!”李承很是大大剌剌的一揮手,仿佛說什么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一般,仿佛諾大的道門領袖太天門被滅門,不過就是他酒后的談資而已。毫不在意。
  楊晨頓時間心中一松,長出一口氣。李承和太天門無關,這個態度也表明他根本不會在乎太天門是死是活,這就好。
  到了楊晨這個境界,連人仙十品的太上長老都干掉過,世上幾乎再沒有什么人能夠威脅到楊晨。李承是唯一的一個楊晨不愿意為敵的神秘高手,直到現在為止。楊晨都看不出李承的真正實力。光是已經表現出來的這些,就足以楊晨忌憚不已了。
  “說說看,你是被什么牽絆了?”李承同一個問題又問了一次,似乎是非要楊晨給個答案才行。
  “大哥。事情是這樣的。”楊晨對李承,下意識的有點不設防的感覺。這純粹是自己的直覺,沒有任何的理由,他只是覺得。對李承還是直接坦白比較好。
  楊晨從自己發現了那篇可以煉化空間結點的功法開始,到發現了妖魔大陸核心的秘密。然后自己煉化空間結點的過程也一一的講明,沒有絲毫的隱瞞。
  “照你這么說,妖魔大陸核心已經煉化,魔氣也不再溢出,你應該是功德圓滿才對,怎么還不能全心修行?”不能不說,李承的眼光很毒,一眼就看穿楊晨現在也依舊沒有把百分百的精力放在修行上,直接皺著眉頭質問道。
  “想必大哥也知道,小弟是從哪里出來的。”楊晨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接著說道:“小弟發現,那個出入口,也同樣是一個空間結點,同樣可以煉化,所以……”
  后面的話不用多說,李承已經完全明白楊晨再干什么。聽著楊晨的話語,李承伸出手,指著楊晨,張口想要說點什么,卻發現好像什么都說不出來。最后只能狠狠的用手指點了一下楊晨,伸手摸起楊晨陪著笑臉斟滿的酒杯,一口干了一杯。
  “你呀,怎么說你才好?”李承連喝三杯之后,這才知道該說什么,沖著楊晨就是一句埋怨:“小泥鰍要掀大浪,小花蛇要吞大象。知道蛇吞象是怎么死的嗎?不是撐死的,是貪死的!你真以為那個入口能幾百年就能煉化?你知道不知道那是誰煉制的?”
  哪怕楊晨拿了太天門所有的后備資源都沒人說過他一個貪字,這是第一次有人指著楊晨的鼻子罵他貪。不過楊晨并不惱怒,李承這么罵他,絕對是為了他好。
  以前楊晨真的以為,只要花費幾百年時間,總歸能夠將那個入口煉化的,現在聽李承的意思,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那不是三清道祖太上老君煉制的嗎?”楊晨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心中也多了一些惴惴,莫非自己真的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
  “你也知道啊!”李承差點就破口大罵了:“這么一件連通三界斬斷陰陽的東西,你真以為你一個小小的大乘期小輩就能煉化?多少大羅金仙看著流了一輩子口水都不敢動一下的東西,你倒好,還主動湊上去了。”
  “大哥,千萬不要生氣。”楊晨陪著笑臉,又給李承倒滿杯。李承冷著臉,一言不發的燜了一杯,楊晨繼續陪著笑又倒了一杯,給自己也添上,這才接著說道:“你說的這些小弟都知道,小弟還沒有狂妄到那個地步。”
  李承根本沒接話,直接給了他一個不滿的眼神,如果楊晨不能給他一個滿意的解釋,李承絕不會開口。
  “大哥消消氣。”楊晨笑嘻嘻的說道:“小弟又不是要煉化那件東西,這不只是想要煉化一下那個出入口嗎?況且,幾百年煉化不了,那就幾千年,小弟又不著急。”
  ps:————
  悲催的碼字工,國慶放假也在碼字,唉!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