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76 別人煉藥我練功(上)

一下來就要赫連云的大陽真火的火種,只能說明一個問數,那就是伍雄對于楊晨的這次表現實在是滿意的無再滿意。
  當然,要赫連云交出火種,肯定是會導致赫連云不滿的,赫連云也是伍雄邀請來的貴賓。但伍雄不愧是伍雄,馬上就想到了別的解決辦,在他飛升之前,去給赫連云尋找別的火種。
  太陽真火是赫連云輸掉的,雖然赫連云一直想過要用一些其他的東西來換取楊晨不要他的火種,但此刻伍雄一句話,就讓赫連云之前想好的種種辦全部都付之流水。但伍雄答應給他尋找新的火種,也讓赫連云在慍怒之下,有了一絲感激。
  雖然馬上交出太陽真火絕對會讓自己的修為境界掉落一大截,可有了這次近距離觀察丹劫的經驗,再加上伍雄答應尋找新火種,只要自己得到火種,那么修為就能很快恢復。
  這是好事,所以赫連云很感激,但他馬上就被另一種情緒所取代。如果自己不用交出太陽真火,伍雄直接幫楊晨尋找別的火種,什么也不用改變,豈不是更好?
  人總是貪心的,能夠獲得更好的話,他們自然不會滿足于眼前得到的。赫連云就是這樣,當伍雄提供了一個讓他平臺階的方,并且還算是有了足夠的補償之后,他依日還是不滿的奢望更多。
  赫連云甚至開始有些恨起楊晨來,這個時候,楊晨應該拿出對前輩的尊重態度,馬上勸阻伍雄,告訴伍長老之前那是個玩笑,然后大家一笑置之。可該死的楊晨偏偏沒有那么做,反而就那么笑吟吟的看著,好像這是理所應當的一樣。
  楊晨那種討厭的笑容就像是一條枷鎖套在赫連云身上一般,讓他極端的不舒服。此刻他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當時要奪取楊晨火種的時候,表現出來的是那樣的坦然和毫無顧忌。
  伍雄身為仙落淵的大長老,通常都是說一不二的,哪怕現在已經不是在仙落淵,但依舊還是如此。當伍雄說完這些話之后,鄧易雅和朱朋哪怕有著天大的好奇,也只能等到這件事完成了以后再說。
  沒有人給赫連云說話。如果奪天丹煉制就到黑色藥渣的那個時候就算結束的話,或許鄧易雅和朱朋會幫腔討要點人情,但現在,誰也不可能多說什么,也沒有資格多說什么。
  赫連云想要討饒,可是向伍雄討饒是沒有用的,除非楊晨肯說話。但要讓一個元嬰煉丹師向一個剛剛筑基不久的小輩討饒,這還不如殺了赫連云。看著楊晨平靜的等待著,赫連云哪怕已經捏緊了拳頭,身上的青筋都暴露了出來,但還是沒有向楊晨說出哪怕一個字的討饒話語。
  交出火種是需要當事人配合的,否則就是修為再高也不可能奪取到對方的火種,只會讓火種隨著對方的死而熄滅。
  赫連云如果想要賴賬,估計伍雄除了殺了他之外沒有任何的辦。問題是,赫連云絕不愿意因為這個理由而死去,尤其是死在已經要放下一切飛升的伍雄手中。
  所以赫連云只能乖乖的交出火種。除了被迫交出火種的那種窘迫之外,其他幾個人從來沒有見識過交出火種的過程以及交出以后的后果,進而特意在征求了赫連云的同意之后在一旁觀摩更讓赫連云覺得羞辱。
  是的,赫連云覺得遭到了羞辱。尤其是在其他人竟然如此落井下石的時候,天知道,鄧易雅和朱朋完舍是出于煉丹師的好奇而已。但赫連云卻連他們兩個也懷恨在心,只不過,在這個場合之下,赫連云卻絲毫不敢有什么異動,別說伍雄就在一邊,哪怕單對單,他這個煉丹師也不是其他幾個人任何一個的對手,除了楊晨。
  可惜,這個時候,在場的人哪個會允許他傷害到楊晨的一根毫毛?所以,可憐的赫連云就只能在眾人的注視下,在剛剛伍雄得到了奪天丹的需要慶的時刻,兌現了自己的賭注。
  赫連云很想什么都不用付出,但這不可能。可他還想要在楊晨面前保留自己的一點元嬰前輩的驕傲口怨毒的看了楊晨許久之后,赫連云運逼出了自己的火種。
  剝離火種的巨大痛苦和被人圍觀的巨大恥辱,讓赫連云在最后的時刻直接暈了過去。火種剝離之后,他的修為境界直線掉落,原本已經凝實的元嬰,但卻因為這個原因直接消散,就在眾人的眼前掉落到了金丹境界,而且還是金丹初期的境界。
  太陽真火不愧是凡間最強悍的火種之一,前世楊晨就是靠著太陽真火而一舉大乘繼而飛升。現在,失去了太陽真火的赫連云,竟然直接掉落了一個大境界,這其中蘊含的意味,也讓鄧易雅和朱朋等人心中很是警惕起來。以后哪怕打死自己,也不能隨便和人賭火種,同樣的,沒事最好也不要做奪取別人火種這樣的事情,尤其是絕對不要和楊晨賭任何人的火種。
  在一個鐫刻了復雜封印陣的油燈上,太陽真火就在燈芯上面靜靜的燃燒著。如果不知道的話,誰也無相信,那個豆苗大小的火焰就是聞名天下的太陽真火。
  這個油燈一樣的東西,是伍雄煉制的,而且是在開始煉制奪天丹之前就煉制的,專門為了保存太陽真火火種的一件寶。雖然伍雄不是火修,但是這樣的寶他還是能夠輕松的煉制出來。而這也充分表明,從一開始伍雄就沒有想過要放過赫連云,畢竟赫連云一開始的表現,實在是太不給伍雄面子口當然,也不排除一開始伍雄就想好了解決方。
  這件保存著太陽真火火種的油燈,蓋好之后,送到了楊晨的手上。在喂了赫連云一顆丹藥之后,赫連云很快也悠悠的醒來,只是看伍雄和楊晨的目光,似乎和往日里都有了些許的不同。
  “楊小友,你說的先天不足是什么意思?”等大家都恢復了精神之后,伍雄才在楊晨的對面,問出了所有人都想要知道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