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762 玄天門的麻煩(上)

突然之間的黑暗讓楊晨有點不舒服,連神識都無法探查到任何的東西,要不是楊晨早已經有過這樣的記憶,說不定會驚慌失措。
  很多第一次飛升的人在過程中都會有這樣的感覺。幸好這段時間不是很長,只是一會的功夫,楊晨的眼前就出現了光亮。
  還是楊晨記憶中的景色,這里的風景幾乎幾千年沒有變過。前世楊晨飛升的時候,一上來看到的就是同樣的場景。不同的是,前世楊晨飛升的時候是孤零零的一個,現在卻是妻妾滿堂。
  眾女都在等著楊晨,和眾女在一起的,還有十二個蓬萊神木妖以及六只鐵翼飛鷹。公孫玲山河地理圖之中的那些家伙們,依舊還在山河地理圖之中。龍族的法寶果然強悍,連飛升之后都有如此的威能。
  見到楊晨出現,眾女明顯的都有一種松了口氣的感覺。盡管知道楊晨肯定能夠成功飛升,但沒有看到自家相公之前,眾女的心還是懸在喉嚨口,直到看到了楊晨的身影。
  身體能感覺到一點輕微的壓迫感,楊晨明白,這是靈界的靈壓和凡間不同引起的。不過,這個地方的靈壓并不是真正的靈界的靈壓,而是比靈界正常的靈壓小了百倍,比凡間只強了一倍左右的壓力。
  剛剛飛升的小輩,一上來不可能馬上就適應百倍的靈壓,所以肯定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這是靈界的前輩們精心布置的一個大范圍的陣法,從剛剛飛升上來的區域開始,每隔一定的距離,都會適當的增加一些靈壓,直至飛升上來的后輩們完全適應。
  整個過程就如同深海潛水艇上浮一樣,每隔一段深度就會調整一下氣壓,讓人們適應,原理是一樣的。
  這一點楊晨早在飛升之前就和眾女提過,所以眾女除了擔心楊晨之外,其他的倒沒有什么驚訝。至于說自家相公是如何知道這些東西的,沒有人會有疑問,楊晨已經用無數次的奇跡般的見識讓眾女清醒的意識到一個事實,自家的相公幾乎是無所不知的。
  現在自家相公也到了身邊,眾女不再擔憂之后,也開始四下的打量起來。相公早就說過,在這個區域內是安全的,不用擔心被襲擊,完全可以放心的適應環境。
  “行功一周天,先適應一下。”楊晨上來之后,只是左右看了看,就讓眾女開始行功。適應新環境最簡單的辦法,就是修行戰斗,暫時來說戰斗不可能,那就只有修行。
  對于已經在龍宮中修行慣了的眾人來說,眼前的這點兩倍于凡間的靈壓并不是那么難適應,只要簡單的行功一兩個周天,就能完全的適應過來。
  都是飛升的人仙高手,簡單的行功實在是沒什么難度。凡間從度劫到飛升這段時間太短,還要想著給凡間后輩留下點什么,所以大家都沒有時間探究身體和修為的變化。正好還可以在這段行功的過程之中,努力的探查一下。
  楊晨的神識,馬上先沉入了識海之中。原先地仙四品的神識,經過赑風劫的淬煉之后,不負眾望的提升到了地仙五品。識海的面積直接擴大到了一萬五千畝。
  這么大的識海,不說別的,光是用來識海中放大丹藥和法寶,用來探查其中的瑕疵,就能讓楊晨在這兩方面獲益匪淺。哪怕最細微的毛病,在這種比顯微鏡還要夸張的識海當中,也能看的清清楚楚。什么是入微,這就是。
  飛升之前,楊晨的火屬性修為穩定在人仙三品,其他靈力則穩定在人仙一品的境界。經過赑風劫的淬煉,現在楊晨整體的修為平均提升一個小境界,火屬性靈力人仙撕破你,其他屬性的人仙二品。
  要知道,這可不是在凡間的太上級別的偽人仙境界,而是真正的人仙水準。度劫的過程中,身體和靈力都經歷了最為艱辛的淬煉。度過天劫的人仙和沒度過天劫的人仙,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最讓楊晨開心的是黃巾力士煉體術的突破。原本只是到了力倒海高段水準,經過天劫淬煉,直接讓楊晨的身體素質提升了一個大臺階,成功的進入了力倒海巔峰。
  光是黃巾力士煉體術上的修為,此刻的楊晨已經可以和前世楊晨死前的大多數黃巾力士們持平。甚至有一多半的黃巾力士都沒能將黃巾力士煉體術修行道力倒海的巔峰境界。至于說更高的力徹地和力擎天境界,只有鳳毛麟角的幾個高手高手高高手才能夠達到。
  這才剛到靈界,說不得這樣勤修之下,飛升到了仙界的時候,楊晨就能把天庭這門幾乎沒人能夠修行圓滿的煉體術徹底的大成。想想到時候不用別的法寶陣法之流,光是肉體就能夠硬抗一個大羅金仙的時候,那些人的臉色一定很好看。
  想要完全的適應,光是自己修行是遠遠不夠的。身上的重要法寶,都需要重新煉制一下,當然,只是簡單煉制就可以,同樣也是一個讓法寶適應這里靈壓的過程。
  這個過程就相對來說稍微長一點,至少楊晨和眾女在這里,怎么也得呆個十天半月的時間。
  就在眾女各自修行煉制法寶周圍環境的時候,旁邊光芒一閃,轉瞬間多了一個人。大家已經看過這樣的場景,自然知道,這是有人飛升上來了。同樣都是剛飛升的新人,眾人也沒有想過要如何,只是稍微遠離一些,免得引起旁人的誤會。
  上來的是個陌生的男子,誰都不認識。這倒是很正常,天下之大,楊晨等人也不過才轉了兩個大陸而已,沒去過的地方比比皆是。當年的那個伏龍洞,至今楊晨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既然是陌生人,大家自然也不會理會,各自該干什么干什么。男子一臉的倨傲,同樣也是四處打量著,估計還吃不準楊晨這邊這么多人是什么來路,沒有輕舉妄動。不過有意無意間,總是露出很警覺的樣子,仿佛在提防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