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764 玄天門的奸細(下)

兩女相對愕然,這是怎么回事?每個人心中都浮現出一股不好的預感。掌教宮主他們飛升已經有幾百年的時間,這么長的時間,足夠出一些意外了。
  有些驚訝的是,這里戰斗的痕跡并不是很長時間以前的,根據楊晨的推測,前后也不過就是十幾年的時間。也就是說,這場戰斗是發生在十幾年之前的。
  楊晨蹲下來,一點一點的仔細探查著戰斗的痕跡,試圖從這里發現一些蛛絲馬跡出來。不過很顯然,他的打算落了空,只能看出來是幾個地仙級的高手出手,其他的痕跡一概被遮掩,什么都看不出來。
  高月和公孫玲也沒有閑著,都試圖從中看出點什么。只可惜,她們對于靈界對于高手更加的不熟悉,想要發現點什么更是難如登天。就在她們在焦慮之時,忽的看到楊晨的臉上隱現出一絲微笑。
  “相公,發現什么了?”高月馬上追問了起來,公孫玲也被吸引了注意力,飛速的閃到了楊晨身邊。
  “沒什么。”楊晨有些高深莫測的笑了笑,忽的沖著戰圈之外的一株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小樹苗叫道:“老桂,你打算看到什么時候?”
  兩女一愣,雖然眼中同樣浮現出驚喜。楊晨口中叫的老桂,除了已經飛升的桂山友桂長老之外,還能有誰?
  “早知道瞞不過你。”果不其然,桂山友熟悉的聲音就在眾人耳邊響起,然后那株仿佛剛剛發芽的小桂樹樹苗開始飛速的變化,一會人形的桂山友就出現在三人的面前。
  “只有你一個?掌教宮主他們人呢?”楊晨現在的神識已經有地仙五品,加上三清訣的強悍手法,楊晨并沒有發現還有其他人的蹤影,桂山友一到眼前,馬上追問道。
  “他們在另一個地方,我的分身在這里等了你們十幾年了。”眼前出現的桂山友,其實不是真正的桂山友,而是桂山友用分身訣煉制出來的一具分身。但分身和本體有意識聯系,這邊見到了楊晨,那邊也知道了楊晨和高月公孫玲出現的消息。
  這時候留在這里多說什么沒有好處,沒看連一向強悍的桂山友都表現出來一副隱忍的樣子,動用了他在十萬大山之中的那種匿蹤本錢,想來這里還是有高手監視的。有什么話先離開再說,楊晨飛速的召出飛梭,然后將眾人收了進去,一頭扎進了地下,隨便找了個方向,飛速的離開。
  “發生了什么事情?”等到飛速在地下傳出去老遠,至少已經是萬里之外,楊晨出了地面,才向著桂山友問道。
  “一言難盡!”桂山友長嘆一聲,開始娓娓道來。
  說起來,掌教宮主和幾位長老們飛升之后一開始是極為順利的。有楊晨的指點,他們上來也沒有表現的那么囂張,雖然同樣沒有逃脫被小懲戒一番,卻也不過就是十年多的時間,就結伴離開那個接引市鎮,趕到了楊晨指點過的第一個地方。
  那里地形隱秘,加上有一道隱秘的靈脈,的確是閉關修行的好地方。當年楊晨選擇的十分正確,不過對于掌教宮主等人來說,卻并不是那么的適合。
  前世楊晨是被追殺,一上來靈界必須找個隱秘的地方躲藏,一個人潛修。這種情形之下,楊晨追求的必然是深居簡出,甚至是百多年不出去一步,自然不會被人發現。
  可掌教宮主等人上來可不是躲避仇家追殺,而是為了打下純陽宮基業的,自然不能深居簡出。到了地頭之后,修整了一些時日,馬上開始周圍探查地形,想要建立一個簡單的純陽宮的小山門。
  純陽宮的祖師爺飛升許久,但只是單槍匹馬,沒有留下任何的基業。現在明顯純陽宮以后飛升的弟子會越來越多,少不得他們也要多出力,讓后輩弟子們上來有個投奔的所在。
  不能說掌教宮主的想法是錯誤的,既然飛升了怎么也要給后世弟子留下點東西,不然等他們上來之后還是一片空白,豈不是顯得前輩們無能?
  只是,他們有些太急切了,而且楊晨選擇的地方隱秘是足夠隱秘了,可低頭卻是在別家宗門的地頭邊緣上。初來乍到的掌教宮主他們并不明白這些,四下探查一番發現方圓萬里都沒有其他宗門的時候,就打算在這里扎根。
  他們的行動很快就引起了地頭主人的注意。說是地盤的主人,嚴格說起來也并不完全符合,這個地方本來就是在齊門宗地盤的邊緣,甚至可以說是外圍。如果是玄天門青云宗碧瑤仙島這些宗門過來占據個小地方建立個小山門的話,齊門宗那些家伙決不敢有任何的說法。
  偏偏純陽宮除了以前的祖師爺之外,就從來沒有人飛升過。名聲不顯不說,加起來不過十個剛剛飛升的小家伙,這種便宜不占,怎么對得起靈界殘酷的名聲?自然,小小的純陽宮就成了齊門宗欺軟怕硬的目標。
  一個地仙一品的高手帶著十幾個人仙七品的后輩上來大搖大擺的要純陽宮眾人交保護費。他們純粹就是來找碴的,哪怕掌教宮主一開始為了宗門基業著想忍氣吞聲想要破財消災,對方還是能找出來各種理由欺壓。
  于是,小小的純陽宮立刻給了齊門宗這些家伙們不少的“驚喜”。不說別的,光是侯云和桂山友,就一人重傷了三個人仙七品的高手,連那個地仙一品的家伙也沒有討到好,結結實實的挨了侯云幾下重的,落荒而逃。
  這一下,純陽宮的人就算是捅了馬蜂窩,齊門宗的高手立刻開始了鍥而不舍的追殺。掌教宮主他們抵擋了幾次之后,對方出動了地仙四品的高手,再也無法力敵,只能夠逃離。
  第二個也就是桂山友分身等著的地方也沒有能夠躲避多久,幾百年之后還是被齊門宗的人發現,再次追殺上門。經過了一番慘烈的戰斗,掌教宮主他們人人帶傷,被迫再次逃離。桂山友當時多留了一個心眼,留下了一個分身在這里等著楊晨。
  “齊門宗!”楊晨口中咀嚼了一下這個宗門的名字,冷哼一聲:“說了這么長時間,他們的人也該來了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