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766 報復齊門宗(下)

原來朱逸仙還打算只是將楊晨打壓一番,讓他答應休妻,然后自己回玄天門霸占珺琪仙子。現在自己的狗腿子死傷這么多,哪里還顧的上其他,大怒之下,朱逸仙直接爆發出了百分百的實力,徑直沖著楊晨攻擊而去。
  身邊的狗腿子同伴更是火冒三丈,幾個同伴被對方如此的虐殺,是可忍孰不可忍?不過憤怒并沒有讓他失去理智,四個同伴的慘死讓他清醒的意識到,眼前的這幾個人絕對不好惹。
  老樹妖名聲不小,不好輕易對付,而高月和公孫玲表現出來的強悍,也遠出乎他們的所料。現在看起來,敵人當中最弱的那個,還應該是唯一的煉丹師楊晨。
  別看楊晨一把抓住了同伴的飛劍將他抽飛,但說到底,楊晨不過是個煉丹師而已。從他們掌握的情報看,楊晨的妻妾們,每一個都比楊晨要強悍許多。而楊晨既然能夠成為五品煉丹師,那么在煉丹方面投入的精力就應該遠遠超過戰斗方面,戰斗力不足是應該的。
  只要和逸仙公子一起聯手趁著老樹妖和高月公孫玲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將楊晨擒下,現在的事情就還有翻盤的可能,否則就只能灰溜溜的逃跑了。以逸仙公子的驕傲,這種事情怎么可能做的出來?
  齊門宗的高手所料不差,囂張跋扈的逸仙公子,怎么可能在自己的情敵面前不戰而逃?讓楊晨看笑話,這比死了還要難過。損失這么大,除了將楊晨拿下之外,再沒有別的可能挽回顏面。
  兩人的心思不約而同,出手也十分的有默契,都是沖著楊晨。一邊沖著楊晨出手,一邊還要防著高月公孫玲兩女以及老樹妖,生怕他們回援及時。
  他們的擔心并沒有出現,或許是兩女的戰斗經驗還少。沒有領略過靈界戰斗的殘酷,她們居然沒有一個人有沖過來解救自家相公的舉動。而老樹妖則是絲毫不著急的兩拳將他的對手解脫,站在了原地,然后靜靜的看著這邊。
  不好,逸仙公子發現這一點之后,心中馬上升起了一股警兆。什么樣的情形之下,兩女和老樹妖才會這般的篤定?似乎只有一種情形。那就是對楊晨完全放心的時候。
  一有了警覺,逸仙公子的動作未免就慢了那么一絲,隨后就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那個人仙七品的齊門宗的狗腿子,一劍斬在了楊晨的身上,楊晨毫發無損,但隨手掄起的反握著劍刃的之前同伴的飛劍。一劍柄將狗腿子的腦袋砸成了肉醬。
  逸仙公子的身影只是落后了片刻,看著這一幕,逸仙公子差點嚇得肝膽俱裂。一個人仙七品的高手,在楊晨面前居然走不下一個回合,而且本命飛劍斬到楊晨身上竟然毫無作用,這是怎樣恐怖的一個妖孽?
  怪不得高月和公孫玲老樹妖一點都不著急,這樣強悍的戰斗力。哪怕逸仙公子自己都有一種想要扭身就逃的沖動,身為同伴,還擔心個屁?
  這個時候想要逃走,顯然是遲了一步。楊晨的身形飛速向前,大手一張,無視斬在自己胳膊上的飛劍,一把抓在了逸仙公子的面門上。因為修行黃巾力士煉體術而變得碩大無比的手掌,直接將逸仙公子的腦袋抓在了手中。拎小雞一般輕而易舉的將他拎了起來。
  楊晨的手指上,傳來的力量簡直讓朱逸仙崩潰。腦袋好像一顆隨時都能被楊晨捏爆的雞蛋,顱骨之上傳來的那種自己的骨骼摩擦的聲音和劇痛讓朱逸仙清楚的意識到自己現在是個什么處境。可惜的是,不管朱逸仙如何的掙扎,都無法掙脫楊晨一只手的掌控。
  堂堂玄天門的天才弟子,素來都是驕傲無比的逸仙公子,此刻正被楊晨用一種極其屈辱的姿勢拎在空中。除了楊晨的手掌帶來的痛苦。這種被楊晨一招制住無法反抗的屈辱,如同一條噬心的蟒蛇,將他的驕傲,將他的自尊。一點點吞噬的干干凈凈。
  “老子在凡間已經有上千年沒有聽人當面敢叫囂老子是賤種。”楊晨的聲音清晰的傳到了朱逸仙的耳朵之中:“連太天門的李門主都不敢這么稱呼,你有種,居然比你們下界的門主還要有種,佩服!”
  “你的底細,老子知道的一清二楚。”楊晨根本就沒有給朱逸仙說話的機會,手指微微一緊就將他想要說的話捏回了肚子里:“不怕告訴你,和老子光屁股一起長大的兄弟就在你們玄天門,就你這樣的癩蛤蟆,也敢打老子女人的主意,去死吧!”
  說完這句,楊晨的手就用力的握了下去。砰,朱逸仙的腦袋,只發出了一聲如同雞蛋被捏爆的聲音,就變成了一團肉醬。紅紅白白的,沾染了楊晨一手。
  “殺人就殺人,干嘛要弄臟自己的手!”高月的埋怨聲從旁邊傳來,而公孫玲已經從不知道哪里弄出來一大堆水開始沖洗楊晨的臟手。
  遠處一個爬在地上血肉模糊的人形物體,此刻一動不動的爬在原地,氣息全無,如同死去了一般。但楊晨剛剛的聲音,卻讓這堆血肉微微的抽動了一下,然后繼續爬在那邊挺尸。
  “痛快!”老樹妖哈哈笑著走了過來,大聲的說道:“跟著你就是暢快,殺人也殺的爽。這些年,可真是窩囊,只有這次最爽。”
  “走吧,帶我們去見掌教宮主!”楊晨站在原地,任由公孫玲和高月將自己的手掌沖干凈擦干,這才說道。很快,四人的身影就在原地消失,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等到楊晨等人消失了兩個時辰之后,那個遠處一動不動的尸體,忽的緩緩的坐了起來。頭上臉上滿是傷痕,強撐著吞下一顆丹藥之后,臉色才好了許多。不敢在這里多做停留,能行動的時候,馬上掙扎著先離開。
  “從小光屁股一起長大的兄弟就在玄天門!”一邊踉蹌著飛行,血人一邊腦子里恨恨的想著:“敢到我玄天門臥底,你這個兄弟死定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