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768 天仙高手上門(上)

對火種的感覺,不是視覺,也不是嗅覺,純粹就是一種下意識的如同本能一般的玄妙感覺。火種就在那邊,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距離并不遠,具體的方位楊晨都很清楚。
  很難說這是怎樣的一種感覺,但楊晨知道,這絕對和陰陽焚天火以及李承給自己的那團白色火種有關。暫時看起來,貌似是好事,至少楊晨對于火種的敏感程度日益提升。
  楊晨的飛梭就是最大的標志,大家剛剛才站定,還沒有怎么打量周圍,就聽到了幾個熟悉的聲音:“你們來了!”
  “拜見宮主!”
  “拜見師父!”
  “拜見師祖!”
  三人急忙分別一個個稱呼過來。掌教宮主,王永,高世言他們的身影也出現在了幾人面前。
  見到了自家宗門最出色的三個弟子,幾位原本的核心高層都是一臉的欣慰,臉上的笑容幾乎就沒有停止過。不由分說,掌教宮主上前就將三人拉起來,然后帶到了他們的存身之地。
  這個地方其實并不是什么容身的好地方,勉強來說只能算是一個臨時的宿營地。齊門宗逼迫的太狠,追殺的厲害,所以眾人的休憩之地也是在不停的變化著。反正有老樹妖的本體和分身之間的聯系,只要找到老樹妖,隨時都能知道大伙的行蹤。
  “弟子這次又拖累了師門,讓諸位長輩辛苦,弟子萬死莫贖。”見到了其他幾位,楊晨馬上又是參拜。同時也不忘記把責任攬在自己身上,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簡單的說明了一下。
  說起來,這事情的確是和楊晨有關,要不是因為楊晨的女人珺琪仙子,眾人也不會這么辛苦。但楊晨肯定不會讓自己的女人來替自己背黑鍋,所有的一切,自然是自己扛下。
  “和你無關。”掌教宮主倒是分得清是非曲直,聞言直接搖頭:“有時候人在家中坐,事從天上來,不是誰的責任。反倒是這一次的磨礪,讓我們幾個老家伙也算是接受了一下教訓。高長老傷勢有些不妙,你趕緊看看。”
  暫時看起來,掌教宮主他們的氣色還不錯,不過每個人身上都有點小傷。這些傷勢并不致命,但可以看得出他們經歷了不少的陣仗。原本的幾位核心長老除了高長老之外基本上都是如此,連師祖王永都不例外。反倒是老樹妖侯云佘奎謝沙看起來狀況不錯,比起其他幾位長輩來說分明要精神許多。
  唯一一個重傷的就是高世言高長老,說起來,高長老還是公孫玲的師祖。這次的傷勢十分的嚴重,哪怕已經用過了好幾顆五轉靈芝玉露丹,但依舊還是無法完全的控制住傷勢的惡化。現在高長老只能躺著,在掌教宮主的隨身洞府之中修養。
  眾人躲來躲去,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高世言長老。他的情形,已經不容樂觀。再有什么劇烈的戰斗的話,高長老恐怕兇多吉少。純陽宮本來就在靈界沒有根基,再損失一個長老,實在是損失不起。暫時大家先避其鋒芒,等到楊晨飛升,治好高長老之后再說其他不遲。
  楊晨煉制過的丹藥,除了延壽丹之外,其他的各種丹藥各位長輩身上都有。正因為如此,在面對齊門宗高手追殺的時候,他們才有敢拼的本錢。問題是,靈界就是靈界,所有人的修為都平均拔高了許多,在凡間首屈一指的丹藥,到了靈界也就變得不那么有效。
  高長老的傷勢幾乎可以說是十分的危險,一直在昏迷之中,胸口破了一個大洞,遲遲無法愈合,下半身幾乎被打碎,腦袋上也有一個不小的窟窿,要不是運氣好避過了腦子,說不定早就當場殞命了。
  幸虧當時侯云援救的及時,否則后果不堪設想。不過即便如此,高世言不好過,侯云也是重重的挨了幾下。好在侯云修行了黃巾力士煉體術之后,力拔山的境界經過天劫淬煉,真正進入了力翻江境界,全身力量劇增的同時,防護力也大大提升,這才沒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公孫玲看著自己的師祖如此的模樣,眼圈馬上一紅。饒是已經是飛升人仙的境界,面對如同親人一般關懷了自己上千年的師祖依舊還是無法平靜。
  “不用擔心,阿玲!忘了陰陽魔宗的周長老了嗎?”楊晨輕擁了一下公孫玲,給了她一個安慰的話語,然后才仔細的觀察高長老的傷勢。
  楊晨的話讓公孫玲心中稍安。陰陽魔宗的周長老,斷了一手一腳,但楊晨還是用延壽丹讓他重新長出手腳。師祖的傷勢看著嚴重,可相公就在身邊,想來應該是無大礙的。想到這里,公孫玲也悄悄的松了口氣。
  高長老受的傷是地仙級高手留下的,出手很重,卻不是直接命中,估計是其他人和自己身上的防護法寶擋下了一部分攻擊的威力。現在看來,胸口的傷勢最是嚴重,遲遲不能愈合,只能隔一段時間就吞服一粒五轉靈芝玉露丹來吊著性命。
  “小心!”看著楊晨伸手就要觸碰高長老的胸前傷口,師祖王永在旁邊急忙的提醒道:“傷口上還殘留劍氣,無法逼出,一碰就會發作,還會讓高長老傷勢加重。”
  這也正是高長老的傷口無法愈合的原因,那一道不知道哪個高手留下的劍氣一直深埋在高長老的體內,可能已經和高長老本身形成了一個平衡。一旦有外力,馬上就會激發劍氣。最重要的是,這股劍氣的力量來源是高長老本身,每次劍氣激發就是讓高長老的生命力釋放幾分。眾人不敢和齊門宗的高手爭斗,也就是怕這一點。。
  楊晨的手懸在空中停了一下,緊接著卻又毫不猶豫的點了下去。不明白劍氣的性質,又何談驅除治愈?就算此舉會讓高長老愈發的虛弱幾分,也顧不得太多了。
  “嗤”,一聲清晰的劍氣破空的聲音,從高長老的胸口發出,直接刺向了楊晨的手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