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770 就要偏遠地段(下)

“先給他們點教訓。”一個地仙修為的負責此事的管事冷著臉吩咐道:“打完再問,問的清楚詳細一點!”
  丟下這句話,那個管事背著手離開,而楊曦楊瀾兄妹兩還沒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只是本能的感覺到,他們有麻煩了。
  沒有宗門弟子會喜歡吃里扒外的jiān細,尤其這家伙還讓宗門一位弟子送命,這簡直就是公敵。執法堂之中,有一個弟子本身就是朱逸仙的熟人好友,聽到管事的吩咐,馬上自告奮勇的跳了出來:“讓我來!”
  咬牙切齒的聲音沒有打算有任何隱瞞,就那么赤luo裸的說了出來。楊曦終于察覺到不妙,急忙開始大聲的喊冤:“弟子冤枉啊!弟子冤枉啊!”
  “冤枉?”跳出來的弟子滿臉的猙獰:“好啊,你有什么冤屈,等以后再慢慢的說。現在,管事吩咐了,打完再問!”
  看著一步步走過來的執法堂弟子,楊曦楊瀾的心已經沉到了谷底。直到痛苦臨身的時候,楊曦兄妹兩人還是一頭霧水,不是想要知道楊晨的事情嗎?怎么就變成了這般的光景?
  從楊晨留下一個活口而且說了那番話之后,楊晨就知道,楊曦很快就會吃到苦頭。哪怕楊晨不可能親眼見到,卻也可以完全的肯定,楊曦逃不過這一劫。
  當然,楊晨沒有奢望玄天門會馬上干掉楊曦。楊曦和楊瀾是僅有的兩個經歷過乾坤無極鎮元大陣特殊陣眼洗禮的家伙,到目前為止,玄天門那些陣法研究高手還沒有完全的確定特殊陣眼的原理,怎么可能這么快干掉兩人?
  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楊晨好像已經有了一個惡趣味,最喜歡的就是看著太天門玄天門的人出手幫忙整治楊曦,在凡間如此,在靈界同樣如此,樂此不疲。
  楊曦能留下性命那是最好,楊晨很樂意時候到了親手送他上路。就算是玄天門這次腦子抽抽了直接干掉了楊曦,楊晨也不虧。死在自己人手中,楊曦絕對會死不瞑目的。
  楊晨現在不會關心楊曦的死活,他在等待對付齊門宗的機會。說是機會,但說白了其實是等待一個高手的到來。只要他等的家伙趕到,對付齊門宗的人并不會有多難。
  在凡間和楊晨有過香火情的高手,伍雄伍長老算一個,藍環章魚藍影算一個,不過兩人都是飛升不過千年,不大可能成為地仙級高手,用來對付齊門宗,似乎還有點不夠看。
  不過,有一個地仙級的高手卻是和楊晨頗有淵源,那就是龍族后裔,赑屃龍玄。龍玄的龍族血脈都是楊晨用功德激發的,而且封魔陣也是楊晨幫忙破掉,加上功德碑上的功德完全是楊晨一個人提供,龍玄和楊晨的關系已經成為主仆。
  楊晨要等的,就是龍玄。在凡間飛升之前,龍玄就已經有了地仙四品的修為,在靈界這么久,加上楊晨滿載加持的功德碑,身為龍族后裔,龍玄的實力絕對是遠超過這個境界的。
  說是等待龍玄,其實算是召喚。當然,楊晨和龍玄并沒有那種心靈上的連接,召喚龍玄,楊晨用的是功德。他在用功德篇的手法將大陰陽五行飛劍完整徹底的重新祭煉了一遍。
  龍玄的功德碑上,全部都是楊晨的功德,這邊楊晨的功德篇一祭出,哪怕龍玄遠在百萬里之外,龍玄也能有所感應。
  果不其然,在楊晨祭煉大陰陽五行飛劍才半年的時間,楊晨就感覺到了龍玄的氣息。哮天也同樣察覺到了同為龍族后裔的龍玄,不停的上下飛舞。
  呼,一道烏光閃過,楊晨的面前多了一個小小的身影。乍一眼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烏龜而已,如果非要說有點特殊的話,估計也就是顏色稍微有點深,其他的和一只小烏龜完全沒有區別。
  沒有神識波動,沒有靈力波動,普通的修士如果不是在剛飛升的密林中見到,一百個中有九十九個半不會對這只小烏龜有什么想法。
  “你倒是藏的深!”楊晨看著這家伙,笑罵了一句:“用這個賣相暗算過多少高手了?”
  小烏龜在楊晨面前就沒打算隱瞞,他也知道根本就隱瞞不過,很快光芒又是一閃,那只普通的小烏龜瞬間消失,原地卻多了一個光頭壯漢,看著楊晨呵呵的笑著。
  “參見主上!”光頭大漢正是赑屃龍玄,不過他現在這一手化為人形的功夫卻不是楊晨教授的化形訣,而是從龍塔之內學到的龍族特有的化形訣。同是龍族后裔,龍玄在成了楊晨的仆從之后,楊晨把龍塔一層當中的功法完整的交給他一套,本身龍玄修為就高,化形成一個大漢輕而易舉。
  “來的正好,等你很久了!”楊晨點了點頭,算是回應了龍玄的參拜。這家伙光看外表顯現出來的狀態,就已經達到了地仙五品的水準,這才短短幾百年,有了滿載的功德碑,赑屃的修為提升起來果然是快。
  龍玄既然趕到,楊晨就打算馬上開始對齊門宗下手。齊門宗雖然也是靈界小有勢力的一個宗門,但本身勢力并不夠強悍,還要依托玄天門。修為最強的也就是兩個地仙六品的高手,整個宗門百十多人,地仙高手有十多個,其他的都是人仙水準。
  看起來勢力并不大,但欺負毫無根基的純陽宮是足夠了,甚至不用出動地仙六品的高手,只要幾個地仙三品的,就已經足以讓純陽宮焦頭爛額。要不是朱逸仙想要獲取珺琪仙子芳心,特意叮囑不能趕盡殺絕,楊晨都不一定有機會再見到掌教宮主等人。
  不過不管怎么說,高長老被對方重傷,其他長輩被齊門宗的人趕的如同喪家之犬四處逃竄。楊晨絕不會因為對方沒有一開始下殺手就心存感激,敢冒犯純陽宮的人,無論如何也要受到教訓。
  “走!”楊晨等著這一天已經等了好久,迫不及待的將純陽宮眾人召集了起來,響指一打:“殺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