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781 水府的協議(上)

一只海螺,連半個手指頭大都沒有,不用三根手指,甚至只要兩根手指就能捏起來。放在大海當中,這樣的海螺不知道有多少個,誰會在意一個小小的微不足道的海螺?
  海螺上有著隱約的靈力波動,十分的微弱。這個不足為奇,靈界的生物,從出生開始最差也有筑基期的力量,身上有靈力波動簡直就是最正常的事情。要是沒有大家才會覺得奇怪。
  眾人的神識探查中,這種靈力波動低到了這種地步的生物,根本就不在考慮之列。大部分的海洋生物在感受到了侯云的氣勢之后都逃得遠遠地,但有一些例外,像這種海螺就沒有特別快的行動速度,根本無法逃離多遠,只能把全身都縮在螺殼中躲避。
  離恨海的海底像這樣的海螺沒有幾十億也有幾億,誰沒事會關注到這種如同灰塵一般的東西?誰又能想到,這東西里面居然會隱藏著大家遍尋不著的秘密?
  “里面有什么?”眾人都在搖頭苦笑,正如楊晨所說,能夠被大家輕易找到的,肯定不會是能夠保存到現在的秘密。大家都是修行之人,知道緣之一字的神奇,找不到誰也沒有放在心上。倒是眾人都好奇里面有什么,能被楊晨如此鄭重其事的當做秘密。
  “暫時不清楚。”楊晨笑了笑,給了大家一個這樣的回答。就在大家不由再次苦笑的當口,楊晨忽的囑咐了眾人一句:“老侯,老桂,等下進去之后,你們要多提防!”
  很明顯楊晨知道該如何調動大家的積極性,只一句話,侯云和老桂就興奮了起來。佘奎謝沙也同樣是摩拳擦掌,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看大家都已經準備停當,楊晨給了大家一個手勢,隨后眾人眼前一花,全部都消失在原地,出現在一個陌生的地方。
  這是一個巨大的空間,放眼望去,一眼都看不到邊。初步的估計,不下數萬里方圓。雖然地面很寬闊,但天空的形狀很奇怪,是一個看起來十分熟悉的螺旋。結合楊晨捏著的那只海螺一聯想,不用問,這天空肯定是海螺的形狀,不足為奇。
  最神奇的是,空間當中完全是水的世界,哪怕看起來和在陸地上毫無二致,那也是因為充滿整個空間的水異常的清澈透明。說來說去,這根本就是一個水府。
  眾人的所在,是在巨大的水府的門戶這邊,入眼一道高聳入云的牌樓,牌樓上的字不知道經過了多少年的浸漬侵襲,早已經破敗不堪,生滿了某些陌生的水生藤蔓,再也看不清楚。
  就在大家還在打量的時候,侯云身形忽的一閃,出現在數百丈外,手中金燦燦的大棍高高的舉起,向著他的前方就是狠狠的一砸。
  轟,巨大的聲浪從水中傳到了眾人的耳中,比在陸地上的聲勢不知道大量多少。侯云前方的空地,直接被這一棍砸出一個巨大的坑。只是,除了這些之外,再沒有其他。
  眾人的神識都探查到了那一閃而逝的影子,侯云的這一下,卻是無功而返了,連對方的毛都沒有碰到一根。對方的身影實在是太快,居然連侯云都沒有追上。
  這一下,頓時讓所有人都認真了起來。果然是讓人值得期待的動手,侯云的臉上露出的那種興奮的獰笑,讓人看著忍不住的毛骨悚人。
  老樹妖卻是徑直的前沖上百里,然后迅速的扎根,頓時間,幾百里方圓的地下就被老樹妖的根系布滿,巨大的樹冠也飛快的彌漫幾百里,將所有人都護在了樹下。
  妖族之中,論起**力量的恐怖,沒有能和侯云媲美的,但論起神識的強悍,哪怕侯云在老樹妖面前也甘拜下風。
  很快,老樹妖就察覺到了對方的真身所在,開始瘋狂的攻擊。對方看起來好像并不想和老樹妖侯云硬碰硬,這邊一動手,那邊就飛速的離開。在水中,對方的速度驚人比楊晨的飛梭還要快上幾分。
  佘奎也現出了真身,盡管是土屬性的蝰蛇,但在水中卻是同樣的靈活,身軀一扭,就到了幾十里開外,伺機捕捉對方的身影。謝沙是沙蝎,在水中沒有優勢,只能保持一般的速度,此刻也沒有逞強,老老實實的和楊晨高月公孫玲一起,慢慢的向著老樹妖的真身那邊走去。
  對妖族來說,最有效的修行方式非戰斗莫屬,一開始純陽宮勢弱,他們也只能壓制自己的本性。現在跟著楊晨,根本不用在乎那么多,只管全力的戰斗就行。有這樣的機會,他們又怎么會輕易的放過?
  “對了,不要直接干掉。”楊晨的聲音從水中傳到了侯云和老樹妖佘奎的耳中:“想要掌握這個水府,缺了他還不行。”
  “真掃興!”侯云忍不住一陣埋怨,由不得他不開心,不讓干掉對手,這讓他怎么盡興?
  “等你能追上他再說其他吧!”楊晨卻是哈哈一笑,不理會侯云的不爽,徑自在老樹妖的樹干邊上弄出來一個空間,再次讓公孫玲弄出了那個涼亭,夫妻三人加上謝沙坐在涼亭中繼續愜意休息小酌。
  老樹妖的神識,數次都清楚的捕捉到了對手的身影,但是當他和侯云想要動手的時候,對手總是飛快的逃掉,讓侯云和佘奎每每總是氣的哇哇大叫。
  “無膽鼠輩,有種和你侯大爺單挑!”侯云終于忍不住,運足了修為,沖著空間之中大喊一聲。
  巨大的聲音飛快的傳遍了整個水府,可對手卻好像根本沒有聽到一般,毫不理會。依舊還是小心翼翼的從遠處接近,一發現不對馬上就離開,饒是老樹妖侯云佘奎想盡辦法,也沒辦法讓對手停留一下。
  這樣的情形,幾乎持續了整整四五天的時間,侯云佘奎已經被撩撥的怒火填膺,只有老樹妖還是異常的冷靜,依舊還是敏銳的捕捉著對方的身影。
  終于,對方好像已經熟悉了他們的這種叫囂,開始試著和侯云老樹妖對抗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