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786 神識種子被吞噬(下)

“哦,這水府里有個大屋子,里面可以引發你說的那些劫難。”京虎相對來說還真的是單純,直接就把這個人人都想知道的秘密說了出來。
  “前輩,這事關整個水府的安危,這樣的話,以后絕不要再和任何人說。”到了此刻,套出了所有的話,楊晨反倒是開始鄭重其事的提醒起京虎來:“要是讓其他人知道了,前輩的安全也堪憂。”
  聽著楊晨說出這些話,京虎的目光反倒變得有些奇怪。很是有種莫名其妙的樣子看了楊晨半天之后,京虎才笑瞇瞇的點了點頭說道:“你這個人不錯,說話也很中聽,很好!很好!”
  一邊說,京虎一邊點頭,連說幾個很好。到最后才一肅容,很認真的說道:“如果你什么表示都沒有的話,我就打算把你們都留在這里陪我,再也不用出去了。”
  京虎性格單純不假,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傻。天仙高手就沒有一個是簡單的,尤其是在吞下楊晨一顆五轉問心丹之后,就算一時半會的想不到,幾個月的時間,已經足夠他考慮清楚某些東西了。剛剛的這番話,也是借著楊晨的口把試探的意思表達了出來。
  眾人都是一陣凜然,心中暗叫好險。這一次要不是楊晨應對及時,說不定就只能留在這里陪著京虎了。一個天仙八品的高手要留下幾個人仙水準的后輩,完全沒有任何問題,就算楊晨的黃巾力士煉體術已經修行到了力徹地境界都逃不掉。
  “你心思不錯,看在你的這些丹藥的份上,日后你和你的這個會做飯的妻子,恩,加上那個會釀酒的,有什么需要的話,就來這里請我吃好吃的。能幫的我就幫你。”京虎臉上又恢復了笑瞇瞇的樣子:“不過,你答應的要有人來給我做飯,可不能耍賴。”
  “前輩放心,晚輩出去之后,馬上找合適的廚子送到前輩這里來。”這種事情楊晨怎么可能不上心,連忙答應道。
  “來,繼續喝酒。”大家的主要目的都已經達到,立刻就忘記了剛剛所有的一切兇險,又開始推杯換盞起來。
  “前輩,要是我家相公帶幾個合適的小輩進來度劫的話,前輩能不能幫忙?”楊晨后來就沒有再說這方面的事情,但高月是如何聰明的一個女子,馬上借著上菜的機會,順勢就問了出來。
  “那些劫難三年才能各引發一次,反正放著也是放著,有人需要也不是不行。”京虎似乎這段時間借助問心丹的力量想明白很多事情,說話十分的有條理:“不過,要答應我幾個條件。”
  “前輩請說。”楊晨本來還打算大家多走動幾次之后再說這方面的話題,既然高月已經問了出來,京胖子也給了答復,那楊晨就不能再不表態了,馬上主動接過了話題。
  “第一,我還沒有好功法,你們幾個身上的那種就不錯,能不能教給我?”京虎一指楊晨侯云和高月,馬上提出了第一個條件。天仙高手當真是識貨,早就發現楊晨侯云和高月都修行過癸水真訣,倒是一點都不客氣。
  “沒有問題。”楊晨毫不猶豫的點頭,而且馬上付諸行動,一片記載著癸水真訣的玉簡和一大瓶癸水真元,直接遞到了京虎的手中。
  海螺水府本就在海底,純正的癸水屬性,相信京虎修行本源功法之后,修為會越發的強悍,說不定近期就能提升天仙九品也未可知。
  “第二,就只能你們三個帶著人進來,一次人不能多。”京虎也不含糊,馬上回贈給楊晨高月公孫玲三個玉牌:“相信我,你們出去之后,再想找到水府難如登天,這三個玉牌,能帶你們進來。”
  之前說好是楊晨公孫玲和釀酒的應該是孫輕雪,但這會京虎似乎也忽略了這個問題,玉牌直接給了高月。三人當然不會說破,反正玉龍釀楊晨有酒母隨時可以拿出來,倒不用擔心酒不夠喝。
  “這個也沒有問題。”三年三災各一次,最多楊晨也就是一次帶三個人進來而已,人絕不會多。至于只能楊晨三人,更是沒有異議,這本來就是日后純陽宮崛起的本錢,想送給別人楊晨也不會同意。
  “第三,適當的時候,你得帶我到外面見識見識。”京虎從頭到尾都沒有客氣的意思,一個條件接一個條件的提出來。
  一個人一直修行到天仙八品,連簡單的判斷敵人修為的能力都沒有,就是因為沒有見識。想要日后更進一步,就只能擴大眼界,見識更多的風土人情。這種狀況,和當年的侯云很是類似。
  “完全沒有問題,如果前輩愿意的話,還可以在我純陽宮做一個可卿長老,隨時動用純陽宮弟子。”楊晨答應的同時不忘記拉攏:“必要的時候,給前輩安排一次紅塵歷練也完全沒有問題。”
  “最后一個,你以后還要煉制什么丹藥,都得給我幾顆讓我過過癮。”最后這個條件,似乎是因為問心丹才出現的,多少修士想要求得楊大師煉制的丹藥而不可得,京虎提出來卻一點都沒有不好意思。
  “成交,前輩,成交!”楊晨毫不猶豫的答應,以區區幾顆丹藥就能換得純陽宮在靈界的崛起,絕對值得。煉制了丹藥做什么,不是為了換取更多的利益嗎?現在楊晨答應的,就是交換。
  這一下大家算是徹底的達成了協議,賓主盡歡。當然,這里的主人完全沒有待客的意思,連酒菜都是客人準備的,主人卻吃的不亦樂乎,也算是大家修行路上難得的一個風景。
  京虎吃喝的很爽,又是大醉一場。不過他在醉倒之前,還不忘記把眾人都隨手送出了水府。
  正在飲宴的眾人突然從光亮的水府又到了黑暗的離恨海底,大家都是一陣好笑加莫名其妙,這個京虎好像一點都不按照常理出牌,真是奇人。
  侯云開始在海底搜尋水府所在的那個海螺,楊晨卻是笑著阻止道:“不用找了,老侯,你找不到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