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789 陶珺琪的驚訝(下)

能跟蹤陶珺琪這個人仙五品的高手還沒有被她發現的,至少也是修為比陶珺琪高,或者有著超強的匿形法寶。對手是誰現在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為什么會跟蹤陶珺琪。
  “阿月,阿玲,你們陪珺琪說會話。”楊晨放開了陶珺琪,然后讓高月和公孫玲陪著她:“相公去看看。”
  這邊安頓好家人,那邊楊晨卻沖著藍影說道:“前輩,有沒有興趣去發一票?得手以后一人一半。”
  藍影這家伙就是個無法無天的主,沒有宗門的管束,在大海之內橫行霸道,最喜歡干的就是這種事情。聽楊晨要拉上她發一票,哪里還有不樂意的,之前在陶珺琪身上積累的那些郁悶,從陶珺琪身上找不回來,怎么也得找個瀉火的渠道。
  “走!”藍影直接了當的回答一聲,然后當先跳下了海,瞬間變回了大海之中人見人怕的藍環章魚的本相。
  和藍影一同進入海中的,是駕馭著飛梭的楊晨。在海里,也只有飛梭的速度才能跟得上藍影。
  陶珺琪看著楊晨和藍影消失,心中的快樂簡直要溢出來。相公一聽自己受了委屈,暫時從藍影這個救命恩人身上找不回來,馬上就去找那個跟蹤之人的麻煩,只能說明一件事,那就是相公是把自己放在心中的。女人,就算是成了仙的女人,遇上這種事,也只會歡喜。
  對方既然跟蹤陶珺琪,顯然不管是好是壞總是有針對她。而見她和藍影打架也不上來幫忙,這就已經說明不是什么好路數。陶珺琪一點都不擔心楊晨去會不會有什么麻煩,這會她的心中已經被滿滿的幸福堵塞,再想不到其他。
  三清訣的神識絲放出來,沒游出兩千里。楊晨就發現了追蹤陶珺琪的家伙。地仙二品的一個小高手,怪不得會被藍影發現。此刻那家伙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暴露,還在小心的控制著距離,生怕陶珺琪發現一般。
  看這架勢,就知道他身上肯定有能夠追蹤到陶珺琪位置的法寶,和當年李力亨在陶珺琪身上下了神識印記追蹤是一個道理。
  藍影的身軀將楊晨和飛梭牢牢的裹住,然后飛速的縮小成一條普通章魚的大小,慢慢的接近了那個方向。不管是藍影也好,還是楊晨也罷。兩人的神識修為都超過了追蹤的家伙,避開他的探查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周圍兩千里之內,除了這個呆在原地遠遠監視陶珺琪的家伙再沒有其他修士,楊晨和藍影可以放心大膽的動手,不用擔心驚動了什么家伙。
  是個男的。坐在一艘船型的法寶上,這法寶經過獨特的煉制,隱匿了大部分的靈力波動,要是一般的人仙高手神識探查,只會以為這艘船是一條大魚而已。看起來,這家伙是專門干這種事情的,不急不躁。時刻保持著足夠的距離,是個老手。
  只可惜,他遇上了藍影和楊晨,再有經驗的手法也被人看穿。就在他停在原地一邊閉目養神一邊關注著陶珺琪位置的時候。渾然不覺一條小小的章魚已經到了他的船底。
  “玄天門的人。”楊晨已經看出了男子的身份,悄悄的轉達給了藍影:“干掉他,不留后患。”
  對方是玄天門的人,讓他活著和陶珺琪面對面總會讓陶珺琪難做。楊晨索性也不留手,直接干掉對手毀尸滅跡。就當從來沒有這個人出現過,免得讓陶珺琪為難。
  轟,兩人不動手則已,一動手就是驚天動地。藍影兩條巨大的腕足,同時卷住了那艘船型法寶,她早已經看上了這件法寶,上來就要控制住。而楊晨也在同一時間動用了九幽飛劍,瞬間將三人全部都包裹在濃稠的黑霧之中。
  藍影在妖魔大陸歷練過,現在已經是地仙三品的修為,九幽飛劍上攜帶的魔氣對她的影響微乎其微。但對手卻不同,順風順水修行上來的他哪里見過這種歹毒的手段,心神瞬間受到了影響。
  對方同樣是地仙高手,這種心神影響也只能是持續幾個剎那而已,但對于藍影和楊晨來說,這短短的幾個剎那就已經足夠。
  兩只腕足悄無聲息的靠近了對手的身體,同時一支血紅色的飛劍也已經沖著他的胸腹直刺而來。對方剛剛擺脫了九幽飛劍的心神攻擊,雙手雙腳卻已經被藍影的腕足纏住。
  地仙對手的反應不能說是不快,面對突如其來的襲擊,用最快的速度召出了飛劍,正打算迎上對面的飛劍,手腳被纏住的地方卻同時一麻。
  藍環章魚是海洋中數一數二的劇毒妖獸,就算他是地仙高手,但在比他境界還要高的藍影的劇毒面前,還是不夠看。只是呼吸之間,全身就已經麻痹,連腦子的運轉都慢了幾分。
  血紅色的飛劍毫不留情的穿過了他的胸膛,從前心進入,后心飛出,同時帶走的還有他全身的血液。楊晨和藍影的聯手,瞬間這家伙就變成了一具慘白的尸體。
  藍影毫不客氣,腕足卷著尸體,直接送入了口中。對于妖族來說,這種等級的修士的尸體也是大補之物,前些日子和陶珺琪斗法有些損耗,正好補一補。
  楊晨對此視若無睹,妖族有妖族的習性,不是修行了之后就非得要妖族遵守人類的生活習性。重要的是對方是敵人,而敵人已經被消滅。
  兩人的身影直接出現在已經被藍影控制的船型法寶上,行駛在回家的路上。藍影顯得很興奮,對方的乾坤袋被她拿在手中,正你一件我一件的分贓。
  身為獨行大盜,藍影難得會有這種和旁人分贓的機會。這一把收獲頗豐,之前在陶珺琪身上積累的怨氣也消散了一大半,樂呵呵的分贓完畢之后,興高采烈的清點著自己的收獲。
  “前輩,珺琪不知道你我的關系,多有冒犯。”對那些東西楊晨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推到了藍影面前:“這些東西,算是珺琪給前輩的補償。”
  “好!一筆勾銷!”藍影異常痛快的一把將東西收下,大大剌剌的揮手表態。
  就在這個時刻,楊晨忽的一陣心悸,不知道什么兇險的事情馬上就要發生一般。
  ps:————
  為了參加年會,昨天輸液到半夜,回來累了,忘記更新了,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