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790 度劫成真(上)

突如其來的心悸,讓楊晨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旁邊的藍影馬上就察覺到了這一點,不動聲色的開始戒備起來,同時稍稍靠近了楊晨一些,低聲的問道:“怎么了?”
  一邊說著,藍影的另一只手已經悄無聲息的將所有的東西收了起來,沒有留下半點。
  楊晨的神識,早已經在剛剛發現不對的時候就探查了周圍至少兩千里方圓的范圍,可是,不管楊晨如何的動用神識探查,也無法發現任何的端倪,這種心悸的感覺從何而來?
  不知不覺間,楊晨為了能夠徹底的找到心悸的源頭,神識已經瘋狂的開始釋放。
  一開始,旁邊的藍影還有點漫不經心的架勢,她也曾經四處的探查過,沒有絲毫的危險跡象。說到底,藍影本來就是海中生物,對于海洋里的危險預知比起楊晨來應該更加的敏感。連她都發現不了的危險,楊晨的感覺一定是錯誤的。
  可是,隨著楊晨的神識瘋狂釋放,藍影的態度已經從漫不經心變成了驚訝。楊晨釋放出的神識強度,已經超越了藍影本身,達到了地仙四品的境界,還在不停的增加著。
  光是楊晨表現出來的神識強度,就已經讓藍影驚訝不已,問題是,隨著楊晨察覺到危險釋放出來的那種殺意,卻是讓近在咫尺的藍影差點心膽俱裂。
  要殺多少生靈才會有這般兇悍到極致的殺意出現?藍影自問自己在海洋中獵殺過的生靈已經不計其數,算起來自己也是遠近聞名的狠角色,可是和楊晨剛剛釋放的這點殺意相比,根本什么都不是。
  近距離面對這種根本就不是針對自己釋放出來的兇悍殺意,藍影幾乎已經被逼迫到了極限,神識提升到了最強。勉強的抵抗著這種直接到蠻不講理的殺意,身形都開始顫抖起來。要不是知道楊晨肯定不是針對她的,她一定會馬上現出本相鉆進海洋之中逃之夭夭,再也不敢靠近楊晨一步。
  “不對,不是這里。”楊晨終于意識到危險的源頭并不是在這邊。三清訣修行的神識絲已經最大限度的放了出去,哪怕是天仙高手太上高手也逃不過楊晨這種梳理。靈界又不可能出現玄仙金仙,更不用說大羅金仙,找不到任何東西,那顯然危險并不在這里。
  直到楊晨開口說話的此刻。藍影已經繃緊到了極限的神經才猛地松懈了下來,那種無處不在的恐懼感悠忽之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不過此刻,藍影再看楊晨的時候,已經不是用那種只是凡間一個有過淵源的后輩那種眼光。而是換成了另一種帶著一種無以言表的尊重的態度。藍影毫不懷疑,如果楊晨愿意的話,他甚至可以在一個照面就將自己無情的斬殺,絕不會有意外。
  “什么東西?”能讓楊晨都這般緊張的危險,絕對是要命的,藍影不由自主的問了出來,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語氣似乎已經有了些許的改變。
  “不知道!”楊晨還在思考到底是什么危險,下意識的回答了一句,然后馬上用很平常的語氣說了一句:“走,我們先回去。”
  “好!”藍影同樣十分自然的答應了一聲。兩人再不敢在海上停留,飛快的向著龍宮那邊趕去。
  一直到回到了龍宮,見到了高月公孫玲和陶珺琪,楊晨的腦海中依舊還是有一種說不上來的緊張。那種感覺,就仿佛前世自己還只是一個剛飛升到仙界的小小玄仙遇上了大羅金仙一般。
  大羅金仙?腦海里一出現這個詞匯。楊晨猛地驚醒過來。沒有錯,這就是大羅金仙才能帶來的威脅感。可是,這里是靈界,堂堂仙界大羅金仙怎么可能會降臨?
  那是一種怎樣的威脅?就仿佛自己馬上就要被吞噬一般,形神俱滅的恐懼。無緣無故的,怎會出現這樣的感覺?
  吞噬?楊晨猛地一呆,忽的想起了一個可能,瞬間再也無法坐得住,匆忙的向高月公孫玲和陶珺琪吩咐了一句:“幫我護法!”馬上盤坐下來,開始將三清訣運行到極致,試圖驗證自己的猜測。
  高月公孫玲和陶珺琪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大家面面相覷,互相看了幾眼之后,都同時把目光集中到了跟著楊晨一起回來的藍影身上。
  “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藍影急忙搖手表示自己的清白,飛快的分辨道:“我們聯手殺了一個追蹤你的家伙,分贓的時候他就突然發現了不對,可我怎么都發現不了有什么威脅。”
  三女同樣也無法發現周圍有任何威脅,哪怕公孫玲用山河地理圖檢查數萬里方圓,也沒有發現問題,但自家相公的感覺肯定不會錯,當下再沒有二話,高月直接把龍宮收起,公孫玲則是揮手把大家全部都收到了山河地理圖當中。再沒有比這里更安全的所在,仿佛這樣才能夠讓自家的相公更加的安全。
  做完這一切,眾女才焦急的圍在楊晨身邊不遠處,緊張的盯著楊晨,,生怕他出了什么意外。
  此刻的楊晨,已經徹底的想明白了自己那股莫名的心悸是從哪里來的。問題的根源,還在凡間。
  修行三清訣到了一定地步的時候,會神識分裂,這個楊晨已經辦到了。第一次神識分裂的時候,其實是分裂出一個神識的種子,那顆神識種子是被楊晨留在了凡間的那具仙軀之中。
  那具仙軀是楊晨和眾女在太天門某個前輩留下的密地之中發現的。那個密地則是太天門的高手拿著不認識的上古文字向楊晨請教的時候楊晨才知道的,當時楊晨給了太天門另一個十分危險的密地作為答復,并害的太天門損失慘重,而真正的密地,則被楊晨自己去探尋。
  太天門不會無緣無故的有一具仙軀,也不會無緣無故的將仙軀放在某個古老的密地之中只溫養而不動用,現在想來,那具仙軀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玄天門以防萬一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