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第八章功德無法量(下)

“不再是了!”楊晨看過剛剛王母娘娘平靜的面對隕落,現在又看到玉皇大帝如此的失態,心中僅有的那點對于前輩的尊重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朕是玉皇大帝,你們全部都是叛賊!”面對身死道消的威脅,昔日的玉皇大帝已經喪失了一切威嚴,有些歇斯底里的沖著楊晨揮舞著拳頭,但卻也僅僅只是站在原地揮舞,沒有任何的綁縛,他都沒有敢上前和楊晨理論,更不用說給楊晨一個教訓了。
  “冤有頭,債有主,你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在下職責所在,奉命行事,得罪了!”楊晨面無表情的說完這句劊子手行話,然后走上前幾步,揮起了兇刀。
  天庭功德使看著楊晨突然之間又暴漲的功德值,滿臉的驚愕。之前楊晨的功德值已經是在無量這個量級,斬向王母娘娘的一刀砍下,功德值直接竄到了幾乎功德榜顯示的滿值。九無量,這已經是功德榜上能夠容納的幾乎最大的數字。
  看著功德榜第二名,新任玉皇大帝的名號,天庭功德使幾乎都要哭出來一般。天庭新立,自己累積功勞才升到這個位置,難道就因為功德榜這個仙器的錯誤,導致從此在天庭暗無天日?也不知道以前的功德榜上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排序,但想來肯定是玉帝第一吧!
  一個不知道哪里冒出來的家伙,連功德使查遍了整個天庭都沒有找到這個名字的家伙,竟然功德值比新任玉皇大帝還要高?如果不是功德榜有問題,那就一定是自己這個功德使的問題了。新任玉帝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那可是將舊天庭死忠的人全部都送到了斬仙臺的強橫人物。一旦讓玉皇大帝知道,想必自己這個功德使,也一定會是斬仙臺的歸宿。
  是了,一定是功德榜的規則出了問題。情急之下,功德使的腦子不知道比平日里快了幾十倍,馬上意識到了問題的重點。功德榜是仙器,只要在戴上天庭的標志戒指,就會被功德榜記錄功德值,這里面不會有什么問題。唯一出問題的,可能就是現在剛剛接手的功德榜還是用的舊規則。
  想到這里,功德使正要試圖操縱功德榜研究一下如何更改功德榜的計算規則,神識一掃,忽覺得外面有人進來,正是自己的親隨。不過這功德榜現在的排名可不能讓任何人看到,功德使急忙將功德榜收起,沉聲問道:“什么事情?”
  “稟大人,玉帝使者已到,玉帝要看功德榜!”親隨躬身報告了一句,然后靜等功德使示下。
  轟,功德使耳邊,如同響起了一道驚雷。玉帝要看功德榜,可現在的功德榜能給玉帝看嗎?功德使已經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了。
  只是,不管怎樣,玉帝竟然派人前來而不是一道令符相召,想必是極其隆重的場合,說不定還有不少人在等著看,不去是不行的。可該死的功德榜,竟然現在出了大麻煩!
  戰戰兢兢的功德使,一路小心翼翼的跟著玉帝使者前往凌霄寶殿,一邊走身子一邊在哆嗦,讓前方的功德使一臉的詫異,卻又不好問他,只能委婉的提醒一聲:“小心玉帝面前失儀!”
  凌霄寶殿上,新任玉皇大帝正在大宴群臣。事實上,這也算是這次推翻舊天庭的慶功宴。在慶功宴上,封賞有功之人,順便大肆賞下功德。
  遠遠的見到這一幕,功德使差點腿一軟坐倒在地,饒他已經是金仙修為,此刻也嚇得不輕。好容易盼來推翻舊天庭有了出頭之日,難道就要因為自己新掌功德榜,還沒有來得及修改規則就被送入斬仙臺嗎?
  好容易強撐著大禮參拜完玉帝,沒有失儀,但玉帝的一句話,又差點讓功德使魂飛魄散。
  “功德使,將功德榜示出,讓眾卿家一閱!”
  同在此刻,楊晨的兇刀已經高高的揮起,在前玉皇大帝的驚駭目光中,一刀重重的斬下。噗,斬殺了數萬仙人的鋒利兇刀只發出輕微的一聲,隨即血光噴出,玉帝的尸身軟塌塌的倒下,和普通的尸首毫無不同。
  功德榜上的數字再次暴漲,瞬間超出了功德榜的顯示范圍,功德榜再也無法顯示。就在功德使將功德榜打開的剎那,楊晨的名字在功德榜上一閃而逝,消失的無影無蹤。
  功德使已經忍不住開始顫抖起來,玉帝如果看到功德榜上的第一名不是他本人,還不知道會發多大的雷霆之怒。
  就在功德使已經絕望到打算破罐破摔的時候,忽然聽到了眾仙的平靜笑聲,大家似乎對功德榜上的排名十分的滿意,一個個正在悠閑的品評。就連玉帝也發出了一陣笑聲,顯然,那個功德值雖小,但玉帝新任,還沒有更多的政績,他也能輕易的接受。
  “功德使,賞XX卿家十萬功德!”玉帝的聲音高高在上的響起。
  功德使一呆,抬眼望去,正看見功德榜上第一名玉帝的大名赫然在列,而那個災星一般的楊晨,早已經不知道飛去了何方。功德使心中一顫,整個人恍如從地獄又到了天堂。
  “臣遵旨!”心中喜悅,口中卻不敢怠慢,急忙的操縱功德榜,將玉帝的賞賜記下。
  “賞XX卿家八萬功德!”
  “賞XX卿家六萬功德!”
  ……
  一系列的封賞,讓功德使忙碌的頭都顧不上抬。好容易玉帝封賞完成,最后似乎對功德使的態度很是滿意,末了又吩咐一句:“功德使,給你自己加一千功德。以后,功德榜就照此規矩,不得輕易修改!”
  前半句功德使還為自己得了一千功德心中開心,后半句卻讓功德使的心猛地一沉。那個楊晨的名字再度出現在功德使的腦海中,楊晨名字后面那長的不像話的功德值也一次一次的考驗著功德使的心臟。不過,這個時候他卻再也不敢多說什么,玉皇大帝,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金口玉言,容不得半點的陽奉陰違,反正楊晨的名字已經消失,功德使還會傻到自己說出來?
  想到這里,功德使一個大禮拜了下去,恭恭敬敬的沖著寶座上的玉皇大帝大聲的道:“臣,領旨!”
  ——————
  溢出功德求推薦收藏各種鼎力支持,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