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801 奇怪的種子(下)

四個玄天門的地仙高手,想要在路上解決楊晨,結果反被楊晨一個人解決。這一場戰斗,楊晨動用了凈瓶藥園,動用了金鐘,動用了大陰陽五行飛劍,還動用了阿碧的本體。
  之前在滅齊門宗的時候,阿朱的本體就吸收過地仙血液,不過,那些都是尸體上的血液,遠不如現在活生生的地仙高手的血液大補。吸收了足夠的地仙血液之后,血妖藤終于接近大成,開出了血色的花朵。從此以后,血妖藤就不止是吸血的妖藤,甚至還能吞噬尸體。
  阿碧的實力再次提升,這讓阿碧喜出望外。這才剛剛煉化龍族葫蘆不久,就馬上遇上了這種好事。
  倒是凈瓶藥園的重量的確是派上了用場,一開始對方布置的這個束縛陣法,的確是限制了楊晨的行動,幸虧一凈瓶砸死了那個控制陣盤的家伙楊晨才得以這么容易的翻盤。
  玄天門楊晨肯定是不會主動送上門的,如果玄天門有意的話,一定會主動的接觸楊晨,到時候再達成條件不遲。在楊晨的計劃中,靈界的玄天門可是一個巨大的助力,能夠讓純陽宮飛速的發展起來。
  當然,現在還不到時候,還是等著玄天門的人主動上門再說。甚至如果上門的家伙態度囂張,楊晨都不介意先干掉再說。至于楊晨自己,則可以考慮這段時間是不是可以先去拜訪一下天琴姥姥了。
  說起來,天琴姥姥的底細,估計靈界再沒有人比楊晨更清楚。那是仙界現在天庭某個大人物的女兒,為了保護她,故意將她的容貌弄成了一個丑陋不堪的老嫗,所以才得到了姥姥的稱號。而巧合的是,楊晨恰好知道如何能讓她恢復容貌。
  不過,天琴姥姥可不是那么容易接近的人物,之所以號稱天琴。是因為她的那個仙界的父親,早在許久之前就為她準備了一把超品的法寶天鳳琴,威力無濤,一手音功殺人出神入化,別看楊晨現在有金鐘護體,可是在這種無形無色的殺人音波面前,根本就不管用。
  無數人都打過那把天鳳琴的主意。可是卻從來沒有一個人得逞。天琴姥姥的不近人情的名聲可不是因為拒絕的人多,而是因為殺的人多。一般沒有點把握的人,輕易不敢接近這個性格孤僻的老太婆。
  楊晨很理解天琴仙子這時候的狀況,原本一個羞花閉月的美女被變成了一個丑陋不堪的老太婆,換成誰都會心里郁悶。長時間的處在這種心理之下,還要忍受人們那般的目光和非議。沒有乖戾不堪已經是天琴仙子很有自制力了。
  既然說起了天庭大人物的后代,除了天琴仙子之外,靈界的這個時候應該還有一位。同樣也是天庭大人物的嫡子,在天庭動亂之前,被人強行用大代價送到了靈界,以期躲過那場政變。如果當時失敗的話,也算是給那個大人物留下了后裔。
  可惜的是。強行送下界的唯一后果就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但是意識并沒有完全送下來,只能在靈界成為了一個癡癡呆呆的傻子,混跡在原住民當中,渾渾噩噩的過日子,完全沒有修行的概念。
  這個也是楊晨前世記憶中的東西,隨著接觸靈界的各種消息之后,從記憶的深處被慢慢的翻了出來。楊晨記得很清楚。直到自己身殞的那一刻,那個大人物的兒子也沒有能夠飛升,要么就是死在了靈界,要么就是一直沒有辦法飛升。
  現在楊晨想起了這段記憶,當然不能輕易的放過,自然要找到那個癡呆的公子,如果可能的話。楊晨甚至可以指點他修行,然后飛升仙界。只要能回到仙界,他的神智就會恢復,成為正常人。到時候,豈不是楊晨和純陽宮大大的人情。
  短短的一會功夫,楊晨決定了很多的事情。打掃過戰場之后,楊晨繼續向著那個坊市而去,已經來到了這里,不差三五天的時間,看看坊市的拍賣會上有什么也是正理。
  要去的目的地并不遠,以楊晨的速度,不到兩個時辰就趕到了地頭。這里是一個偌大的修士城市,并不隸屬于任何一個大宗門,而是自發形成的一個交易坊市,連帶的給一些散修們提供落腳的地方。不算是散修聯盟,卻也是一個規模不小的城市。
  城市不輸于任何一個大宗門,但是卻屬于幾個大商號聯合管理。這幾個商號都是規模巨大生意興隆的主,底蘊深厚,實力強勁,聯手起來卻也不怕任何人搗亂。
  只要進了城,不管在外面有多大的仇怨,也不能大打出手,就類似于當年在妖魔大陸上的集結點。城里多的是規規矩矩的生意人,不管是大宗的生意還是小本經營都有,甚至于每個進程的修士自己跑個單幫擺個小攤也都有專門的地方。
  楊晨的目標是拍賣會,所以問清了道路之后,直奔拍賣場而去。離拍賣會還有兩天,楊晨怎么也得取得一個進場的資格。
  拍賣場是一個大商號聚福樓經營的,名字就叫聚福拍賣場。這一場拍賣會是半年當中規模最大的一次,想要參加拍賣會,就必須擁有足夠的財富或者夠分量的拍品,否則連門都進不去。
  靈界的靈石和凡間的不同,靈壓百倍的情形之下形成的靈石,比起凡間的靈石蘊含更多的靈力。楊晨原本在凡間的靈石早已經留在了凡間的純陽宮當中,身上卻沒有多少靈石。倒是不久之前剛剛干掉的四個家伙乾坤袋當中還有點存貨,但卻也無法滿足拍賣會的要求,還差一些。
  “四個窮鬼。”楊晨心中嘟囔了一聲,轉向了另一個方向。那邊是委托拍賣的地方,每個拍賣場都有類似的地方,供接待客人用。
  “客官快請進!”拍賣場的伙計都是一批伶俐的原住民,元嬰期的修為,眼光態度都很不錯,見楊晨走過來,一個伙計很殷勤的幫楊晨掀起了簾子,請進里面,送上茶水之后,這才躬身問道:“客官是打算出手什么物件?”(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