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804 古琴真正的秘密(上)

發現了目標,楊晨并沒有得意忘形,一個意外出現的東西,總還有一些疑竇存在的。至少以前楊晨一直是聽仙界的那個家伙說過,并沒有真正的見過實物,就算現在這張古琴看起來很像是描述中的法寶,可到底是不是那一件還很難說。
  說起來,這張古琴和楊晨的五轉問心丹一樣,都屬于近期才收到的拍品,所以準備這么長時間的拍賣會的名錄上,并沒有這兩樣東西。
  這種事情很常見,所以每場拍賣會不論大小,都有一小段時間是專門為這些東西準備的。當然,東西得足夠好,否則不可能會有這種臨時插入的機會。五轉問心丹有這樣的資格,這張古琴同樣也有這樣的資格。
  東西是好東西,不用上前細看,遠遠的就能夠察覺到古琴上的那種寶光。拍賣開始之前,還有一小段時間是讓大家用神識探查的。神識一接觸,大家更是能夠確定,這絕對是一張至少五品的法寶。
  五品的法寶,哪怕是現在靈界的天仙高手們,手上有五品法寶的也不多。這張琴隨便放在哪里,都應該是拍賣會上的壓軸拍品。只是不知道為什么,竟然會臨時加入,更讓人驚訝的是它的拍賣底價。
  “底價十斤上品靈石!”當拍賣的主持人宣布了底價之后,頓時引起拍賣大廳中一陣此起彼伏的驚呼聲。
  “怎么可能?”
  “這么便宜?”
  ……
  “想什么美事呢?這可是拍賣,底價低可不見得成交價低。”當終于有人說出了真相之后,眾人的喧鬧聲才平息了下來。對這古琴有了覬覦之心的人們開始在心中估計,自己要付出什么樣的代價才能拿到這張古琴。
  “十五斤!”
  “十八斤!”
  “二十二斤!”楊晨也不甘示弱,直接把自己擁有的靈石數量全部都押了上去。
  很顯然,這么一點靈石對于一件五品的法寶來說,還遠遠不夠,馬上就有價格直接超過了楊晨的靈石身家,沒叫幾聲直接飆到了五十三斤上品靈石。
  后面的房間當中,水幕之上還在呈現出大堂內的場景。聽到楊晨叫出二十二斤的價格,聚福樓的東主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不怕楊晨叫不出價格,就怕楊晨不參加競拍。現在看來,楊晨明顯還是對這張古琴感興趣的。
  現在聚福樓東主最希望看到的就是楊晨能夠再次參與競拍,甚至能拿出那種勢在必得的架勢將古琴買下來。成交價格越高越好,不是為了聚福樓的利潤,而是為了楊晨手中的凈瓶。
  聚福樓東主很清楚,楊晨身上應該是沒有多少靈石的,連參加拍賣會的二斤上品靈石都沒有,還需要賣出五品問心丹來籌集。東主打的就是楊晨手上凈瓶的主意,楊晨叫出的價格越高,欠下聚福樓的靈石就越多,自然就可以借機買下。
  同樣的時刻,在聚福樓的某個貴賓包廂當中,兩個人正盯著下方拍賣大廳當中的熱鬧場景,一言不發。
  兩個人都是人仙巔峰的水準,看起來像是主從關系,前面的那個高大男子,即便是坐著,也有普通人站起來的身高。稍微靠后一點的年輕人,一眼看過去很普通。此刻兩人的臉上,帶著一股冷然的表情,緊緊的盯著下方出價的人們,似乎要發現哪個人出價最高一般。
  “六十斤!”
  “六十三斤!”
  ……
  一件五品法寶,不管自己適用不適用,拿在手里肯定是沒錯的。很多人都是抱著這樣的念頭,否則也不會一件偏門的古琴法寶,會有這么多人爭搶。當然,也正因為法寶的偏門,價格也并沒有到一個離譜的地步。
  這種想法之下,參與競爭的人將價格抬的越來越高,終于有一大部分人因為再也無法承受越來越高的價格,黯然的退出了競爭。
  聚福樓的東主很是失望的看著楊晨在叫出了自己的全副身家之后就再也沒有繼續,心中焦急的恨不能替楊晨交出一個更高的價格。
  楊晨在叫出自己靈石身家之后,就再沒有繼續,而是開始隱隱的思索起來。到目前為止,喊價的都是大廳當中的散客,真正的那些貴賓包廂的貴客們卻沒有一個開口,這意味著什么?
  前世楊晨就知道,這古琴一直是那些大拍賣會上的暖場之物,根本就沒有人在乎。別看法寶的級別很高,但卻僅限于材質和煉制手法,真正的用途除了彈琴之外再沒有其他。拿到手最多就只能是研究一下煉制手法,一直到楊晨的那個朋友發現秘密之前。
  看現在的樣子,貴賓包廂的人沒有出手只能說明一件事,那就是這個東西的名聲已經在某些大人物當中流傳開來,還沒有充分的擴散到普通的修士們的當中。這很正常,現在比起楊晨知道的早了幾百年,沒有被所有人發現很正常。
  既然如此,楊晨也不著急非要搶著用大價錢來購買下來,其實楊晨要的只是那個古琴當中藏著的秘密,只要能拿在手上一會楊晨就能知道,根本不用真實的擁有。既然如此,何必要做這個別人眼中的傻缺,知道是誰拿下的法寶,到時候暗中做個手腳觀察一下就足夠了,不顯山不露水悶聲發財才是王道。
  跨界煉神**就很有意思,能夠將一個神識標記長久的放在某個人或者物品的上面,便于追蹤。楊晨和李力亨溝通了那么久,對他的那個神識標志也研究了不少次,多少還有點心得。加上近期楊晨本體和留在凡間的那個神識種子之間的溝通,楊晨現在完全有把握將自己的神識附在某人身上而不被發覺。
  眼看著拍賣場大廳當中的眾人喊出來的價格一個比一個離譜,楊晨一直是微笑著穩坐釣魚臺,再沒有出手的打算。這一下可把聚福樓的東主著急壞了,楊晨要是不繼續喊價的話,那怎么才能讓他欠下靈石繼而謀奪楊晨手上的回春瓶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