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804 古琴真正的秘密(下)

現在滿大廳的人,高手眾多,楊晨已經看到了好幾個地仙巔峰的好手。想來那些貴賓包廂當中,也不乏天仙級的高手,這種狀況下,哪怕修行的是三清訣,楊晨也不敢隨意放出神識探查周圍。
  不過這并不妨礙楊晨暗地里仔細的觀察,只要貴賓包廂的高手不出馬,誰買下的古琴并不難知道。
  很快激烈的競價就有了結果,在聚福樓東主滿心失望的情緒中,這張五品古琴被一個喜愛音律的地仙文士花費了八十多斤上品靈石買下。到目前為止,這已經是在拍賣會上賣出的最高的價格。
  接下來的事情,楊晨已經不怎么關心,只是有意無意的關注著那個已經買下古琴的文士。
  拍賣會一直進行了整整三天,直到三天之后,所有的拍品才都上臺轉了一遍,有的賣出了好價格,有的則不是那么理想。不過幸運的是,沒有一件流派,整個拍賣會,相當的成功。
  人們或是心滿意足或是嘆氣連連的退場之時,沒有人會注意到楊晨在起身的時候耽擱了一會,和那個已經買下古琴的文士還不小心撞了一下。悄無聲息中,一顆經過楊晨三清訣改良過的神識標志已經附著在文士的頭發末梢。
  楊晨的動作很自然,就連一直在在水幕上盯著楊晨的聚福樓東主和掌柜的都沒有察覺異常。一切的一切,就是那么自然而然的發生,毫無破綻。
  接下來,自然是交接靈石交割貨物的環節。聚福樓這么大的產業,信譽超強,這套流程已經十分的熟稔。伙計們的眼力也很不錯,甚至不等楊晨過來開口,就已經主動報出了楊晨拍賣的東西,最終的成交價格,刨去手續費之后,二十斤上品靈石就進了楊晨的乾坤袋。
  “先生留步!”正當楊晨就要轉身離開的時候,一個聲音卻在楊晨的耳邊響起,隨即,聚福樓最開始接待楊晨的那個鑒定師和另一個中年人就出現在楊晨的眼前。
  “見過東主!”伙計很有眼色的行禮,同時也算是側面告訴了楊晨來人的身份。
  聚福樓的東主出面,楊晨倒是有些意外,自己不過拍賣了三顆五轉問心丹而已,在靈界也并不算是十分出奇,滿打滿算二三十斤上品靈石的事情,還不值得聚福樓的東主親自出面吧?
  這里是交割的房間,自然不方便說話,在聚福樓的東主帶領下,楊晨來到了拍賣會的后堂,這里是一個大廳,正是主人和掌柜的會見貴客的地方。
  “留下先生,實在是鄙人有事相求,還請先生不要見怪。”聚福樓東主很是上道,禮數周全,一應茶水伺候之后,這才先開口抱歉,同時也直接表明自己有事相求。這一套下來,至少楊晨對這個聚福樓東主的觀感還不錯。
  前世楊晨知道聚福樓的大名,但打交道并不多,更不用說直接和東主面對面交流。對方既然如此的禮遇,而且上來就交代有事相求,楊晨也不為己甚,很是客氣的回應道:“不知道東主有何吩咐?”
  “吩咐不敢,敝姓王,先生只要稱呼老王就行。”聚福樓的東主卻沒有馬上接話說自己的事情,而是先行的介紹了一下自己的姓氏。微微頓了頓,看楊晨很平靜,這才開口道:“卻是在下唐突了,在下想向先生求一樣東西,懇請先生割愛。”
  從楊晨再沒有開口叫價之后,王東主就知道,自己想要讓楊晨欠下靈石來謀取長春瓶的打算已經泡湯。不過王東主也是經商多年,知道那種想法并不是正道,做生意講究的是一個和氣生財,說不得只要開門見山擺明來意,價碼合適的話,未嘗就不能順利的拿下楊晨手上的凈瓶。
  正因為如此,所以王東主自己哪怕已經是地仙巔峰的高手,但在楊晨這個人仙后輩面前,也是一口一個先生的尊稱,而且自己姿態擺的很低,開口就是在下。在靈界,能把自己心態放這么平的地仙高手,楊晨還真沒見過幾個。怪不得人家生意做得這么大,不是沒有理由的。
  “什么東西?”對方既然是以利相求,楊晨也不是那種一口就把人拒千里之外的性格,笑著問道。
  “先生手上這個凈瓶,在下愿意高價收購,只求先生割愛。”王東主也沒有藏藏掖掖的,很是明確的說明了目標。
  “這個?”楊晨手一抬,將玉凈瓶整個的露出來:“老王你想要高價求購在下的這個酒瓶?”
  “酒瓶?”王東主也沒有想到,楊晨手上的凈瓶,竟然是用來裝酒的忍不住有些傻眼。難道自己的王牌鑒定師也有走眼的時候?
  看著王東主驚訝的表情,楊晨微微的笑了笑,手上隨即出現了三個酒杯,隨手拿起凈瓶,在每個酒杯當中滿滿的斟了一杯千年玉龍釀,隨后徑直的拿起一杯,沖著對面的王東主和那位鑒定師舉杯道:“在下自釀的,上不得臺面,兩位請嘗嘗。”說著,一飲而盡。
  王東主和那個鑒定師倒是沒有懷疑楊晨這酒里有毒什么的,在聚福樓里面,還真沒人敢有這個膽子。兩人在疑惑的表情中,各自端起酒杯大口的飲下,隨即馬上就意識到了這杯酒的美妙。
  “好酒!”身為聚福樓的東主,不知道品嘗過多少美酒,但這一杯玉龍釀,還是讓他從頭頂心直接舒爽到了腳底板。不知道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過這種舒服的滋味,忍不住叫出聲來。
  鑒定師更是享受,閉目品味了許久這才睜開眼,滿臉的滿足。不過兩人都沒有開口討要,人家請一杯算是禮尚往來,再要多求可就是人情,做生意的,可不能隨便欠人情。
  “先生居然用來裝這等美酒,倒也不算是辱沒這瓶子。”王東主夸了一句之后,臉色變得有些不好意思,可還是說了出來:“不知道先生方便不方便,讓在下上上手,或許先生的使用方法還有些謬誤。”(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