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807 解封的開始(上)

海量的靈力才能催發生機的種子,楊晨用腳趾頭想都知道自己這次又撞了大運。甚至于不用考慮截取一段送給王東主之后得到聚福樓三成的份子,光是這個植物,就能大賺特賺。
  至于說需要耗費的靈力,對別人來說可能是個大麻煩,但對楊晨來說,不過就是找個機會將凈瓶放在公孫玲的海圖之上,尋找幾個合適的靈脈瘋狂抽取靈力而已,惠而不費。必要的時候,動用一些本源靈液也不是不行。
  心滿意足的楊晨再次踏上了遠遠追蹤那個中年文士的道路,種子的催發楊晨已經交給了阿朱和阿碧,兩女現在要小心的控制著靈力的輸入,至少在幾年之內,不能輕易的把所有靈液都耗費一空。種子的生長,細水長流才是王道,不是嗎?
  此時的中年文士,正在一個自己覺得安全的地方潛心的研究著那張古琴。花費了偌大的代價才在競爭激烈的拍賣場中搶到手,五品法寶的喜悅讓他忽略了很多不正常的情形,比如那些貴賓包廂的人從來沒有一個出手的。
  等到法寶結結實實的到手,把玩了一番,興奮勁過了之后,中年文士才隱約的想起了當時拍賣的情形,心中當即一沉。莫非這張古琴有什么問題?
  顧不得其他,中年文士直接在一個偏僻的山坳中布置了一個防**陣,隨手在山腰的懸崖上掏出一個大洞,自己鉆進了洞中,仔細的研究起古琴來。
  中年文士本就是個好琴之人,否則也不會花大價錢買下這張古琴。單從法寶的方面來說,這古琴已經是五品法寶,這是毋庸置疑的,聚福樓的信譽在這里,而且各種煉制手法和煉制材料也清楚的說明了這一點。琴好不好,終歸還是需要彈奏一番才能知道。
  幾首曲子彈下來,中年文士終于明白問題出在了什么地方。作為攻擊性法寶,這古琴的攻擊威力太低,作為彈奏的樂器,這古琴的音色卻又顯得有些不均衡,怪不得拍賣會上那些貴賓包廂的家伙們無人問津。
  發現這一點之后,中年文士頓時覺得一陣心疼,那么多的靈石,自己也是積攢了很長時間才積累下來的,原以為這次遇上了好機會,可以買到一件自己喜歡的古琴,沒想到卻是這樣的一個雞肋結果。
  不甘心!任誰遇上這樣的事情也不會覺得舒服。只是,這是自己在拍賣會上主動高價買下來的,誰也沒有強迫自己,卻是誰也怨不著。怨聚福樓?聚福樓的拍賣師可是只說過這古琴是五品法寶,而事實上這古琴的確是五品法寶,人家也沒有欺騙,怨不到聚福樓身上。
  這啞巴虧吃的,中年文士現在有一種啞巴吃黃連感覺。不過,畢竟是修士,能修行到這個地步,區區外物,最多也就是能讓中年文士難過一陣子,很快他就調整了心態,開始琢磨自己該如何處置這張古琴。
  最好的辦法,還是拿古琴到另一個不知道底細的拍賣場,然后賣出去。說不定就有和自己一樣的傻子會大價錢買走,這樣自己也不會有任何的損失。靈界的地界大了,聚福樓的地盤上吃了個暗虧,在別的地方難保就不能賺回來。
  在出手之前,中年文士還是想要將這張古琴仔細的研究一番。這么一張古琴,不管是出于那種目標,都不應該讓煉制者耗費這么大的精力。要知道,煉制五品法寶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專業的煉器大師還好,也許地仙修為就能煉制,可要不是專業的煉器師,天仙水準也不見得能夠煉制好。
  這古琴不管是在材質上還是在煉制手法上,都是精致的讓人無話可說,根本就不是什么失敗的作品。單從材質上看,絕不是普通的練手之作,更不用說手法上需要付出的巨大努力。從這方面分析的話,煉制這么一張五品的古琴肯定不是毫無目的。
  出手之人為什么會煉制這么一張古琴?從這個角度來考慮的話,那就表明這古琴當中說不定隱藏了什么不想讓旁人知曉的秘密。想到這里,中年文士也開始興奮起來,再次重新審視這張琴。
  等沉下心來仔細的從發現秘密的角度來試圖揭開古琴的謎團時,中年文士發現不管自己怎么看,都沒辦法找到疑點。這一點毋庸置疑,這琴既然貴賓包廂的人都沒有出手,說明他們肯定知道什么,說不定就拿著這琴研究過,那么多人都沒發現,文士找不到也很正常。
  不是每個人都是精通樂器的,而中年文士卻恰好是其中的一個。這古琴彈奏起來,音色不均衡,那是什么原因?文士開始從這個角度來分析起來。
  調教音色是每個精通樂器的高手必備的功課,中年文士也不例外。但奇怪的是,不管他怎么調整,這琴彈奏起來總是有點那么不協調。每一根琴弦文士都調整的十分的精準,單獨的彈奏,每一根琴弦聽起來都正常,但只要全部都合起來,就必然有那么一種不協調的感覺。
  連續的調整了十幾次之后,中年文士終于發現,這種不協調的感覺是因為一根琴弦。不使用這根琴弦的時候,曲風聽起來十分自然,一加上這根琴弦,就變了味道。當然,這倒不是說這根琴弦音色很差,正相反,是因為這根琴弦的音色很好,超過了其他四根琴弦的音色,雖然只是少血,但卻帶來了這種不協調的感覺。
  問題原來就是在一根琴弦上,發現這一點之后,中年文士的心情已經變得大好。只要配上一根合適的琴弦,這張古琴就是一張水準之上的好琴。更讓人驚喜的是,這根不合適的琴弦,竟然還是一件難得的好東西。認出來之后,中年文士忍不住大笑出聲。
  “原來如此!哈哈哈哈!”中年文士越想越是得意,笑聲也越來越高。
  “發現了什么?告訴我!”一個突兀的聲音突然響起,猛地將中年文士嚇了一大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