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810 呱噪(上)

發現龍須琴弦的剎那,楊晨的心中才是一陣的恍然大悟。這才對嘛,也只有這種級數的東西,才值得用一件五品法寶的古琴來遮掩,甚至不惜用黒武蛟的琴弦來掩飾。
  龍族自從集體離開凡間之后,靈界也很少出現,到現在已經有數十萬年之久。能夠用龍身上的物件來煉制法寶的,屈指可數,也只有楊晨這種從東海龍王口中得到的消息,才能擁有幾件龍族的法寶。現在又出來一件,只是不知道是什么高手煉制的。
  怪不得識海之中的那條龍氣凝結的白龍會自動的往琴弦這里飄,都是同源,自然會相互吸引。這樣也好,日后再遇上什么龍族身上的物件,只要靠著龍氣就能夠辨別一二。
  一時之間,楊晨倒是忘記了從古琴中尋找線索,既然遇上了龍須琴弦,那無論如何也要收為己有。天予不取反受其咎,這種自動掉到自己手里的東西,再怎么樣楊晨也不會主動推出去的。
  煉制的高手很小心,將龍須琴弦掩飾的天衣無縫,但卻又煉制的巧奪天工,外面掩飾的琴弦和龍須琴弦并不是融合成一體的,而是可以打開某個位置之后輕而易舉的脫離。
  在識海放大之后,楊晨很輕松的找到了脫離的位置,將這根細若游絲的龍須琴弦單獨拿了出來。剩下的掩飾的部分依舊還是一根完整的琴弦,即便是彈奏也讓人聽不出來和之前有任何的區別,端的是煉制的高手。
  那根細細的龍須琴弦拿在手中,輕若無物,楊晨卻能從中感受到一股淡淡的龍威。這股龍威微弱到幾乎無法察覺,要不是楊晨身上有龍氣,說不定根本就無法察覺。
  不過,只要將龍須琴弦繃直,輕輕的彈動一下,就會自然而然的攜帶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氣勢。如果有任何操琴高手用這樣的琴弦來彈奏,別的不敢說,在氣勢上先聲奪人是絕對沒有任何問題的。
  楊晨不是音律高手,所以也不敢說這琴弦的好壞,但煉制手法上卻能品評一二。如果用現在的九個品級來評定法寶的話,但是這根琴弦,就可以歸入到八品上到九品的范疇中去。這還僅僅只是一根琴弦,如果通體都是這種琴弦,連琴身都是龍族身上的物件煉制的話,真不知道會是怎樣讓人瘋狂的法寶。
  發現了一根琴弦,楊晨身上卻有三張古琴,換成任何人都是先把其他兩張古琴全部都檢查一遍。楊晨也不例外,先收起已經檢查完的這一張,然后拿出第二張開始細細的檢查。
  黒武蛟骨頭煉制的一側弦柱,這個應該算是和上一張古琴一樣的掩飾手法,楊晨大概的檢查一遍之后,依舊還是讓龍氣來自動判斷琴身上是否還有龍族的物件。
  不出所料,另一側的弦柱同樣的吸引了龍氣,不過,等楊晨詳細檢查的時候才發現,其實并不是完整的一側弦柱,和龍族有關的只有一側弦柱的一半,嵌套在外面包裹的普通材料之中煉制。
  這半塊弦柱是用龍骨煉制的,具體是龍骨的那個位置,暫時楊晨還無法分辨。同樣這半塊弦柱也十分容易分離,在已經有琴弦的前提下,楊晨并沒有廢多少事情,就把這半塊龍骨弦柱也收入了囊中。
  第三張琴同樣還是一根龍須琴弦,只是粗細不同,應該是和第一根位置音色不一樣的琴弦。三張琴上,楊晨找到了三樣東西。那個高個子說過,這樣的古琴一共有九張,想來九張琴集齊之后,楊晨就能擁有一整套龍族身上的物件煉制的古琴。
  原本楊晨還對這古琴本身并不是很在意,甚至連搜集其他六張琴的打算都沒有。可是當發現了龍須琴弦和龍骨弦柱之后,就連楊晨也忍不住有些東西,是不是應該專門花點時間來搜集一下其他的幾面?
  這古琴再過幾十年,將會徹底淪為各大拍賣會暖場的陪襯,說不定就是趙家一直沒辦法查出古琴的秘密,所以才會想出高個矮個的那種辦法,將琴放出去然后仔細的監控,看看什么人能碰巧發現古琴的秘密。這樣說起來,楊晨還是有很大的機會將其他六張全部都搜集齊。
  和解決神識的大麻煩相比,暫時來說,搜集古琴這不是什么要緊的事情,完全可以等這股風聲過了之后再慢慢的想辦法,眼下楊晨最需要的,還是盡快的解決神識的麻煩。
  解決之道,目前來說,就藏在這古琴當中。楊晨從自己的那個仙界朋友口中得知,只要自己使用出一整套正確的手法,古琴中藏著的地圖就會顯現,自己也就能夠找到那個禁錮高手的地方,耗費自己的神識打開那個封印,從而獲得那位被禁錮的天仙高手的感謝。
  不過,誰也不會想到,那一整套的手法就是完整而且準確的彈奏兩遍某個相對流行的琴曲。而且,很讓人無語的是,第一遍彈奏的時候,要將那首琴曲倒過來彈,完整的彈奏一遍。
  通常來說,正常的演奏兩遍某首曲子是十分自然的事情,很多琴師在練習的時候都不止是練習十遍八遍的,但沒有一個人會將琴曲完全的顛倒順序再彈奏,所以,這個解開秘密的鑰匙,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人發現。
  就連楊晨的那個朋友,也是因為和某個家伙打賭,自己對某首曲子極其熟悉,不但倒背如流,甚至還能倒彈如流,在這種情形之下,才使用某張琴彈奏了一曲,發現了古琴之中的秘密。
  既然已經知道了打開地圖的鑰匙,楊晨當然是在幾年之前就開始準備。那首曲子的所有曲調楊晨都已經學會,盡管彈奏的并不怎么樣,但解開地圖的鑰匙只是按照順序正確的彈奏每一個音,也就是正確的撥動每一根琴弦而已,對于演奏水平并沒有多大的要求。以楊晨的水平,足夠應付了。
  在楊晨不算是熟練卻又每個音符都正確的情形之下,楊晨終于完成了完整的兩遍演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