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810 呱噪(下)

當楊晨準確的彈奏完最后一個音符的時候,手上的古琴猛地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華,隨即,一道殘留的神識就沖進了楊晨的識海,在識海之中展現出一幅完整的地圖。
  二話不說,楊晨識海中的大片神識絲飛速的蠕動起來,不一會就將殘留神識勾勒的地圖完整的復制下來。片刻之后,神識慢慢的消散,再也沒有留下半點的痕跡。
  隨便找的一張琴就恰好是保存有地圖的那張琴?楊晨并不覺的自己有這么好的運氣,所以,他馬上就把第二張琴拿了出來,繼續彈奏。
  幸運的是,這張琴同樣保存著一張地圖。不幸的是,這張地圖和上一張完全不一樣。
  兩張琴,兩張地圖,難道還有真有假不成?或者,還有另一種可能?楊晨現在顧不得判斷真假,先把第三張琴拿出來,同樣施為。
  楊晨心中的猜測不幸成為了事實,第三張琴里面是第三張地圖,和前面的兩張截然不同。
  兩種可能,地圖有真有假,前世楊晨的那個仙界朋友算是鴻運當頭,只得到了一張琴就找到了正確的地點。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所有的地圖都是真的,九張琴里面的九個地圖,分別封印了九個天仙高手。
  如果是這樣的話,不能不說,趙家先祖的手筆真的是足夠大。九個天仙高手被他們隨便的封印,換成一般的宗門,這簡直就是直接可以滅門的一股力量。
  怪不得前世一直就沒有聽說過趙家,能隱忍,大手筆,這兩樣拿出去,一般人要能找得到那才是怪事。
  想要知道真假,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親自到地圖上的地方走一趟,看看是不是真的能夠救出來一個天仙高手,或者是能夠救出來三個也未可知。
  三個地圖標注的三個地方,簡直可以說是南轅北轍,距離至少也有數十萬里,三個不同的方向,真要是每個地方封印一個天仙高手,楊晨都想不明白這是為了什么。
  不管怎么說,地圖到手,楊晨的目的已經算是達到。在動身之前,楊晨還要回純陽宮一趟,至少要給掌教宮主他們打聲招呼,免得一直沒消息,引起他們的誤會。
  三張古琴上都有獨特的神識印記,可以隨時被人探查到行蹤。一般人絕對無法發現這種獨特的神識印記,只會以為這是古琴上的靈力波動而已。但在楊晨面前,尤其是在放大了數萬倍的識海之內,這些神識印記閃亮的如同黑夜中熊熊燃燒的篝火,一目了然。
  解決這一點楊晨很有經驗,當年為了躲避李力亨的神識追蹤,楊晨就是用自己的神識絲包裹那個神識印記。三清訣修行出來的獨特神識絲,經過了大羅金仙的神識淬煉,強悍的不像話,屏蔽幾個神識印記還是綽綽有余的。
  不光屏蔽,就算是直接抹除也不是多困難的事情,不過為了其他的六張古琴和趙家,楊晨還是決定留下這些神識印記,說不定哪天就能把趙家人引誘出來。
  處理好古琴,楊晨直接回轉宗門。這一趟出門就是幾年,宗門想必應該已經有了更多的變化。
  暫時來說,短短的幾年時間對于靈界的勢力來說,尤其是對于純陽宮這種白手起家的勢力來說,并不足以達到質變。不過,宗門的架子已經完全搭起來,連帶的還收了不少靈界的原住民作為宗門的預備弟子。當然,對外號稱是奴仆。
  說實話,臨陽川這里現在還真沒有什么值得其他宗門的人覬覦的東西,就連散修們也懶得過來爭。充其量就是幾個人仙級的靈脈,而純陽宮也只是占據了一處而已。說句不好聽的,就算有人明目張膽的占據了別的地方,純陽宮現在也沒有足夠的人手去搶回來。
  基于這種狀況,純陽宮在自己的地盤上幾乎沒有任何的紛爭。和其他宗門的聯系,也不過就是來過幾個修士,宗門和散修都有,目的不外乎從楊晨這里求延壽丹。
  延壽丹是楊晨的私人物品,宗門也無權處置,所以,這些人來也沒有達到目的。不過,知道楊晨的人都知道楊晨看重宗門,所以對于掌教宮主等一干長輩們都很客氣。都明白不可能從純陽宮直接拿到延壽丹,但至少交好一下,也能從側面給楊晨一點好感。關鍵時刻能救命的東西,還是值得大家付出一下的。
  和掌教宮主他們簡單的打了招呼,楊晨就再次來到了海上,回到了自己的家。高月公孫玲和陶珺琪都在,見到自家相公回來,自然是格外的開心。
  夫妻團聚了幾日,楊晨就帶著三女開始在離恨海上四處的巡視起來。藍影現在是楊晨一家的鄰居,也不甘寂寞的跟著在海里四處游蕩。
  巡視離恨海的目的,一來是為了讓公孫玲的山河地理圖越發的完善,另一個目的就是探尋離恨海的靈脈。聚福樓王東主留下的那顆神秘種子,催發需要大量的靈力,楊晨必須要找一個持續的靈力供應,才能夠安心的讓阿朱和阿碧全力催發。
  其實這段時間內,公孫玲一直在離恨海上的龍宮里呆著,海圖會自動的填補一些已經暴露出來的靈脈,就公孫玲已經知道的,依舊有不下四個天仙級的靈脈,只不過是距離海岸比較遠,而且藍影也去遠遠的看過,有超強的海獸在那邊霸著而已。
  楊晨想要調用靈力,直接用公孫玲的海圖就行。不過,楊晨還是覺得應該穩妥起見,一旦天仙級的靈脈也被抽取靈力太狠的話,估計會引起那些超強海獸的注意,有什么動靜可不是現在的純陽宮能夠承受的。最好是多找幾個均攤一下,也不至于會出現太大的波動。
  按照記憶中的方位,楊晨帶著一家人和藍影坐在飛梭當中高速的在離恨海轉了幾個來回,即便是經過那些超強海獸的巢穴時也不例外。還好,速度足夠快,而且沒有多停留,那些海獸見只是路過,并沒有鍥而不舍的追殺。
  公孫玲的海圖上,這一趟就多了足足有數百個靈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