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811 再次出讓利益(上)

原本融合成一塊的東海和南海海圖上,現在星星點點的全部都布滿了或亮或暗的亮點,每一個亮點都表明這是一個或大或小的靈脈。
  楊晨的凈瓶藥園被楊晨簡單的重新煉制了一下,將重量控制在某一個范圍之內,隨后就被安置在公孫玲的海圖之上。
  上百個靈脈的靈力按照靈脈的等級成比例的吸取靈力,這么多的靈脈,足夠支撐聚福樓王東主的那顆神秘種子發芽了。
  也就是公孫玲煉化了海圖,才會有這樣的可能,否則的話,任何一個宗門都不可能同時拿出上百個靈脈來供一顆種子發芽。就算玄天門綜合實力第一,也不見得能夠拿得出來。
  阿朱和阿碧負責細心照料那顆神秘種子,除了看護好藥園當中的其他藥材之外,同時她們還有另一個重要的工作。一旦發現那顆神秘種子有什么不對,馬上毀掉,就算是已經發芽生長也在所不惜。阿朱和阿碧是藥園的器靈,只要在藥園中生長的東西,就逃不脫兩女的掌控。
  “阿月,阿玲,珺琪,來靈界這么長時間,你們感覺在靈界修行和在凡間有什么區別嗎?”等一切安定下來,楊晨才在龍宮當中很認真的詢問其自己的三位妻妾。
  “好像光是靠著凡間那種將功法修行到極致單單的提升靈力已經不足以讓境界再提升。”陶珺琪飛升的時間最長,對此感悟最多。幾百年的時間,她也不過提升了幾個小境界,和凡間那種天才一般的修行速度遠不能相比:“而且一定要換靈界的法訣,否則凡間的法訣根本無法支撐靈界百倍靈壓的吸收。”
  陶珺琪是太天門出身,到了靈界就有玄天門接引,馬上就能接觸到靈界的功法,所以這方面上并沒有虧欠。不過高月公孫玲和純陽宮的其他人就沒有這個方便,他們會的還是凡間的那些功法,單從效率上就低了許多。
  楊晨和高月公孫玲修行的是本源功法,同樣也面對這樣的問題。楊晨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找到本源功法的進階版本。這是楊晨的一個失誤,凡間修行本源功法有巨大的優勢,但是到了靈界,盡管依舊還能維持日常的修行,但沒有一個進階的版本的話,日后的修行會被越落越遠。
  “凡間的那些心境感悟在靈界也完全不同。”高月慢慢的說道,她暫時還沒有感覺到功法上的問題,卻已經能感受到一些心境上提升的不同。旁邊的公孫玲沒有說話,卻也是默默的點頭,完全同意高月的話。
  “到了靈界,如果是正常飛升的,基本上心境修為已經足夠。”楊晨對高月和公孫玲有這樣的感悟很是滿意,微微點頭道:“靈界的提升,除了靈力之外,其實最大的障礙是對于靈界力量規則的掌握。”
  這話不單是對高月和公孫玲說的,也是對陶珺琪說的。陶珺琪因為沒有功法上的欠缺,基本上算是一帆風順,反倒是沒有高月公孫玲感受的這么深。有時候事情就是這樣,不一定事事順利就是完美,稍微的有點挫折,卻能了解更多的東西。
  一句話讓三女都陷入了沉思之中,誰也不說話,都在思索楊晨說的話的內容。
  楊晨的話語中其實提到了一個基本要求,那就是心境的要求。正常飛升的高手,已經經歷過足夠的磨礪,所以已經不需要在這上面更多的磨難。只有那些單純的靠著強悍的力量撐過天劫,心境沒有達到大成的人們,才會有這樣的欠缺。這一點上,當年直接飛升的木明遠有麻煩,楊曦楊瀾同樣也有麻煩。
  說到木明遠,這一次楊晨回到純陽宮的時候,也看到了木明遠的身影。他比純陽宮所有人都早飛升,飛升之后光是在接引市鎮那邊療傷就花費了整整數百年。
  比掌教宮主他們先一步離開接引市鎮之后,木明遠知道自己的修為差,也不氣餒,直接找了個普通的原住民角落隱姓埋名,化出原形,有事沒事的觀察那些原住民的生活,倒也讓他補足了不少在凡間的欠缺。聽說純陽宮已經在靈界立足,木明遠就果斷的趕到了純陽宮這邊,現在已經是純陽宮異人堂的弟子。
  這些年下來,木明遠的感悟不少,已經足以讓他彌補上心境修為上的不足,成為了一個真正的人仙高手。暫時來說,他飛升最早,但修為卻是最低,最多也就是人仙二品的樣子。不過日后他只要勤加修行,以他的資質,飛升仙界也并不是不可能。
  木明遠的事情暫時眾人可以不用考慮,但楊晨說的這個問題卻是大家不能不仔細考慮的。對于力量規則的掌握,已經不是什么簡單的人心的掌控,和在凡間已經完全不是一個境界。
  所謂的心境,在人間已經歷練的差不多,沒有開竅的,也不可能再有什么機會開竅,除非有高手愿意隱姓埋名到原住民當中生活。不是木明遠這種沒辦法的,堂堂度劫人仙地仙甚至天仙高手,哪一個愿意如此?
  楊晨說的,也算是短時間內對于純陽宮沒有更高級功法無法大幅度提升修為的一個解決方法。當然,并不是權宜之計,對于規則的理解,任何時候都是極有用處的,就算是成了地仙天仙也是一樣。
  回來一趟,除了安頓好宗門之外,這也是楊晨的一個目的。從古琴中得到的線索,至少要耗費楊晨數十年的時間,楊晨怎么也要給自己人指明修行的方向。
  最后,楊晨將自己的打算告訴了眾女。聽到楊晨要去解決自己的神識問題,眾女倒是沒有一個不同意的。只是又要分開數十年,眾女有些稍微不舍而已,卻是誰也沒有阻攔,更沒有人非要跟著去。她們知道楊晨的心思,他并不想讓她們跟在身邊擔驚受怕。
  告別了眾女,楊晨再次踏上了外出的路途。這一次,楊晨打算把三個地圖上顯示的地點全部都走一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