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812 玄天門的后患(上)

即便以楊晨的見識,也不知道這飛蟲到底是什么東西。想想都覺得有些恐怖,如果自己不管不顧的撲上去,絕對屬于主動送肉入虎口。
  幸虧冥冥中的那種直覺救了楊晨的性命,既然已經發現了危險,那就比危險還是未知的狀況要好很多,只要想辦法應付就行。
  要到達葫蘆山谷的底部,楊晨是一定要穿過這些蟲子的包圍,現在還不知道這些蟲子為什么只包圍著楊晨還不一擁而上,不過,這些蟲子至少還有一個弱點可以利用,那就是不怎么結實,普通的飛劍一劍就能斬斷。
  當然,對付這樣的蟲群,還有另一種更好用的東西,那就是火。只要是蟲豸,通常來說都怕火,而楊晨,恰好就是玩火的專家當中的專家。
  啪,一個響亮的響指之后,兩條火龍,一黑一白猛地從楊晨的體內沖出,咆哮著向著兩個方向上的蟲群撲去。在上次燒死了齊門宗的那個火修之后,楊晨的陰陽焚天火再次在靈界現出了身形。
  和那個時候咆哮的陰陽火龍不同,這一次現形的兩條火龍身材纖細的像是兩根筷子,長度也不過只有丈許,完全就是兩條微縮版的火龍。
  楊晨還是覺得有些不對勁,即便是動用了自己的陰陽焚天火,也還是無法解除心中的那股忌憚。這是本命火種,楊晨很容易分出這么一絲來,沖進了蟲群當中。
  轟,兩條細細的火龍仿佛是直接沖進了火油之中,瞬間引燃了一大片的飛蟲,火焰在飛蟲群當中飛速的蔓延起來,轉眼間,大半個山谷就變成了一片燃燒的火海。
  看著眼前這一幕,楊晨卻是長出一口氣,好像是避過了什么危險一般,懸停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劇烈的火焰熊熊的燃燒了好一會,才慢慢的熄滅,但讓人驚恐的是,那些被火焰包圍的飛蟲們,并沒有消失。以楊晨的眼力,當然能夠看出,那些飛蟲身上的火焰慢慢的熄滅,飛蟲卻是完好無損。
  不光如此,原先的飛蟲只是灰蒙蒙的毫不起眼,但在這一次的火焰灼燒之下,那些飛蟲的身軀卻顯現出一種鮮艷的紅色。周圍的灰色圓圈,立刻就變成鮮紅色的圓圈,而那些嗡嗡嗡的聲音卻依舊。
  連陰陽焚天火都不怕的飛蟲,怪不得楊晨自己內心之中會有忌憚的感覺,甚至于他一開始就沒有敢完全的釋放出自己的本命火種。那些飛蟲根本就不怕灼燒,甚至在灼燒過程中還在吞噬陰陽焚天火的火焰補充自身。看起來像是火焰在它們身上熄滅,其實完全是被它們吞到了腹中。
  怪不得這地方什么人都沒有,連個其他的活物都看不到,有這群看起來連神識都能吞噬的飛蟲,還能有什么活物活在這里才叫怪了。。
  現在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地方一定不是自己那個仙界朋友找到的那一個,那個朋友當時可沒有遭遇這么恐怖的東西。不過,如果從另一個角度來思考的話,這里出現這么恐怖的飛蟲倒也不能算是壞事。
  誰都明白,用來守護或者保衛的力量越是強大,就代表著被守護被保衛的東西越是珍貴。而眼前這些奇怪又令人毛骨悚然的飛蟲,顯然也意味著楊晨要解開封印的,或許是一個比一個天仙高手更讓人心動的高手或者是其他。
  想是這么想,但楊晨也不敢肯定到底是什么東西。尤其現在最重要的,還是通過這些飛蟲的包圍,否則就是想法再多也只能是想法。
  不怕火,不怕普通的飛劍,還能吞噬神識,這幾個因素下來,讓楊晨也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幸運的是,看起來這些飛蟲只要楊晨不進入山谷就不會主動的進攻,而楊晨現在的高度,應該還在那些飛蟲的警戒范圍之外。
  現在楊晨已經在猶豫,自己是不是一定要進入這個山谷了。很明顯這里不是自己那個朋友找到那位天仙高手護衛的地方,楊晨也不能確定這里到底封印的是不是一個高手還是藏了什么法寶。如果是高手的話,楊晨也不能確定那個高手就一定會知恩圖報,所以,這個時候楊晨扭頭返回應該是最穩妥的選擇。只是,這時候讓楊晨放棄,實在是有些不甘心。
  懸停在原地,楊晨開始自己的內心掙扎。前世的自己,一直在逃命,茍延殘喘,從來沒有想過抗爭什么,后來被玄天門的人生擒,更是沒有了反抗的意志和能力,當時只想要卑微的活下去,尋找機會。而現在,自己已經重新來過,還要像前世那般趨吉避兇嗎?
  在凡間的時候,正如李承所說,真沒有幾個人值得楊晨親自動手斬殺,但現在已經到了靈界,斬仙刀也可以真正的大開殺戒了。面對眼前的這些看起來兇殘的小飛蟲,自己是不是有必要暫避鋒芒?
  這不僅是楊晨對于自己內心的拷問,也是對于自己日后面對玄天門生死大敵時的心態拷問。今天因為害怕一些小飛蟲而退避三舍,明天會不會面對玄天門高手的時候同樣退讓?
  良久之后,思索中的楊晨再次長出一口氣,終于做出了決定。眼前就算是有千難萬險刀山火海,楊晨也要闖上一闖。不就是一些難纏的小飛蟲嗎?難道還真沒有什么辦法了?
  能吞噬神識?那么神識如果被屏蔽之后會怎樣?不怕火,那換成有劇毒腐蝕性的水又會怎樣?楊晨明白,這世上沒有真正毫無弱點的生物,也沒有真正能夠吞噬萬物的生物,這些小飛蟲也不會例外,它們一定有它們害怕的畏懼的東西。
  篷,楊晨的身邊忽的爆發出一蓬黑色的煙霧,煙霧形成了一個數丈方圓的圓球,將楊晨的身影完全的包裹。
  黑色的霧球開始緩緩的下降,并且慢慢的向著山谷谷底的方向飛去。當飛過了某一個方位之后,所有的飛蟲好像受到了什么召喚一般,瘋狂的沖著霧球飛了過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