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817 打入玄天門內部(上)

仙界的玄天門高層都在納悶,現任的玉皇大帝也著急了。那個大羅金仙意識下凡已經有十多年,以那具仙軀加上大羅金仙意識的本事,下凡之后一年兩年內就應該送一位高手飛升報信的。
  就算是加上靈界飛升第一課的時間,現在也應該有信傳上來了。可是,哪怕玄天門甚至派了太上金仙級高手偷偷的進入到接引市鎮那些受傷的家伙當中找了一遍,也沒有得到任何口信。
  找人的高手不信邪,甚至還專門的找了四五個就在這一兩年內飛升的后輩仔細的詢問了一番,從他們的口中得知,凡間近期就從來沒有出現過一個修為高的駭人的高手,一切都是十分正常。
  就算再怎么為難,不能馬上辦事,但也不可能連點音訊都沒有吧?可那個下凡的大羅金仙,好像就這么憑空消失了一般。無影無蹤,沒有任何人見過,沒有任何人聽說過,消失的無聲無息,無影無蹤。
  這怎么可能?那可是耗費了仙界玄天門偌大的代價才送下界的一個大羅金仙的意識,怎么可能出問題?所有的過程都十分正常,以前甚至還用更大的代價送過仙軀下界,這一次只是送一個大羅金仙的意識,怎么就會出問題?
  傳送過程回憶了多少遍,參與的人都說沒有問題,那么問題肯定是出在凡間了。可是,凡間能有什么樣的危難,能讓一位大羅金仙消失?哪個宗門有這樣的高手?就算有高手,可是誰能準確的知道仙軀的所在?
  遲遲等不來消息,加上那位太上金仙高手的驗證,其實已經說明了很多的問題。最后靈界的玄天門高層也不得不得出一個他們極不愿意得到的結論,那就是仙界的這次布置已經徹底的失敗。
  這可是**煩,這次布置的失敗就意味著玄天門想在凡間重建太天門的規劃徹底的泡湯,再也不可能。仙界的勢力就算是再大,玄天門也不可能再花費那種代價再次送一個高手意識下凡。
  不是說付不起意識下凡的代價,是無法再送仙軀下界。這次出了問題,既然意識下凡看起來正常,那么出問題的很可能就是仙軀。
  以前的那具仙軀,是當年玄天門的先祖在太上老君的幫助之下才送下去的,現在太上老君已經被送進了他親手煉制的斬仙臺。就算玄天門愿意付出高昂的代價,可哪里還有旁人有這種手段,能送另一具仙軀下界?
  整個布置的失敗也昭示著另一個可怕的結果,那就是玄天門再也無法從凡間得到源源不斷的弟子的支持,從今往后,烜赫一時的玄天門將會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等到所有的弟子飛升之后,靈界就將沒有玄天門的存在。
  雖然說用另一種玄天門自己掌握的方法可以從靈界的原住民當中得到合適的弟子,但是那種方法對于那些玄天門的高手來說,并不是一件好事情。每造就一個原住民弟子,就意味著一個天仙高手至少要浪費兩千年的時光,這樣的代價,玄天門的高手也未必能夠承受。
  不說別的,光是壽元上就不見得能夠支撐起來。一個天仙高手,壽元能有幾何?耗費掉兩千年,就算日后能夠飛升仙界,可還能達到修為的巔峰嗎?
  原以為萬無一失的安排,偏偏出了意外,一時間,連玄天門的門主都有些慌神。這些年來玄天門高層一直在等著這個消息來提振士氣,可等到的偏偏是泄氣。
  無論如何,玄天門不能坐以待斃,就算是注定要滅門,在滅門之前,玄天門也得把其他宗門拉下水。
  為今之計,靈界的玄天門只能暫時的接收凡間的以前一直看不上眼的被太天門控制的宗門弟子。可惜,在太天門滅門之時,那些和太天門關系緊密的宗門也沒有逃脫,大部分都被掃蕩一空。僅剩下的幾個,也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宗門,平日里沒機會靠太近的邊緣門派。
  不管怎么說,蚊子也是肉,這些宗門雖小,總還是能提供那么幾個正常飛升的弟子。就看日后有什么機會能夠提點一下,讓他們在凡間的勢力強盛起來。當然,這種未來可能的提點,很可能意味著仙界玄天門更加可怕的代價。
  陶珺琪帶回來的消息,如果放在以前的話,玄天門的高層會很開心。得到一塊富饒的新地盤,誰都會開心。可是現在,高層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激動,反而是在讓陶珺琪退下之后,有了些不同的聲音。
  “我玄天門這些年來忍氣吞聲,不和那些宗門爭一時短長,可是有些家伙似乎把我們的隱忍當成了好欺負。”一位高層冷著臉惡狠狠的說道:“別的不說,連剛剛飛升才幾年的后生晚輩,也敢騎在我玄天門頭上拉屎了。”
  之前陶珺琪才剛離開,這邊就有了這樣的話語,不用仔細問都知道,肯定是沖著陶珺琪的夫君楊晨而來的。剛剛飛升,馬上就斬殺了玄天門的天才弟子逸仙公子,而后負責追蹤陶珺琪的那個弟子又無端失蹤,想來這筆賬也得算到楊晨的頭上。
  陶珺琪是自家弟子,而且還是在凡間的時候奉命去緩和和楊晨的關系,這種犧牲自己成全宗門的弟子,放在哪里都不應該得到指責。所以玄天門高層并沒有因為楊晨而對陶珺琪有什么看法,可是這并不意味著就放過了楊晨。
  以前是韜光養晦,在凡間的事情沒有解決之前暫避鋒芒,可現在明知道凡間的安排已經流產,再忍下去,旁人真的會以為玄天門已經成了軟柿子,可以任人揉捏了。
  “地盤我們要,坊市我們也給他們建,可是楊晨這個家伙,必須得死!”剛剛開口的高層好像和楊晨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說話聲音中都帶著一股殺氣:“延壽丹我們要,丹方我們也一樣要。要是他識趣,就賞他個全尸,要是不識趣,就讓他尸骨無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