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819 懷疑的方向(下)

這邊話音剛落,一道璀璨的劍光倏地閃過,剛剛才說完兩個字的帶頭大哥,項上人頭就直接飛起老高,頸子上的鮮血嗤嗤的噴出,如同一個站著的血噴泉。
  楊晨身后的家伙,還根本沒來得及看到發生什么事情,就覺得頂瓜皮一緊,整個人被人提著發髻拎了起來,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只是這么一下,這家伙就全身骨骼碎了一大部分,再也爬不起來。
  摔在地上的家伙還沒反應過來,劇痛已經降臨,甚至不等他暈厥過去。緊跟著就聽到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然后身邊咚咚咚咚就掉下來四個西瓜大小的東西。
  等他緩過神來,馬上看到了四顆所謂的西瓜。哪里是什么西瓜,分明就是他自己四個同伴的腦袋,臉上最開始說話的那個帶頭大哥,六個人里面,除了他自己,其他五個人全部都是身首分離。
  這一下,直接將倒地的家伙命嚇掉了大半條,還想掙扎著起身逃跑,身子卻已經不聽自己使喚,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不遠處的楊晨笑嘻嘻的走過來,蹲下身面對著自己。
  “你要的食仙蟲后。”楊晨的手上,忽的多了一只顏色鮮艷的食仙蟲,伸到了躺在地上的家伙眼前。那只食仙蟲,擺出一副振翅高飛的模樣,卻一直停在楊晨的指尖,碩大的兩只復眼仿佛在盯著眼前的這家伙哪里可口一般,給人無窮的壓力。
  天曉得這般情形之下,一只如此鮮艷奪目的食仙蟲會給人帶來怎樣的恐懼。反正躺在地上的這家伙只發出了一聲驚恐的叫聲,然后就直接陷入了昏迷。可隨后又馬上被萬蟲噬體的痛苦弄醒,只是卻再也叫不出聲來,只能徒勞的掙扎幾下,然后看著自己全身被無數的食仙蟲包圍。
  “你哪里弄的新寵物?”李承的身影終于出現在楊晨的眼前,看著地上那家伙的慘狀,臉上卻沒有絲毫的變化,只是很是有些奇怪的看著食仙蟲,淡淡的問道。
  “很偶然的機會,從葫蘆谷底弄出來的。”對李承,楊晨也沒有什么可隱瞞的,飛快的回答道:“大哥,這可不是我的寵物,是我現在的保鏢。”
  “保鏢?”李承倒是沒有意識到這點,單純的以為食仙蟲是楊晨的妖寵而已,聽到楊晨的話,這才仔細的打量起那些食仙蟲來,好一會之后,才長出一口氣,轉向楊晨道:“這種逆天好運你也能碰上?本體什么水準?玄仙?”
  “至少這個水準吧!”楊晨點了點頭,對李承的眼力佩服不已。只看幾個小小的分體就能看出這么多,估計除了李承,也沒幾個人能辦到。
  “身上有陰陽焚天火的味道,好家伙,根本不怕火。”李承眼睛盯著那些食仙蟲,琢磨一會之后,又得出了一些結論。。
  對此,楊晨只有豎起大拇指,什么話都說不出來。除了經過,李承幾乎都已經看出來了,還用他多說什么嗎?
  終于李承的目光從食仙蟲身上轉到了楊晨這邊,盯著楊晨看了好一會之后,忽的臉色一變,皺起了眉頭:“你的神識怎么回事?”
  “多虧大哥給的火種,煉化了一個大羅金仙的意識。”李承給的火種,想來他肯定知道火種的厲害,在這上面,楊晨同樣沒有隱瞞,直接說了出來。既然李承能一眼看出他神識的問題,說不定還能從根本上解決他神識的問題。
  “大羅金仙?怎么回事?”李承馬上來了興趣,靈界出現一個大羅金仙,那可是大事,無論如何也要問問清楚的。
  “說來話長。”楊晨伸手沖李承大哥做了個請的手勢,然后召出了飛梭,幻化成一個房間,里面桌椅齊全,各種酒壇楊晨拿出來數十個,和李承分別坐定,就著十幾根萬年人參靈芝朱果什么的,邊喝酒邊把經過講了出來。
  從凡間發現了一具仙軀開始,到自己修行的神識法訣留下一個神識種子,到后來被大羅金仙找上門強行攻擊然后煉化的過程,除了三清訣的名號沒有說之外,其他的交代的清清楚楚。
  聽著楊晨講述的這一通如同傳奇一般的經歷,就連李承也不由得驚訝。誰能想得到,一個大羅金仙的意識竟然能夠完整的降臨到凡間,而且還能追著楊晨和神識種子的聯系一直追到靈界?要不是白色火種給的及時,楊晨說不定已經被煉化了。
  “還能有什么好說的?這種大補的機會,旁人求都求不來,你還擔憂個什么?”聽楊晨問起解決神識問題的辦法,李承沒好氣的翻著白眼道:“現在不是還沒撐爆嗎?到了危險的時候就先提升神識修為,怕什么,總有辦法的。”
  “不過,你說的古琴,是不是這樣的?”楊晨說過自己解決神識的方法,就是解開蟲老的封印。而封印蟲老的地方,是楊晨從趙家得到的古琴里面找到的。恰好李承深山也有這么一張古琴,這時候拿了出來,讓楊晨確認。
  “沒錯,就是這個。”楊晨看著那熟悉的樣式,頓時有些驚喜萬分。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自己還打算以后費一番辛苦去找,想不到古琴就自己送上門來。
  “聽你說,這古琴應該是一套的,這里有兩根琴弦有點意思,你那邊呢?”李承見楊晨肯定,沒有多說什么,直接把古琴遞了過去,順口問道。
  楊晨自己都能找到龍須煉制的琴弦和龍骨的弦柱,李承要是看不出來才怪,對此楊晨一點驚訝都沒有,一邊接過古琴,一邊隨手把這張古琴上那根龍須琴弦也拆了下來。
  “我這里已經有兩根龍須琴弦和一根龍骨弦柱,黒武蛟的那些東西先留著,到時候看能不能換到別的琴。”把這根龍須琴弦也收好之后,楊晨才笑著回答道:“大哥你也弄到了這琴,莫非也遇上了趙家人?”
  “我找了他們很久了。”李承點了點頭說道:“他們這個家族,藏的很深,圖謀很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