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822 把趙家也牽扯進來(下)

“見過師祖!”李長老的身影落在楊晨的面前,楊晨想都不想的馬上躬身行禮。
  既然要打入玄天門內部,就要放得下架子。楊晨前世能隱忍萬年,今生為了滅掉玄天門,只是稱呼一個師祖外加行禮,不在話下。就當是尊老讓賢了,完全沒有心理壓力。
  “苦了你了!”李長老看著禮數周全的楊晨,忽的長嘆一聲,說了這么一句。
  一路上李長老也想了很多,對于楊晨一來到靈界就高調的殺了逸仙公子外加滅掉齊門宗滿門也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楊晨此舉,絕對是為了更深的隱藏自己的身份,這個時候,在凡間太天門已經滅門的前提下,十分有利。
  但如此高調的對付玄天門弟子帶來的后果,就是被玄天門上下當成是敵人。除去李長老這一波,之前至少已經有三批人出動要斬殺楊晨,就連高層在不久之前,也還是一樣做出了要殺楊晨的決議。
  在這樣的壓力之下,楊晨一個小小的人仙晚輩,需要付出怎樣的辛苦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至少在李長老眼中,為了應付玄天門加上其他不懷好意的攻擊,楊晨肯定是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代價,才有機會活著站在自己面前。
  “弟子不辛苦,倒是不得已之下,殺了幾位同門,弟子心中始終不安。”楊晨表演的惟妙惟肖,連臉上的表情都十分的配合,讓人看不出一點的破綻。
  李長老此刻的心思已經不在這些上面,他迫切的想要知道楊晨是如何成為太天門的隱秘弟子的。從凡間飛升的那些弟子口中根本就沒有一點口風,要不是有隱秘的聯絡暗號,他都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無妨,形勢不對,保命為上!”李長老溫言勸解道:“他們遇上你,也是命數,不必放在心上。”
  “多謝師祖!”楊晨再次感謝,同時也恭恭敬敬的問道:“恕弟子無禮,弟子還不知道師祖身份……”
  “老夫姓李,忝為玄天門傳功長老!”李長老倒是不覺的楊晨這問題有什么失禮的地方,要是楊晨能一口叫破他的身份,那才是有問題。頓了頓之后,李長老才接著說道:“說說吧,凡間的情形,你是如何成了宗門弟子的?”
  “弟子承蒙李師不棄,秘密收為弟子,一直暗中經營純陽宮。”楊晨在李長老的示意之下,恭恭敬敬的坐到了李長老對面的樹樁子上,用一貫恭敬的口吻回答道:“李師也在暗中支持了許多,純陽宮才有今日的風光。”
  楊晨在純陽宮中的地位,只要人們稍微一打聽就能清楚,完全可以說,楊晨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甚至于如果楊晨愿意的話,純陽宮的掌教宮主會毫不猶豫的把宮主的位子讓給楊晨。用純陽宮真正的主宰來形容楊晨,一點都不為過。
  凡間太天門從來沒有停止過暗中控制一些小宗門,這一點,身為玄天門高層的李長老比任何人都清楚。不用問,楊晨一定是太天門布下的暗子,用來控制純陽宮的。不過這個暗子卻是十分的出色,硬生生的將一個二流宗門都不算的純陽宮發展成了現在這個規模。
  純陽宮的發展,幾乎就是一個奇跡,這一點就算是在靈界的李長老也是有所耳聞的。楊晨和他說這些的時候,李長老忽的心中一動,現在凡間太天門已經再沒有什么力量,但是,新晉崛起的純陽宮,卻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假以時日,以凡間純陽宮的發展勢頭,未必就不會超過當年的太天門。
  現在玄天門最大的問題是什么?還不就是凡間沒有了根基?可是就在這個節骨眼上,楊晨帶著純陽宮平空跳進了李長老的眼中,這不是天意這是什么?
  “你說的李師是哪一位?”截下楊晨繼續要說的話,李長老很是隨意的問了一句。
  “李師就是太天門的門主。”楊晨頓時停下了后面的話語,飛快的回答道。
  “這么說起來,你稱呼我一聲師祖還真沒有錯。”李長老呵呵的笑了起來:“你口中的李師李門主是我家族的一個后輩,就算是他也要稱我一聲老祖,你是他的弟子,就是叫我一聲老祖也應當。”
  “老祖!”楊晨倒是從善如流,二話不說,一句老祖脫口而出。
  李長老哈哈大笑著應了一聲,心中的得意簡直無法形容。他最先發現了楊晨這個隱秘弟子,而且楊晨居然還和他有這一層關系,有楊晨和純陽宮做基礎,日后他在玄天門的地位只有上升不會下降,這一趟親自出來還真是來對了。
  “凡間純陽宮現在實力如何?”既然有楊晨這個弟子,李長老理所當然的要關心一下自己能夠借助的力量,馬上問起凡間純陽宮的情形。
  “現在純陽宮和純陽別院總共有弟子不下四十萬,大乘期弟子應該有數百名,元嬰弟子上萬。”楊晨也沒有隱瞞,這些東西只要有心,在凡間隨便找一個飛升的人就能了解個差不多,最多就是具體數字上略有差別而已。李長老要問,楊晨也馬上飛快的回答道:“純陽宮在靈界毫無根基,弟子在沒有聯系上宗門之前,不敢冒險,所以讓所有可以飛升的弟子都多等百年,等弟子安頓好一切之后就會飛升。”
  這也算是解釋了為什么現在純陽宮只有這么幾個人的原因,對此,李長老不但不生氣,反而很開心。換成以前不知道楊晨身份的時候,純陽宮這么做絕對是居心叵測,但現在就是楊晨高瞻遠矚,想得長遠,安排的出色。人的想法,有時候就是這么立場鮮明。
  “既如此,你且跟著我到一個地方。”李長老通過那段聯絡暗語,加上現在楊晨對他的恭敬和解釋,已經確認楊晨就是犯賤太天門布置的暗子,當下再沒有懷疑,馬上帶著楊晨出發:“宗門的高層,也要見一見,順便給大家好好說說太天門滅門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