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823 楊曦的絕望日(下)

原先是高價賣出去封魔陣,被楊晨這么一說,就成了太天門李門主借機支援楊晨的動作,這種轉折馬上讓人感覺不同。一個是被迫接受高價,另一個是借機支持自己的隱秘弟子,主動和被動馬上掉了個,舒服很多。
  “這么說,你之前一直高價賣給宗門丹藥也是如此?”有了第一個馬上就有第二個發問,甚至不用楊晨主動的把話題引到這上面來,第二個發問的長老就已經自動的預作了假設。
  “的確如此。”楊晨當然馬上承認,開玩笑,要是告訴他們實話,當時就是在坑太天門,那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嗎?
  眼前的幾個核心高層修為都不是很強的,最高的只有天仙二品,最低的甚至只是地仙巔峰,如果楊晨愿意的話,可以動用一些秘法在短時間內將這幾個玄天門高層斬殺。只是,那樣的話,外面一直對楊晨虎視眈眈的幾個太上高手就會出手將楊晨斬殺。楊晨還沒有狂妄到現在人仙境界的時候就能對抗幾個玄仙高手的地步。
  明明是太天門當時迫于無奈被楊晨敲竹杠,現在就變成了是宗門在支持楊晨,這個轉折,哪怕是最挑剔的人,將楊晨這個隱秘弟子的身份一代入的話,也不能不承認相當的合理。
  “你的煉丹手法是從哪里學的?”這次換成了又一個長老發問,連番的問題又快又急,根本不給楊晨思考的時間。話題也從一開始偏到了不知道哪里。
  “弟子在煉丹一途上稍有些天分,有幸蒙李師栽培,送了幾份靈界前輩的煉丹心得。”楊晨手上多了幾片玉簡,正是當年太天門換取丹藥的時候,楊晨換到的那些靈界煉丹前輩的心得記錄,這時候拿出來,簡直就是最合適的證據。
  不是忠心的弟子,怎么會傳下這等宗門秘籍?那個發問的長老伸手接過幾片玉簡,探查了幾下之后,就證實了其中的內容。有兩片還是他的熟人的心得,絕不會有假。
  就靠著這幾個煉丹高手的心得記錄,楊晨居然就能在凡間晉升為五品煉丹師,不能不說,楊晨在煉丹一途上是真的有天分。這么一個天才煉丹師,以前玄天門高層是恨的牙癢癢的恨不能直接干掉的,現在就突然成了自家弟子,那種感覺就好像斬向自己的飛劍突然變成了香噴噴的餡餅一般,讓人感覺不是一般的好。
  到此,基本上眾人對于楊晨是太天門李門主秘密收取的弟子這一事大家已經確定無疑。不說別的,跨界煉神**絕對是機密之中的機密,光是李力亨能從靈界前輩那里得到乾坤無極鎮元大陣的陣法除了核心高層之外,就沒有其他人知道,連楊曦楊瀾這種身邊人和狗腿子都不知道,楊晨居然清楚,顯然不是被李門主一般的看重。
  “繼續說說你知道的隱情。”既然大家對楊晨的身份基本上已經不存疑,那么之前的問題還是繼續。
  “封魔陣突然破開,不是外力,而是內部主動解開的。”說完自己的判斷,楊晨接著把當時的情形描述了一遍,雖然都是從外人口中聽說的,和玄天門了解到的情形也一致,但卻有了更多的疑點。
  各宗門那個時候并沒有開始攻擊,封魔陣也還沒有達到極限,這一點沒有人比發現了封魔陣并且第一個布置了陣法的楊晨更有權威,那么結論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封魔陣是從內部解開的。
  封魔陣的陣盤一向有兩個,全部都是宗門最可靠的人把持,怎么可能在關鍵時刻犯下這種錯誤呢?
  很多其他宗門的人猜測是某個宗門的高級臥底干的事情。可就算是其他宗門的臥底,又怎么可能瞞過太天門的所有高層,做到這種地位呢?
  真的到了太天門掌控封魔陣陣盤的地位,說明已經進入了太天門的核心,也一定清楚仙界玄天門的門主已經坐上了玉皇大帝的位子。太天門前途無量,何必在乎其他宗門的身份,為了其他宗門的利益犧牲自己呢?要知道,當時的情形之下,除了楊瀾楊曦,根本沒有別人飛升,破開封魔陣,就只有一死。
  “封魔陣除了防御之外,還有另一個重要的作用,就是阻隔天劫。”楊晨一點一點的把自己的判斷說了出來,并且隱約的指向了另一個方向:“打開封魔陣的原因,或許并不是為了讓其他宗門的人進來。”
  楊晨雖然沒有明說打開封魔陣的原因,但既然不是放其他宗門的人進去,那就只剩下一個,引發天劫。什么樣的人才會引發天劫?最后度劫成功的又有誰?嫌疑人的身份已經是昭然若揭。
  “你是怎么知道朱逸仙的身份的?”有長老想起了一開始的懷疑,再次問了出來:“你們從來沒有見過面,不可能一見面你就叫破他的身份。”
  “弟子初來乍到,除了凡間舊識,哪里認識其他人?”楊晨苦笑了一聲回答道:“有人在弟子趕路的時候突然丟過來幾片玉簡,弟子連人都沒有見到是誰。”
  玉簡楊晨已經準備好,完全是純凈的根本沒人能夠探查出來身份的玉簡,上面標識了不少玄天門中弟子的身份和特征,還有簡單的畫像,只要記住這些玉簡上的內容,換成任何人,都能一口叫破朱逸仙的身份。
  這里面不光有身份描述,還有每個人修行的功法特點,尤其還有一點,是每個人的弱點,按照這里面的內容,想要殺人的話,只要針對弱點,以弱勝強絕不是多難的事情。
  “從這些玉簡的玉質來看,這是本門的玉礦所出,應該是本門的人無疑。”雖然從內容和神識鐫刻的痕跡上探查不出是什么人的手筆,但玉簡的材料卻留下了一些端倪。馬上有一位長老就輕易的分辨出了玉質出自哪里。
  很顯然,出自玄天門的材料清楚的表明,那個送給楊晨畫像的人,絕對是出自玄天門內部,而且對門中的不少弟子都十分的熟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