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828 再見芳華夫人(下)

楊曦莫名其妙的暈了過去,等他醒來的時候才發現,已經來到了一個十分陌生的地方。而讓楊曦有些害怕的是,他竟然不知道自己是怎樣暈過去的。
  一位太上玄仙長老,出手對付一個剛剛人仙四品的后輩,自然不可能讓他知道動手的過程。
  這一次出現在楊曦面前的人,現在的楊曦根本都不敢想象。當執法堂的劉修齊堂主開始擺出一副審犯人的架勢審問楊曦的時候,楊曦終于察覺到了不妙。
  劉堂主問的,全部都是之前他和楊瀾編好的內容,而且都是在凡間的事情。只不過,略有不同的是,這一次劉堂主問的十分的詳細,詳細到連當時少門主李力亨為什么會處罰他們兄妹,之前之后發生了什么事情,李力亨什么表情等等,事無巨細。
  如果只是楊曦一個人的話,楊曦當然可以自己編造一套,然后用他自以為不錯的口才蒙混過關。但是,這事情牽涉的還有自己的妹妹楊瀾。可想而知的是,楊瀾也一定會在另一個地方被詳細的追問一個個細節。
  他們兄妹兩人雖然對過口風串過供,可是這么詳細的細節,又怎么可能說的一致?只要執法堂這邊追查的再詳細一些,楊曦害怕自己偷偷藏著的那兩個散修女鼎爐說不定也會被搜出來。
  有時候真的是怕什么來什么,這邊楊曦才剛剛擔心女鼎爐被搜出來,那邊他就看到了兩個已經被他折騰的差不多的兩個女鼎爐。
  “自在魔心經修行的不錯啊!”劉堂主咬著后槽牙發出的聲音讓楊曦聽的魂飛魄散。
  聽著聲音的那一剎那。楊曦就明白,自己完了。人贓并獲。想抵賴都抵賴不了。但這種感覺也只是一瞬間,求生的本能讓楊曦的腦子比平日里轉的快了數百倍,一個有一個的理由在他腦海中出現然后又消失,匆匆的尋找著為數不多的活命機會。
  接下來,自然是一通又一通的大苦頭,楊曦恨不能自己已經身死。不過,這家伙的求生意志著實的讓人驚嘆,一直到這個地步了。他還是死死咬著以前的說法,一個字不改。
  楊曦心中很明白,自己一旦承認的話,絕對是死無葬身之地,咬死不承認,也沒人能夠指證。宗門想來是因為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而已,才會對自己兄妹兩人如此。最終目的不過是想知道更深的內幕而已。只要撐過這一段,日后還能有好日子過。
  可惜,楊曦不知道楊晨的一番話已經徹底的將他的結局早早地注定,任他再怎么咬死自己的說法,玄天門的高層已經不再相信他。楊曦是太天門滅門的元兇之一他們已經認定,現在高層們唯一想知道的。就是楊曦和趙家人是不是真的有牽連。
  “自在魔心經的控制人心的手法其實并不算最高明的。”劉堂主的身邊,走出來一個貌不驚人的壯年人,看起來十分的普通,甚至就好像一個普通的原住民一樣。邁著不快不慢的步伐,輕松的沖著楊曦走過來。一邊走一邊說著:“真正控制的手段,你還差得遠。”
  盡管這人看起來一點都不出眾。可是楊曦卻察覺到一股絕望從心底產生,彌漫到了全身。接下來,楊曦的意識就陷入了一片黑暗當中。
  等到楊曦再次醒來的時候,看到的依然是執法堂的劉堂主,那個貌不驚人的壯年人已經消失不見。劉堂主的面前,擺放著一片不知道記錄了什么的玉簡,而劉堂主此刻正饒有興味的看著楊曦。
  “你醒了?”劉堂主此刻的話語中,卻再沒有了之前的那種咬牙切齒的痛恨,反倒是帶著一種好像關心一般的溫暖。只是,這樣的語氣,更加的讓楊曦感覺到絕望。
  “老夫活了四千年,還是第一次這么佩服一個后生晚輩。”劉堂主的話語平靜的如同在敘說一件和他完全不相干的事情:“小小的年紀,不過金丹期的修為,就能做出這等的壯舉。小子,你是我生平僅見的第一人。”
  越是話語平靜,楊曦就越發的恐懼,甚至連身體都開始發抖。劉堂主說話期間楊曦都不敢開口,他不知道自己會面臨怎樣的結局,現在楊曦已經完全不敢奢望能活下來,只求能夠有一種痛快點的死法。
  “自己修行自在魔心經,然后把罪名都歸到少門主身上,連擄掠女鼎爐都是打著少門主的幌子,自己一點都不承擔責任,高明!”劉堂主拍著巴掌,好像真的在稱贊楊曦手段高明一般。
  “關鍵時刻當機立斷,馬上把少門主廢掉,讓他不能辯解,只能吃下這個啞巴虧。好決斷!”又是一句稱贊,劉堂主的語氣都是稱贊的語氣。
  “明知道乾坤無極鎮元大陣的陣眼有莫大兇險,卻還是帶著自己的妹妹冒險一搏。好膽識!”
  “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會面臨封魔陣阻隔天劫的危機,所以提前幾年就控制住掌管陣盤的長輩,最后時刻突然放開封魔陣引發天劫。好遠見!”
  “飛升之前就把一切都算計到,各種前因后果設想的天衣無縫,來了靈界要不是動用太上長老的手段,還真沒人能拆穿。好算計!”
  劉堂主一連串的好字頭夸獎,說的精彩紛呈。楊曦的心卻已經徹底的沉入了深淵,要不是現在他自己根本無法動彈,也無法調動靈力,早就自爆身體自我了斷了。
  “你一個人就把天下人耍的團團轉,堂堂道門第一大派,數十萬弟子,因你一個人慘遭滅門,只為了帶著你的妹妹飛升。好魄力!”再次夸獎了一句之后,劉堂主才變換了一下語調,好奇的問道:“這般壯舉,老夫都自嘆弗如,只是老夫不明白,你何以會對一個家中佃戶子弟揪住不放,未免有些美中不足啊!”
  “事已至此,但求速死!”楊曦已經沒有了說話的興致,只求速死。
  “你想死?”劉堂主的聲音猛地變得陰測測起來:“老夫還舍不得呢!”(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
  辭職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