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830 芳華夫人的功勞(下)


  先后至少有道門魔門妖族的接近六十名天仙高手做出了承諾,誰敢對付純陽宮,那就是和六十多位天仙高手過不去,還沒人傻到這個份上去主動挑釁。
  況且,楊晨能在凡間就煉制出延壽丹,焉知不能在靈界找到合適的材料,同樣煉制出延壽丹呢?這時候得罪純陽宮得罪楊晨,那是徹底的斷了自己的后路,自掘墳墓。
  至此,純陽宮終于迎來了一個風平浪靜的發展時期。好消息不光只有這一個,一年多的時間,已經足夠靈界的高手將日落巖建造完成,這個被命名為和凡間純陽宮的坊市一樣名字的千秋閣,在各方宗門的商家支持下,大張旗鼓的開業,直接成了方圓百萬里之內最大的坊市。
  五大宗門在西平山都有別院,卻統一的誰家都沒有建造坊市,反正離日落巖都不遠,在這里交易很方便,而且貨物集中,想找什么幾乎都有,很快坊市的生意就蒸蒸日上起來。
  一片歌舞升平之中,楊晨再次一個人悄悄的離開了純陽宮。這次的目的地,連掌教宮主他們楊晨都沒有告訴,只是說要出去歷練一番,可能要花費數年到數十年的時間。
  轉眼又是一年多的時間,很多人都沒有再見過楊晨。此時的楊晨,已經出現在魔門的地盤之內,他的目的地,是魔門的一片試煉之地,萬劫谷。
  嚓,楊晨一刀砍下,一頭兇猛的熊身妖獸腦袋飛起老高,鮮血剛剛從脖腔子里噴涌而出就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巨大的身形轟然倒地。將堅硬的地面砸出一個大坑。
  仿佛是呼應楊晨的殺戮一般,識海之中血河中的某一顆血色的星星無聲的消融,徹底的融入到了血河之中。楊晨已經習慣這種變化,每殺戮一次,就能將鍘刀內殘存的殺意吸收一絲。
  黑青色的斬仙刀。似乎顏色也越來越深,幾近黑色。但刀身猙獰的造型,卻是給人一種內斂的殺意逼人,比起原先的顏色,顯得更加的兇悍。
  這已經是楊晨斬殺的不知道第幾百頭妖獸了。怪不得這里叫萬劫谷,幾乎到處都是兇猛的妖獸,個個實力不低,而且脾氣暴漲,見人就殺,根本容不得留手。
  奇怪的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萬劫谷之中的妖獸始終在人仙水準之上,最差的也有人仙三品,最強的楊晨遇上的已經有地仙一品。這還是在萬劫谷的邊緣地帶,可想而知的是。再繼續深入的話。一定會有更強的妖獸出現。
  這么多的妖獸不太可能是全部飛升上來的,應該大部分都是原生的妖獸,楊晨也不明白這里怎么會有這么多兇獸,或許某個地方也有類似海螺水府那樣的地方能讓妖獸度劫?不然為什么叫萬劫谷?
  前世楊晨在靈界就是被追殺的,哪里有更多的時間去關心研究哪個地方是不是異常。說起來,有很多東西也不好解釋,例如深海之中總是有強悍的海獸存在,或許都是飛升的也說不準,例如藍影這樣的,如果不是現在和高月公孫玲一起。說不定日后就是霸占著某個深海天仙級靈脈的兇獸。
  楊晨此行的目的,是為了第二個被封印的高手。楊晨得到的四張古琴之中,出去葫蘆谷已經解開封印之外,剩下的相對來說比較容易的就是這邊的這個了。其他兩個地方,比起萬劫谷更加的兇險。
  萬劫谷這邊兇猛的妖獸眾多不說,還有數量不少的魔門弟子經常會在這片區域內歷練。還好地域夠大,楊晨趕到這里半個月,還沒有遇上幾個。
  吼,前后也沒走幾十里,楊晨就又聽到了兇獸的吼聲。在這里,楊晨并沒有刻意隱瞞自己的身形,兇獸們能夠輕而易舉的發現自己。這里本來就是歷練之地,一味的隱匿,豈不是辜負了這么多的兇獸?
  或許是殺意吸收的不完全,每每楊晨揮刀之時,都會帶動一股小范圍之內的腥風血雨。那是真正的腥風血雨,雪亮的刀鋒上會閃過一股血色的光芒,隱隱伴隨著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耳中還會傳來一陣若有若無的鬼哭神嚎,讓人聞之喪膽。
  這就是老魔頭殺的生靈太多造成的后果,除非楊晨能夠真正的將所有的殺意吸收,否則每一次揮刀都會有這樣的效果。讓那些老學究們看到的話,絕對會二話不說,上來就除魔衛道。
  還好,影響的范圍不是很大,也就是數丈方圓,還不至于引起天下震動。只是,即便如此,也足以吸引許多覬覦的目光。
  楊晨沿著既定的方向邊殺邊趕往目的地,前方第一次發現了修士的身影。
  血色的光芒一看就是魔道兇物,玄天門屬于道門一脈,沒人會想著使用這種兇物來自毀道基,可對魔門來說,楊晨手上的斬仙刀簡直就是天賜法寶。尤其是握在一個人仙小輩的手中,根本就是送上門的禮物。
  無冤無仇,非親非故,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面,一上來二話不說,飛劍當頭招呼,靈界的殘酷盡顯無疑。出手之前大喊一聲打招呼?那是多業余的舉動?還不夠丟人錢。
  可惜,魔道修士遇上的是楊晨,一時貪心帶來的后果就是眼睜睜的看著原本應該早被自己的氣勢震懾,然后嚇的渾身發抖任人宰割的小家伙突然之間變成了索命的惡魔,血色刀光及體的時候,才聞到那股刺鼻的血腥味。
  這得是殺了多少生靈才會有這般的兇相?眼看著刀光斬入自己的身體,六陽魁首飛起的時候,貪心的魔道修士才追悔莫及。自己只看到了法寶的兇戾,卻忘記了如果主人不夠狠的話,又哪來的兇悍法寶?
  斬殺一兩個魔道修士對楊晨來說幾乎沒有什么影響,既然來了這里,殺兇獸是殺,殺魔修也是殺,沒有什么本質的區別。
  只是,一路上斬殺了數十個魔修的時候,楊晨才意識到不對,這條路上,魔修出現的未免也太多了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