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842 煉丹突破(上)

楊晨的提議完全出乎了藍影的意料,她也不能幫那些同伴們做決定,只能多跑一趟,去問問他們自己的意思。
  這邊藍影離開純陽宮去找她的那批朋友們詢問意見的時候,掌教宮主和師祖他們幾個也在找旁人詢問蘊髓丹的事情。
  之前楊晨給他們的玉簡上有一些記載,但是記載的并不是很詳細,只是簡單的說明了蘊髓丹的藥效。看到只是讓身體的長期閉關的時候不衰敗,眾人都是有點愣神。如果只是這樣的話,楊晨憑什么只用四轉蘊髓丹當做是壓軸的拍賣品?
  眾人都是親口吃過五轉蘊髓丹的,這幾天來他們還沒有完全習慣。不過眾人都已經有些察覺,自己的日常修行似乎容易了許多,根本就不用自己多么的用心控制。
  日落巖雖然是純陽宮的地盤,也是純陽宮的產業,但是現在純陽宮卻還沒有一個真正的店鋪,就連隔一段時間的拍賣會,也是委托了五大宗門共同的操持。這一點上,純陽宮在靈界毫無根基就顯得尤為明顯。
  “宮主你們要拍賣東西?”拍賣場負責接待的伙計簡直是用接待祖宗的架勢把掌教宮主和幾位長老迎進來的,熱情勁簡直不用提。沒辦法,不管是哪個宗門的負責人,都結結實實的告誡過這里的弟子,誰敢對純陽宮的人不敬,那就自己主動去執法堂領罰,絕不容情。不看誰的面子,也得看這里是誰的地盤。
  “幾顆四轉丹藥,你也知道我宗門有個不錯的煉丹弟子。”掌教宮主臉上也沒有多少探尋的意思,云淡風輕的說道:“我們幾個想要出來看看,楊晨就給煉制了幾顆丹藥說是賣了做盤纏,你看著給操辦一下。”
  “絕對沒有問題!”接待的伙計看著桌面上那個玉瓶,直接拍著胸脯保證:“最近就有一次大拍,宮主你們的東西,直接壓軸!”
  開玩笑,純陽宮的地盤上,純陽宮的拍賣會,純陽宮掌教宮主第一次拿出來捧場的東西,哪怕就是垃圾,那也是壓軸拍品。伙計甚至不用請示,就能做出這個決定。
  盡管那個玉瓶看起來實在不怎么樣,但既然是楊晨楊大師煉制的丹藥,同樣也需要給幾分面子。這是幾個宗門在這里的管事全部都吩咐過的,伙計只要照辦,就是大功一件。
  拍賣場有拍賣場的規矩,就算是給面子,東西也得由負責鑒定的掌柜上手掌眼,這是行規,純陽宮掌教宮主來這里也不例外。
  伙計很快就請來了這個時間段的輪值掌柜,同行而來的還有這段時間常駐這里的首席鑒定師。只是,兩人趕過來的時候,臉色并沒有什么特殊,只是禮貌性的帶著點笑容而已。尤其是首席鑒定師,更是不以為然。
  他來的時候已經聽說過,這是純陽宮現在唯一的煉丹師楊晨楊大師的手筆。據他所知,楊晨到現在為止也不過就是一個五品煉丹師而已,首席鑒定師親手拿過的六品七品煉丹師的作品不計其數,一個區區五品煉丹師的作品,怎能讓他提起精神?要不是要給純陽宮面子,他無論如何都不會出馬的。
  這一點,從首席鑒定師輕描淡寫的拿起藥瓶,很隨意的將丹藥倒出來一顆的動作就能看出來。絲毫沒有什么重視的態度,連輕拿輕放這種最基本的動作要領都不遵守。
  “區區四轉丹藥?”鑒定師斜著眼一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四條龍形丹紋。看到之后心中更是不以為然,正如他口中所言,區區四轉丹藥,他這次出來是給自家宗門的面子,而不是給純陽宮面子。
  一看到只是四轉丹藥,旁邊輪值掌柜頓時間有點失望。四轉丹藥已,在靈界實在是不算什么。這一次估計也就真的是給純陽宮上下的面子,大家合作愉快,呆會不管丹藥有多渣,也得弄個壓軸品出來,然后找個弟子胡亂的喊個高價拿下,撐起這個場面就行,沒必要多重視。
  掌教宮主和幾位長老看著首席鑒定師和輪值掌柜的態度,心中未免也有些忐忑。他們都是多年人精,哪里看不出這兩位的敷衍?只是,楊晨說的那么有把握,肯定不會騙他們,還是等著看一看再說。
  所幸的是,首席鑒定師雖然態度敷衍,可無論如何都要給出一個結論。既然客戶拿來了拍賣品,他這個鑒定師就有義務鑒定出名稱品級。
  當鑒定師把丹藥送到眼前,仔細的看了幾眼之后,猛地雙眼暴睜,緊緊的盯著手上的丹藥,全身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來。
  “這……這……”輪值的掌柜還在思忖如何安排,拿著丹藥的鑒定師卻已經完全的被嚇住了。拿著丹藥,全身顫抖,口中一連串的說了好幾個這字,但后面的話卻始終說不出來。
  能在五大宗門操持的拍賣場中擔任首席鑒定師,來的這位絕對能算得上是見多識廣的一位。可是,即便是窮其數千年的一生,到現在為止,手上的這顆丹藥他也只是從傳說中聽說過,從來沒有見過實物。現在居然手上就親手捏著一顆,怎不叫人激動萬分?
  輪值掌柜和鑒定師配合多年,一看他的臉色就知道這絕對是什么了不起的東西。剛剛的念頭頓時間一掃而空,馬上換成了一副驚喜萬分的慎重,只等著這個鑒定師說出答案。
  “怎么可能?”鑒定師結結巴巴的說了好幾個好字之后,卻沒有直接給出結論,而是如此的贊嘆一聲。
  “到底是什么丹藥?”掌柜的也有些著急,這么長時間只說了這么幾個字,這不是存心在吊人胃口嗎?馬上出聲催促道。
  首席鑒定師卻好像沒有聽到一般,直接伸手從自己身上掏出一個極其精致的玉瓶,將這顆丹藥小心的放了進去。看他小心的模樣,仿佛在放什么稀世珍寶一般,一掃剛剛的隨意。金記者,從掌教宮主的玉瓶中一顆接一顆的小心的將丹藥拿出,一一鑒定之后,轉移到了新的玉瓶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