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850 楊晨要的賞賜(上)

當然,這是伍雄長老的問題,楊晨既然已經把萬寶樓都交給了伍雄長老,而且還提供了各種貨源,如果其他的問題還要楊晨來解決的話,那未免也顯得伍長老有些太過于無能了。
  別說楊晨不會提,就算提了伍雄長老也不會接受。所以,楊晨很聰明的就沒有說過這事情,一切都讓伍雄長老自己解決,楊晨要做的,只是盡量的煉制更多的丹藥就好。
  盡管高月和公孫玲都以為楊晨已經是六品煉丹師,但楊晨知道自己還不是。現在的水準,只是到了五品煉丹師的巔峰而已,是在蘊靈爐的幫助下,才能煉制出六轉丹藥而已。
  也正是因為如此,解決了龍纏草的事情之后,楊晨轉身一頭又進了龍宮開始煉丹。其他人只以為楊晨要多煉制一些丹藥,高月公孫玲以為楊晨是要鞏固自己的煉丹水平,誰都不以為意。
  王東主剛剛得到龍纏草的部分,肯定不可能馬上就是用。別看龍纏草才剛剛發芽不久,可是光是靈力滋養就足足花了百年的時間。那一段龍纏草藤,也絕不是拿過來就能用的,還需要精心的煉制才行。
  楊晨試過煉制一小節龍纏草藤,試了一下之后,楊晨就放棄了。以楊晨現在的修為,加上逆天的神識,想要將指頭肚長短的那段龍纏草藤按照自己的意愿煉制,估計要花費楊晨二十年時間以上。楊晨并不覺得王東主修為比自己高了一個大境界,就能在短時間內將數十丈長的龍纏草藤煉制完成。
  不管王東主以后有什么動作,總歸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進行,這段時間內,楊晨就只能等待。當然,楊晨不能什么都不做死等,有些事情還是可以騰出手來進行的。
  在龍宮之內,楊晨又一次挑戰了自己的極限,煉制了一爐二百顆五轉蘊髓丹之后,楊晨就決定要出去走走了。這一次高月和公孫玲并沒有完全陪著楊晨,而是再次外出歷練,閉關只是楊晨一個人的事情。
  離開純陽宮的并不是楊晨,而是劉向。連高月和公孫玲都不知道,自家相公還有另外的一個身份。所有人都以為楊晨在閉關煉丹,因為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十幾顆蘊髓丹放出來,沒人知道楊晨已經不在純陽宮。
  純陽宮在短時間內收了不少散修,但地位都不高。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后來加入純陽宮的小散修,沒有哪個修士會吃飽了撐的去時時刻刻關注。所以,劉向從純陽宮山門出來的時候,除了山門的值守弟子互相打了個招呼之外,就再沒有人注意到。
  劉向先在臨陽川自家宗門的地盤內轉悠了一大圈,把地盤內的情形略微了解了一下之后,就轉向了日落巖。日落巖當中也沒有停留多久,幾個店鋪當中買了一些并不怎么出奇的東西,給人留下了那么一點完全談不上深但也不至于沒有的印象之后,就離開了日落巖,然后消失。
  靈界無數的宗門,哪個宗門沒有幾個弟子在外面歷練?天下這么大,一個小小的修士融入進去,幾乎翻不起任何的水花。劉向的消失同樣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一切都發生的十分的自然。
  楊晨現在的這個身份,真的是平凡到了極點,平凡到即便是站在了玄天門的某些苦大仇深的弟子面前,那些人估計最多也就是哦一聲,然后就沒有了下文。一個后來加入的散修,值得大家抬一下眼皮子嗎?
  這一次楊晨的目的地,是第三個高手被封印的地方。手上有五張古琴,每一個里面都藏著一個地點。這種既可以增加一位高手,又可以消耗自己的神識的好方法,楊晨不會留著不用的。何況,這還是趙家先祖的安排,說不定楊晨解開封印,就破壞了趙家先祖的某些計劃,一舉兩得。
  趙家的確是大手筆,凡間一個地仙四品的龍玄,一個偌大的妖魔大陸,隨便哪一個連太天門都要自愧不如。凡間都如此安排,靈界怎么可能默默無聞?
  如果真的有八張古琴的話,那就至少已經有了八個太上玄仙級的高手。外帶至少八個天仙級靈脈,只是這一點,就已經讓無數人汗顏。這么耗費人力物力,要說趙家沒有一點追求只為隱姓埋名的話,誰信?
  可是,楊晨搜遍了記憶,除了自己仙界的那個朋友很久以后才得到一張古琴放出一個高手以外,就再沒有聽說過和這件事有關的任何風聲。趙家人的隱秘,已經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凡間要不是楊晨要公布五品煉丹師的修行秘訣,估計趙家人依舊還是會躲在暗中圖謀著什么。
  楊晨想不通趙家人弄出一個妖魔大陸來要做什么,但既然連李承大哥都反對,楊晨的立場肯定是十分確定的。解開這些高手的封印,或許能夠打破趙家人的部署,逼迫趙家人現身。
  這一次的目的地是一個荒涼的沙漠,十分偏僻。楊晨記憶中就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沙漠發生過什么事情,也難為趙家人居然能夠找到這種地方的天仙級靈脈。
  偏僻的荒漠可并不意味著沒有修士出沒。本身在某些得天獨厚的條件下,靈界的土著妖族實力就能達到地仙以上,而沙漠這種嚴酷的環境之下,更是出現了不少兇悍的家伙。
  別的不說,純陽宮的佘奎謝沙兩個家伙當年就是出身沙漠,不管是性格還是出手,都是少有的兇悍貨色。有這兩個珠玉在前,楊晨在趕到沙漠之前,就已經是十分的戒備。
  這片沙漠很大,是當年佘奎謝沙藏身的荒沙谷的十倍有余。漫天黃沙,一進入沙漠,仿佛馬上就進入了一片火焰之中一般,奇熱無比。本身就處于氣候炎熱的地域,加上干旱無雨,普通人進來,幾乎與置于考慮之中無異。
  只是,楊晨才進入沙漠沒多遠,就感覺到了數道十分不友好的氣息,隱約的將楊晨包圍在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