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852 冰雪世界(上)

這時候再想什么已經是多余,最先要做的就是馬上從地下正在不停塌陷的沙丘上飛身離開。
  那股靈力并不能讓一個天仙巔峰的高手害怕,因為那只是一道靈脈被壓抑了許久突然爆發出來而已。但是,這后面掩蓋的事情卻讓人異常的恐怖。
  趙慶很清楚,這靈脈分明就是那個封印陣法的靈力源頭,本來所有的靈力都是被封印陣法吸收而且有很大一部分是用來滋養了被封印的那個神秘的妖獸。可現在突然爆發意味著什么?除了陣法被破,封印已經解開之外再沒有別的解釋。
  封印陣法居然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悄無聲息的被解開,他居然一無所知,這其中蘊含的意味直接將他嚇了一大跳。
  更為可怕的是,被封印的那個神秘妖獸,到現在為止,沒有泄露出一絲的氣息,哪怕以趙慶天仙巔峰的實力,也無法探查到任何的蹤跡。
  趙慶可以百分之百的確定,那個封印陣法的中心就在自己原本的腳下,也就是說,被封印的妖獸也一定就在自己的腳下。可是現在方圓千里之內,除了自己的那些寵物之外,趙慶沒有發現任何的活物。不光如此,千里之內至少有數萬條寵物巨蜈蚣,它們居然也沒有發現任何不正常的跡象。
  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這同樣適用于天仙高手。尤其是當趙慶窮其實力卻無法發現任何端倪的時候,更是如此。
  身為天仙高手,有些時候是需要決斷的。任何多余的猶豫和遲疑都很有可能是災難的開始。或許是身為天仙巔峰有自己的驕傲,覺得在靈界沒有多少能夠威脅到他的高手。遲疑了一下,還是并沒有馬上逃走。當趙慶還打算將自己的所有寵物都打包帶走的時候。就已經注定了他不會有太多生還的機會。
  事實上,楊晨并沒有給他選擇,就算是靈力一爆發的時候趙慶就飛身逃走,也不可能逃出那個神秘妖獸的攻擊范圍。
  封印陣法一打開的瞬間,楊晨就知道了被封印的妖獸是什么。那是一條碩大無比的地龍,也就是通常人們所說的蚯蚓。
  這條地龍的身形在漫長歲月中被一道天仙級的靈脈不停的滋養著,已經生長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整片沙漠數萬里方圓,直接就被盤著的地龍占據了大半,可想而知這條地龍的體型大到了什么地步。
  之所以楊晨能在沙漠邊緣就能感覺到封印陣法的存在。就是因為封印陣法本身也已經被瘋狂生長的地龍硬生生的撐到了這個地步。盡管封印陣法的核心還是在最中心的部位,但陣法的覆蓋范圍卻已經硬生生的從數十里方圓擴展到了數萬里方圓。
  即便楊晨動用飛梭的最高速度,也不可能在短短的片刻功夫就跨越數萬里的距離,更何況,趙慶的速度根本就沒有飛梭快。
  一座肉山直接撕裂了大地聳立在天際,然后重重的砸向了正在手忙腳亂收取寵物的趙慶。
  嗤嗤嗤嗤聲飛快的響起,數十道光芒從趙慶的身上騰起,徑直的穿進了肉山之中,轉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肉山仿佛不堪一擊。連一點阻礙都沒有就被刺進了血肉,被刺破的口子上,還流出了數十股清澈的液體。
  這是趙慶的拿手刀陣,只要被刀陣圍住。不管是什么高手,除了在刀陣中被不停的零剮,不會有其他別的結局。這是趙慶身為天仙巔峰高手的底氣和實力。肉山再大又如何,只看斬破血肉的輕松勁。結局也不過是變成一片片的碎肉。肉塊的大小,還要看趙慶自己的心情如何。
  只是。趙慶引以為傲的刀陣,在進入肉山中之后沒片刻,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別說蹤影,連和趙慶之間的神識連接,也徹底的斷開,趙慶自己再也無法控制。
  現實的情形已經容不得趙慶考慮刀陣發生了什么,巨大的直接遮蔽了天空的肉山,此刻正結結實實的當頭拍下。距離迫近了之后,趙慶才能感覺到肉山當中蘊含著的那種恐怖之極的力量。
  所有的防護法寶在這一瞬間被趙慶盡數的動用,在趙慶的身體周遭制造出一個數丈方圓的圓形光球。趙慶只來得及做完這一切,肉山就已經重重的拍在了那個光球之上。
  啪,清脆的響聲發出,就好像踩爆一個氣球一般,圓形光球連一秒鐘都沒有堅持下來,就直接被拍爆。趙慶的身體,也直接被肉山夯進了柔軟的沙漠之中,轉眼不見蹤影。
  噗,瞬間陷入黑暗中的趙慶,口中不由自主的噴出了一口鮮血。這個時候,他才有了一種深深的恐懼,那肉山到底是什么東西,實力驚人如此之強?
  識時務者為俊杰,趙慶能修行到天仙巔峰,絕對是此中的高手高手高高手,腦子里此刻半點僥幸的心思都沒有,哪里還顧的上什么寵物,自己能逃出生天才是最重要的。
  土遁,眨眼間趙慶就到了數十里之外,可這點距離和那碩大的肉山相比,根本不算什么。趙慶沒有一點的放松,連續的土遁,一口氣都不敢多喘。
  到了千里之外,趙慶才稍稍的出了一口氣,正要繼續逃遁,身體卻不由自主的飛速升高。大駭之下,趙慶急忙神識探查周圍,只是,千里之內,除了沙子,他什么都沒有發現。更遠的地方,好像什么東西都沒有,神識探查過去,居然是一片虛無。
  正在驚疑間,身體周遭的沙子猛的開始瘋狂的擠壓起來,所有的空隙好像在瞬間就被徹底的擠空,千里方圓的沙漠,眨眼間就變成了一整塊被壓的緊實的石塊。
  無處不在的恐懼力量,直接將趙慶的身體牢牢的固定在石塊之中,任憑趙慶如何的使用遁法,也無法將身體移動分毫。
  如果有人在高空觀察,目光還能穿透地面的時候,一定能夠發現,地上剛剛只是拱起了一段地龍的身形,然后趙慶逃出了千里之外,卻被一張巨口直接吞入了腹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