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868 李承的條件(上)

天琴姥姥,仙界某個大人物的女兒,在靈界的時候一直被封印了容顏,直到飛升仙界才解開。因為性格乖戾,心狠手辣,后來被人稱為天琴仙子,明動仙界,是比寒梅雪舞還要兇名遠播的女高手。
  這也就難怪這種封印手法的高明了,除了李承和楊晨,估計靈界再不會有人發現這是封印。連天琴姥姥自己都蒙在鼓里,一直以為是修行出了問題導致畸形和衰老,完全沒有想過是封印的問題。
  有了希望的天琴姥姥,對于一切敢妨礙她解開封印的可能都抱著極其敵視的態度,只要稍微有一點點苗頭,就會堅決的將可能的威脅徹底的扼殺在襁褓之內。
  一般的修士,眼力價不好的家伙,直接會被天琴姥姥發出的聲音震碎。遇上稍有些實力的,天琴姥姥則會動用她的本命法寶天鳳琴。
  不能不說,天鳳琴的威力之大,只要琴聲響過,鮮有不被影響的。更多的則是直接四分五裂,死無全尸,能在一輪殺伐調下活下來的,十不存一。即便偶爾剩下幾個,也不過是多堅持一段時間而已,最終難逃一死。
  在離開日落巖一個月之后,楊晨就從天琴姥姥的空間法寶當中出來,開始主導行程。不是他不信任天琴姥姥,而是去的這個洞府,禁制重重,需要楊晨親自動手才能打開。
  雖然路上殺了不少修士,但總體說來還算是順利,至少沒有出現過天仙級的高手。而天仙級以下的。有惡意或者懷疑有惡意的已經全部都被天琴姥姥干掉,暫時還沒有發現什么人跟蹤。
  楊晨只是簡單的掩飾一下自己的行程。卻沒有料到天琴姥姥會做的這么過分。不過,以她傳聞中的性格和殺人如麻的名聲。只殺了這么點人已經算是異數。
  這些和楊晨沒有多大關系,因果也不會落在楊晨的頭上,楊晨不會多管天琴姥姥的閑事。不過,自從楊晨出來之后,天琴姥姥就很少殺人,而且幾乎是以楊晨為主導,有時候甚至還會看楊晨的臉色行事。
  如此反常的情形楊晨當然是以為天琴姥姥解開封印的希望就在自己身上,所以對自己有足夠的尊重,毫不出奇。現在已經到了人煙稀少的地方。沒必要造那么多的殺孽。楊晨自己的殺心絕不小,但報仇雪恨和濫殺無辜,那完全是兩回事。
  “應該就是這里了。”楊晨看著一片光禿禿的荒山,心中計算了一番之后,得出了結論。
  “這里?”天琴姥姥疑惑的看著這一大片連點綠色都沒有的荒山,心中滿是懷疑。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會有天材地寶?周圍連點靈力都沒有,拿什么供天材地寶生長?
  懷疑之后,轉念一想,又覺得合理。既然是天材地寶。肯定不是普通的需要靈力,那么將周圍數千里上萬里的靈力吸收一空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看現在周圍荒蕪的情形,說不定那樣東西還在。如此一來,天琴姥姥越發的期待起來。恨不能馬上就見到天材地寶。
  從大概估計的距離來看,這一片荒山禿嶺足足有數萬里方圓,而且神識掃過去。幾乎什么都無法發現,除了石頭山就是石頭山。沒有任何的異常。天琴姥姥自己簡單的探查了一遍周圍之后,就徹底把指揮棒交給了楊晨。
  沒有人是傻子。這樣的情形,不光是天琴姥姥能想到,別的修士也能想到。可以想象的是,這個地方已經被不知道多少人明里暗里的探查過,肯定是沒有發現任何東西,才會被人放棄的。
  楊晨同樣放出神識絲,探尋了大部分的地方之后,按照太陽的方位辨認好了方向,隨后開始向著某個位置飛了過去。天琴姥姥二話不說,起身跟著就走。
  “準備好家伙!”楊晨在天琴姥姥距離很近的時候,放出一絲神識絲,給天琴姥姥傳遞了一道意念過去。
  這么近的距離,楊晨竟然不是開口說話而是用意念傳遞,想來情形不妙。天琴姥姥臉上不動神色,暗地里卻已經準備好了自己的本命法寶,隨時隨地可以發動最強的攻擊。只是,不管她怎樣放出神識探查,都無法發現敵人在什么位置。
  單從這一點上就可以看出,雖然天琴姥姥的修為高,但是在神識修為上卻是不如楊晨的。天琴姥姥盡管不服氣,可是卻不得不承認這個結果。
  楊晨也沒有料到,在這個荒涼的地方居然會有幾個高手在暗中窺視,要不是楊晨的神識絲超強的敏銳,否則還真發現不了那幾個藏起來的高手。
  那幾個神秘的家伙,居然都是躲在荒山的邊緣,不影響自己修行的情形下,通過幾個十分隱秘的陣法在觀察著這片數萬里方圓的地域中的一舉一動。只要一有修士進來,他們都會察覺。
  楊晨已經發現了其中三個高手隱秘的神識探查,手下也做好了準備。從神識修為看,對方很可能是天仙級的高手,想要不破壞洞府的情形之下退敵,還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飛行了并不遠,深入這片區域剛剛不過千里,楊晨召回飛劍,落到了地上。天琴姥姥也收起法寶,跟著楊晨落回了地面。
  這是一個小山谷,看起來毫不出奇,兩邊是兩座并不高的石頭山,地面泥土下也同樣是石頭。非要說與眾不同的話,也就是這兩座石頭山幾乎可以說就是兩塊巨大無比的石頭,一邊一個,將這個山谷夾在中間。
  兩人落下的地方,正對的是一片巨大的石壁。石壁幾乎是垂直的,上面除了風化的痕跡之外,什么都沒有,依稀還能看出原本十分光滑的模樣。
  “注意!”楊晨提醒了天琴姥姥一句,隨后,手上馬上捏出一個法訣,轟在了石壁之上。
  原本光禿禿的石壁上,法訣一碰之后,就爆成了一團光點,隨后光點飛快的向著整個石壁彌漫,不一會就鋪滿了整個石壁。石壁上,也顯現出了一幅十分明顯的圖畫。。)
  ps:————
  周末休息一下,諒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