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869 我要做妻不做妾(下)

不管天琴姥姥怎么看,那里都不像是有什么天材地寶的樣子。快到的時候楊晨就和他說過,要找的是一顆仙桃,可那邊除了石頭之外,哪里有什么桃子?
  仔細的觀察了好一會,那個方向的地面和山壁幾乎被天琴姥姥用目光犁了一遍,也沒有發現有任何和桃子有關的東西。不死心的她又動用神識,瘋狂的探查了那個方向以及深入地下數里深的地方也沒發現異常。至于山壁,神識已經從這頭透過了那頭,同樣還是沒有找到任何值得看的東西。
  來來回回的找了無數遍,天琴姥姥連形狀有點類似桃子的石頭都找遍了,也沒能找到楊晨說的仙桃。最后,只能把等著揭曉答案的目光投到了楊晨這邊。
  看著天琴姥姥這種如同一個小女孩一般的表現,楊晨忍不住哈哈大笑。楊晨的笑聲讓天琴姥姥一陣慍怒,在她叫出天琴姥姥的名號之后,就從來沒有人敢在她面前如此這般放肆的笑過。其中不乏求上門的天仙高手,今日里卻被楊晨一個人仙后輩這樣的笑話了。
  只是,奇怪的是,天琴姥姥現在卻沒有一點憤怒的感覺,心中只有另一種獨特的感受。似乎這樣的情景,對天琴姥姥來說也是一種難得的體驗,很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很放松,很自在的感覺。
  在天琴姥姥奇怪又挑剔的目光中,楊晨上前走了幾步,然后召出了自己的蓬萊神木飛劍,手握著劍柄,蹲在地上開始挖掘起來。片刻之后,就滿臉驚喜的雙手捧著一塊挖出來的石塊小心翼翼的站了起來。
  “就是這個?”看著楊晨手上捧著的東西,天琴姥姥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目光,這怎么可能?
  楊晨雙手捧著的石塊上,有一道很明顯的裂紋。裂紋不寬,最寬的地方也不過兩三分的樣子,長度也不過三四寸。裂縫里面被一些黑色的泥土填滿,就在這么點可憐的泥土之中,正有一顆小苗正努力的發芽。
  說小苗都有些過分,分明就是剛剛發芽的種子,還沒有完全的長開,只是微微的頂出了一點嫩芽的樣子。頂出的一點嫩綠,也就米粒般大小,無論是形狀還是氣息,不管從哪個方面看,都無法和仙桃扯上半點關系。
  “就是這個!”楊晨十分篤定的回答了天琴姥姥的質疑,然后笑著說道:“我現在敢肯定,你絕對沒有見過桃樹的幼芽。”
  天琴姥姥的確是沒有見過桃樹的幼芽,只一句話,天琴姥姥就明白了大半。他們這次過來是要找仙桃,而這顆仙桃應該是已經幻化成一個桃樹的幼芽,就是眼前看到的這一苗。而楊晨就是靠著自己敏銳的眼光和廣博的見識,在這種詭異的地方找到了這顆仙桃。
  “這仙桃有多少年的火候了?”天琴姥姥雙眼中透露出一種恍然大悟的神情,同時開口問道。
  “仙桃?”楊晨臉上帶著笑意,把頭搖的和撥浪鼓一般:“沒有仙桃了!”
  “沒有仙桃?那怎么辦?”天琴姥姥的聲音頓時變得惶急起來,自己的封印還需要仙桃來解開,現在楊晨告訴她沒有仙桃了,豈不是希望又要落空?
  “放心吧!”楊晨給了天琴姥姥一個放心的話語,神識探出,裹住了天琴姥姥,兩人的身形一閃,原地消失。緊接著,兩人就出現在一片生機盎然的世界當中,兩人的身邊,也突兀的多了兩個美女。
  “我的藥園!”楊晨介紹了一句,隨后指著兩個突然出現的美女接著介紹到:“阿朱和阿碧,器靈。”
  天琴姥姥放下了警惕,但還是有些意外的多看了阿朱和阿碧一眼,她實在是沒想到,楊晨的藥園居然還有兩個這般美麗的器靈。
  楊晨將手里捧著的小嫩芽小心的交給了阿朱。阿朱就在眾人的眼前,蹲**,將那塊帶著石縫的小石塊掰開。嫩芽帶著黑色的泥土,一起種到了腳下的土地當中。
  神奇的一幕開始發生,一沾到地面,那個小小的嫩芽就開始飛速的發生變化。變化的速度之快,讓人目瞪口呆。
  就在眾人的眼前,最多只有米粒大小的小孢芽,暢快的舒展開來,伸出兩片葉子,枝干也開始抽了出來。轉眼的功夫,就變成了有一尺多高柳條粗細的小樹。
  這還不算完,小樹苗繼續抽枝生長,仿佛吹氣球一般的不停的脹大。前后才十幾個呼吸的時間,已經變成了一株五六丈高,樹冠展開有十丈方圓的碩大桃樹。粉色的桃花遍布整株桃樹,異香撲鼻,美麗的讓人心醉。
  “仙桃已經不知道有數十萬幾百萬年,早就生根發芽長成一株桃樹了。”楊晨看著仙桃樹,臉上壓抑不住的笑意:“這樣也好,以后想要仙桃,只要等著桃樹結果就行。”
  天琴姥姥是徹底的放下心來,只要有這株桃樹在,自己的封印解開也就是時間問題而已。奇怪的是,明明應該是欣喜若狂才對,可是心里卻偏偏沒有那種歡喜到爆的感覺,反而是多了一種忐忑,也不知道自己封印的下面,是怎樣的一副面孔。
  從未見過自己長什么模樣的天琴姥姥,異常的擔心。一旦自己的封印下是一個無鹽老嬤又該如何?此時此刻,地仙巔峰的修為也無法讓她釋懷,一顆心提在喉嚨口,始終無法放下來。這時候,就算是李承說過花容月貌,楊晨說過國色天香,也無法大小天琴姥姥的顧慮。’
  “阿朱,這是你的了!”楊晨沒有多刺激天琴姥姥,而是給阿朱說了一句。阿朱的本體就是一株桃樹,這棵仙桃樹正是同一種屬,只要阿朱能夠全面融合,提升指日可待。‘
  阿朱早已經開心的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從看到仙桃樹開始她就知道,這是楊晨為她準備的。為天琴姥姥找仙桃不過是順路為之而已,楊晨從未忘記過阿朱和阿碧兩姐妹。
  “那三位高手怎么處置?”天琴姥姥終于緩過神來,強迫自己不想容貌的問題:“這里總不能就這么不管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