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870 侯云不服氣(下)

仙桃樹已經到手,天琴姥姥的心中,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少了許多焦躁,這個時候居然有心思關心那三位天仙級的高手。
  那三位高手對于楊晨和天琴姥姥決沒有好感,這是顯而易見的,之所以留著他們xing命用旗陣困住而不是絞殺,也絕不是他們一時心軟,而是為了得到更多的關于這個洞府的消息。
  所以,不管天琴姥姥打算用什么樣的方法來對付他們三個,楊晨都不會有什么心理負擔。他現在有點好奇,一向傳說中乖戾無比的天琴姥姥,會如何處置那三個家伙?
  要知道,那個洞府可是只能進不能出的,嚴格的說,是目前還只能進不能出。楊晨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能夠打破那個封鎖,但可以確定的是,天琴姥姥這個時候肯定沒辦法打破,那么她打算用什么方法來對付?
  “你打算怎么辦?”楊晨好奇的問了一句。他是真的好奇。
  “全聽你的!”讓楊晨驚訝的是,天琴姥姥竟然低著頭給了他這么一個回答,讓楊晨差點一個趔趄摔倒在地上。眼前的這個人,真的是以乖戾不近人情而傳聞的天琴姥姥嗎?不是楊晨的小媳婦?
  回頭想想,一路上很多次天琴姥姥都表現出了對楊晨有意無意的順從。一開始楊晨還能以自己是解開天琴牢牢封印的關鍵而自居,現在仙桃都到手了,恩恩,貌似在沒解開封印之前,自己依舊還是關鍵。
  想到這里,楊晨的心也平了下來。管她天琴姥姥以前的傳聞如何,只要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如同一個淑女就行。修士的世界,如果沒有至親或者好友的關系,誰管別人許多。
  “我很好奇,如果你真的想要對付他們,你打算用什么方法?”楊晨開口問道,緊接著又解釋起來:“別誤會,我真的是好奇,這個洞府目前只能進不能出,你不進去,怎么對付他們?如果進去了……”后面的話不用問也知道,進去了怎么出來。
  “我不進去,但我的琴音可以進去。”天琴姥姥十分自傲的一笑:“我的殺伐之音,在封閉的空間中威力倍增,就算他們是天仙高手,可沒辦法出來,只能任由我攻擊,只要我持之以恒,他們只會是磨礪我琴音的靶子。”
  一席話,頓時讓楊晨大為佩服。天琴姥姥對自己的認識很清楚,對自己的優勢劣勢也都明白,這么一個地方,連楊晨都沒想好如何處置,天琴姥姥卻已經看到了對自己有利的方面。’
  “可惜,如果這里無人知曉,完全可以在這里呆上數百年,想辦法煉化洞府,同時磨礪琴音。”天琴姥姥有些遺憾的說道:“就怕他們三個的門人弟子已經知道,到時候消息泄露,這里一定會吸引來許多高手的。”
  對此,楊晨深以為然。這個世界最不缺少的就是心比天高的修士,別人做不到的事情,不見得自己就做不到,誰都以為自己是天命所歸的主角。因此看到別人進去了出不來,心中卻不一定認為自己也出不來,到時候,這里一定會很熱鬧。
  摸著下巴想了想,天琴姥姥的方法如果能夠實現的話的確是對她有很大的幫助。既然天琴姥姥是李承大哥指點過來的,那想來也不是外人,有好處,當然是緊著自己人先來。
  “好辦!”楊晨隨手打了個響指,頓時引來天琴姥姥一陣灼熱的目光。
  被天琴姥姥這樣的目光盯著,楊晨很是不自然。到了這個地步,也不是賣關子的時候了,楊晨手一揮,兩個人就離開了藥園,出現在洞府前的山谷當中。
  山谷依舊還是原來的樣子,沒什么變化。非要說有的話,那就是某個山腳下的石塊上多了一個gren拳頭大小的小坑而已。
  石壁依舊還是剛剛的透明樣子,站在外面能夠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形,不過看起來里面的人是看不清外面的。里面的三個人依舊還是在探尋洞府的秘密,還沒顧得上看外面的動靜。想來他們三個對于那個高手的旗陣都十分放心,覺得楊晨和天琴姥姥絕不可能逃脫的。
  “既然一時半會也無法煉化,那就帶回去慢慢打熬。”楊晨很是不負責任的給了天琴姥姥一句話。
  “帶回去?打熬?”天琴姥姥差點馬上就抓狂,這么一個洞府,三個天仙高手在里面都顯得如此的空曠,看里面的情形估計方圓不下上萬里,說帶回去就帶回去?不是開玩笑吧?怎么帶?
  天琴姥姥不是沒見識的人,能帶在身上的洞府她不是沒聽說過,也不是沒見過,甚至聽說過有比這個更大的洞府。可是,那都是洞府的主人煉化過的法寶,在沒有煉化之前,數萬里方圓,那是能說帶走就帶走的嗎?又不是一個小玩意,就算不看大小,光是那個重量,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吧?
  楊晨笑了笑,沒有回答,只是放出神識,開始探查洞府所涉及的空間。這洞府是被南極仙翁的梅花鹿煉制過的,從楊晨和天琴姥姥目前的角度來看,也不過就是占據了眼前的這座山的大小而已,充其量不過百里方圓,無論如何也談不上一個大字。
  天琴姥姥也能發現這一點,但她可不像楊晨那般的篤定,百里方圓那也不是一個人能夠控制的,何況,真正的洞府超過萬里方圓,那個重量,里面的三個天仙高手加起來都不可能承受。別說三個高手,再來三十個,也不可能抬的起來。
  楊晨不過是一個人,還是區區人仙三品的修為,倒不是天琴姥姥看輕楊晨,實在是這樣的修為就算是心中再有溝壑,奈何人力有窮盡,估計也只能望而興嘆吧?
  可是,從這些天的接觸來看,楊晨還真的不是一個信口開河之人。天琴姥姥黑紗下的眉頭已經緊緊的皺在了一起,想來想去她還是想不出楊晨到底怎樣才能將偌大的一個洞府帶走,真的可以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