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88 你們教過什么(上)

“還愣著做什么,進來吧!”
  前世楊晨在承恩殿門口的時候,因為激動,同樣也是在門口停留了一下,同樣聽到了這一句吩咐的話語。當聽到這話的那一剎那,楊晨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前世還是今生。
  “是!”強忍著激動,楊晨抬腿跨過高高的門檻,進入了承恩殿當中。眼睛飛快的適應了大殿中的比外面的陰暗,同樣也看到了聲音的主人。
  如花的嬌顏,高挑的身形,熟悉的面孔和聲音,目光中帶著一股欣賞和期待,那么巧笑嫣然的看著自己,這一幕,楊晨在重生之后整整期待了十年。
  “楊晨,你是五行火屬性,正合我烈陽殿!”高月清脆而熟悉的聲音在楊晨耳邊響起:“只是,我很奇怪,你為什么不拜入朱堂主的門下?以你的資質,成為一個高級煉丹師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弟子拜入烈陽殿,并不妨礙我弟子為煉丹師!”楊晨強忍著激動,強大的意志壓著快要顫抖不停的嘴唇,盡量用平實的語調說出來這番話。只是,說完之后,還是有些呼吸急促。
  “你的資質雖然普通,但是悟性奇高,以你天梯登頂的奇跡,哪怕拜在殿主的門下也未嘗不可,為什么一定要拜我為師?”高月的疑惑并沒有因為楊晨的一句話而解開,反而問了更多。
  此時的高月,還沒有成為烈陽殿的殿主,而且,在實力境界排名上,她可以算是烈陽殿最差的一位金丹宗師。畢竟高月才剛剛凝丹不到五年的時間,這五年的時間,也只是讓她將現在的境界鞏固住而已,根本不可能和那些老牌的金丹宗師們抗衡。
  讓高月不解的事情也在這里,純陽宮的宮主對楊晨登頂天梯的獎賞,其中的一條,可以選擇任何一個有資格做楊晨師父的人拜師,楊晨竟然按照這個獎賞,選擇了拜她為師。這不僅僅讓高月詫異,而且也讓純陽宮其他的很多人都感覺詫異。難道拜一個高強的師父,不比拜一個剛剛擁有收徒資格的金丹宗師強嗎?
  “弟子我的直覺告訴我,您是最適合做弟子師父的人!”這個問題上,楊晨不可能和盤托出,只能用這么一個蹩腳的理由來應付高月的疑惑:“在此之前,弟子的直覺從未錯過,上天梯如此,在最后的關頭煉制奪天丹也是如此!”
  這個理由或許并不是很讓人信服,但是加上楊晨最后的那些解釋,卻又讓人無法不相信。楊晨已經用強大的事實證明了自己的“直覺”是如何的正確。旁人就算是想要反駁,也沒有更強大的例子來駁斥。
  高月仔細的盯著楊晨,專注的看了好一會,她甚至能夠感覺到楊晨身上那種強行壓制的顫抖。不過,高月并不覺得有什么奇怪,她之前見過幾個筑基期的弟子,幾乎每個人都會表現出對于金丹宗師的那種天然的懼怕。尤其在她這樣的注視下,顫抖是必然的情形。
  “也許吧!“高月很快就把疑惑拋在了腦后,剛剛擁有收徒的資格,高月對自己的第一個徒弟很慎重,但現在看來,她也很滿意,而且這個徒弟還是一個天才香餑餑,在純陽宮以至于整個修士的世界當中,都是一個名聲響亮的家伙。
  “我是烈陽殿的高月,拜入我門下,就是我烈陽殿的弟子!”高月終于臉上露出了笑容,似乎收到第一個徒弟讓她十分的開心:“你是我的第一個徒弟,我的開山大弟子!”
  聽到這話,楊晨再也忍不住,推金山倒玉柱,飛快的拜倒了下去,重重的一頭磕下,聲音中帶著哽咽,大聲的說道:“弟子楊晨,拜見師父!”
  額頭碰到地面的那一刻,楊晨的淚水也止不住的奪眶而出。數千年的思念,今天終于又站在了師父的面前,聽到了師父那悅耳的聲音,忽然之間楊晨覺得,自己前世在天庭受的那些苦已經完全算不了什么。如果那些能夠換來師父站在自己的面前,楊晨寧愿再忍受一萬年的苦痛。
  前世的他,是在二十年之后才拜師的。那個時候,高月已經擁有了金丹中期的實力,而不像現在才剛剛鞏固了凝丹境界。開山大弟子是輪不到楊晨的,但這一世,楊晨卻成為了高月的第一個徒弟。
  相比以前高月的沉穩,現在剛剛凝丹的高月,似乎對收徒還帶著一種新鮮感,就好像一個沒長大的女孩一般,單純的可愛。
  楊晨在地下流淚的模樣并沒有瞞過高月的神識,反倒是高月對楊晨這樣的表現頗不以為然。不就是拜師嗎?至于這樣嗎?好歹也是自己的開山大弟子,怎能像一個女子一般哭哭啼啼的,成何體統?
  “快過來拜祖師爺吧!”高月不滿的提醒了楊晨一句,拜了師父,自然要拜祖師爺,這些高月也是第一次經歷,顯得十分的新鮮。
  “是,師父!”楊晨急忙控制著自己的情緒,恭恭敬敬的給純陽宮的祖師爺上香叩拜,然后又再次參拜了高月,奉茶之后,終于算是真正的成為了高月的徒弟。
  第一次拜師儀式,高月其實也是有點緊張的,甚至朱辰濤他們想要觀禮,也被高月制止。承恩殿當中,就只有師徒二人在。
  “以后加緊修煉!”坐在上手,看著恭恭敬敬的楊晨,高月似乎找到了那么一點師父的感覺,假裝老氣橫秋的開始訓誡起來:“我們師徒二人,將我們這一支變成烈陽殿最強的一支!”
  高月想必是看過了許多師門內的競爭,身上也有那么一股不服輸的勁頭,吩咐著楊晨,也是自己在表明自己的目標。
  “是,師父,只要是你想要的!”楊晨再次大聲的答應著。心中卻已經不知道重復了多少遍,只是沒有說出口:“師父,我不僅會讓我們這一支成為烈陽殿最強的一支,而且要讓您登上烈陽殿主的位置,以后,還要坐上純陽宮掌教宮主的寶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