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879 楊晨這是有要求了(下)

“沒你的事情了,你該忙什么忙什么去。”李長老的聲音輕描淡寫的響起,仿佛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但隨著他說話,另一只手卻是熟稔的解下了地仙高手的乾坤袋,沖著楊晨扔了過去。
  “是,師祖!”楊晨答應一聲,伸手接住了李長老扔過來的乾坤袋,再次看著那個如同離水的魚兒一般掙扎不停的玄天門弟子,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離開。
  “師祖?李長老?”聽著楊晨的稱呼,這個已經被李長老一把抓住面孔的家伙兀自沒有意識到自己現在的兇險,驚疑的叫出聲來。剛剛李長老出現的那一剎那,他已經認出了李長老的身份。
  哪怕被李長老抓住面孔拎了起來,這家伙也沒有清楚的認識到狀況,還以為自己發現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只是,他叫出聲來之后才意識到不對,馬上閉上了嘴巴。
  現在這位玄天門的地仙高手心中瘋狂的翻騰著,他忽然發現自己發現了一個巨大的秘密。為什么宗門會容忍一個斬殺過宗門弟子的人仙后輩,原來竟然是宗門有他的師祖。
  這個無恥的老家伙,純陽宮的臥底,竟然坐到了玄天門傳功長老的核心位置,那么玄天門針對楊晨和純陽宮的一系列舉動就有了合適的解釋。只是,越明白這一點,他的心就越發的下沉,直如墜入深淵。
  李長老在玄天門這種大宗門都是叱咤風云的角色,怎么可能看不出來這家伙的胡思亂想?遇上這種極品的弟子,他也顯得異常的無奈。仔細分辨了一下。這家伙似乎并不是屬于自己那一邊的。
  “要怪就怪你多事吧!你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想了一些不該想的東西。”李長老毫不隱瞞自己的心思。冷冷的說道:“最重要的是,你沒有他重要。所以你就只能被犧牲了!”
  地仙高手聽著李長老的聲音簡直是亡魂大冒,這個時候他怎么可能聽不出來李長老的意思?可是,不管他如何的掙扎,李長老抓著他的大手卻好像是鋼鐵鑄就一般,無法掙脫。大手連帶的將他的嘴巴也捂住,除了能發出一聲聲嗚嗚的聲音之外,再無其他。
  那只大手開始緩緩的發力,沒有絲毫的停頓。地仙高手只是抵抗了幾下,就再也無法抵抗大手的緊握。
  砰。一顆六陽魁首爆成了一灘血漿,李長老及時的縮手,靈力包裹之下,沒有一絲沾染到自己的身上手上。
  地仙高手無頭的尸身軟軟的摔倒在地上,至死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宗門的核心傳功長老會如此干脆的干掉自己。其實他要是真的聰明的話,早在李長老解下他乾坤袋的時候就應該能想到這一點。
  “一直靠著宗門萌蔭,自己不動腦子不擔風險,就算是成了大羅金仙又如何?也還是個廢物!”李長老輕描淡寫的收起了身后的陣旗。低頭看了看地上的尸身,隨手扔下了一樣物事,周圍看了看環境,沒什么破綻之后。這才搖頭道:“趙家人真是得寸進尺,竟然敢在我玄天門腹地殺害我玄天門弟子,是可忍。孰不可忍?看來,有必要加大對趙家的挖掘了。”
  嘆息完之后。李長老飛升而起,徑自的趕回宗門。有些事情必須要馬上加緊安排。時不我待啊!
  楊晨一路上就沒有回頭,不用呆在原地他也能猜到那個家伙的下場。那個玄天門的地仙高手,一不是李長老的嫡系,二不夠聰明,三又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能留個全尸就已經是幸運。只是不知道李長老會如何安排他的死因,是栽贓給趙家還是魔門,就看李長老哪邊需要了。
  不能不說,這一點上楊晨和李長老的心思簡直是如出一轍。只不過楊晨是樂見其成,李長老也一樣是順水推舟,看起來對兩人都有好處,對雙方宗門在某個方面也都有好處,那個家伙,簡直就是不死都不行了。
  不去管后面發生什么,楊晨直奔陰陽魔宗的地盤。當然,不是陰陽魔宗的山門,而是在海老原先被封印的地方。那個地方本身就有一個天仙級靈脈,陰陽魔宗占據之后,直接在原先的那座小城市基礎上建設一番,成了陰陽魔宗的一個分舵,現在由一個大長老主持。
  芳華夫人盡管成了靈界陰陽魔宗年紀最輕的長老,可畢竟修為尚淺,還需要多錘煉,所以在這個分舵兼了一個副職,平日里只要還是以修行和適應靈界靈壓為主。有海老撐腰,日子過得比那個忙碌的大長老還要舒坦。
  好東西楊晨不會忘記自己人,芳華夫人為楊晨做的很多,楊晨理所當然的會給芳華夫人留一份。
  不過,楊晨現在有點犯愁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接近芳華夫人。原先芳華夫人只是個陰陽魔宗的新晉晚輩,自然相對來說自由一些。可現在芳華是長老級的人物,那就不是楊晨想見就能見的了。除非楊晨報出自己的名號,但楊晨又不想曝光兩人的關系,這就稍稍的有點為難。
  幸好楊晨身上還有海老給的那個面具。三個可以幻化的身份楊晨真正使用的只有劉向那一個,還有兩個面孔沒有用過,或許可以借助其中之一來接近。只是需要一個能說得過去的理由,否則一個從未見過的人仙后輩敢求見陰陽魔宗的長老,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正當楊晨有些為難的時候,楊晨很是意外的發現,芳華夫人竟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他面前,而且早已經支開了其他人,巧笑嫣然的看著楊晨。
  “海老已經察覺到他自己煉制的面具氣息,知道你就在附近,所以奴已經提前安排好了。”芳華夫人看著楊晨一臉的疑惑,帶著十分開心的笑容跳到了楊晨的懷中,滿臉幸福的向著楊晨解釋道。
  楊晨這才釋懷,妄自自己還在想方設法的想要通知芳華夫人,沒想到海老的這個面具竟然還有這樣的用途,真是意外之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