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894 小姐不能委屈(下)

當楊晨看到龍宮巨大的廣場地圖的時候,那里已經變得和以前完全不同。
  之前兩個龍宮有兩個廣場,一個是水脈圖,一個是火脈圖,各自只管自己的那一種屬性。現在,兩個廣場合并成了一個廣場,面積大了一倍,但兩張圖也合并成了一張圖。
  這兩張圖合并之后的地圖,幾乎已經將楊晨知道的整個靈界包括在內,形成了一個輪廓十分清晰的地圖。而且有了十分明顯的變化。
  兩張圖已經不再是靈脈圖,而變成了一張地形圖,而且還是完整的靈界地形圖。各地的山川地貌,清晰的顯示在上面。當然,最基本的靈脈,依舊還是清楚的標記著。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還不足以讓楊晨驚訝。讓楊晨震驚的是,有些楊晨從來沒有發現過沒有聽說過的靈脈,居然也在上面清楚的顯示著。
  很明顯,這不是楊晨或者哮天的功勞,而是李承大哥的手筆。別的不說,光是這一個,就足以讓楊晨省下數百年上千年探索靈界的時間,同時會帶來幾乎無窮盡的靈力。要知道,原先的海圖也好,還是火脈圖也好,都是能夠直接從中抽取各地靈脈的靈力的。
  標記靈脈只是原先靈脈圖的基本功能,現在靈脈的地形圖更是李承大哥的功勞,基本上,楊晨不用出門探索,只要按照自己記憶中的印象和這些地形圖相互印證一下,就能得到各地詳細的資料。
  楊晨從古琴當中得到的九個地點,現在就異常清晰的標在這張巨大的廣場靈界地形圖上,包括發現蟲老的葫蘆谷,海老的魔界疆域以及地龍的沙漠。此外,剩下的六個地點都是楊晨沒去過的,也標記在上面。
  地形圖的上方,是一個懸浮著的半透明平面。下方的九個地點和各地附近的靈脈屬性也都用不同的顏色分別標記,然后這個平面上連接了不知道多少條連線。看到這個景象,楊晨哪怕用腳趾頭思考也能知道這絕對是一個復雜到了極點的陣圖。
  即便以楊晨對陣法的見識。乍一看到這個復雜的陣圖,也有些眼暈。要知道,這可不是在某個小范圍之內布置一個小小的陣法那么簡單。楊晨前世接觸過的最大的陣法,也不過就是天庭的護法大陣而已,方圓數萬里,那已經是極限了。
  可是眼前的這個陣法,光是九個地點中距離最近的兩個點之間的距離就已經超過了數百萬里。而九個點,顯然是分散在九個不同的方向上,覆蓋的地域超過了數千萬里方圓。
  這是真正的以天下為陣盤在布陣,不說別的陣**效還有其他。光是陣法覆蓋的這個范圍。就足以傲視群雄。多少號稱陣法的高手。在這個陣法面前,能直接慚愧至死。連楊晨自己都被鎮住,楊晨甚至不敢猜想自己的妻子公孫玲看到這個陣法會是怎樣的情景。
  當然,所有的一切只能說明幾個事實。第一。就是李承對靈界的熟悉遠比楊晨要多得多,眼前的這個完整的靈界地形圖就是明證。第二,李承在陣法上的研究絕對比楊晨研究的要深的多得多,這個楊晨自己都看不懂的陣法就是明證。第三,李承對于靈界的靈脈掌握程度遠比楊晨前世記憶中知道的要多得多,那張地形圖上多了近乎十倍的靈脈就是明證。
  楊晨不會對李承有什么妒忌的心思,當然更不會有自慚形穢的心思。修行這種事情講究緣分,楊晨能擁有前世記憶已經是逆天到了極點的事情,那么李承比他多一些更逆天的經歷并不會讓楊晨感到難過。現在楊晨和李承是結拜兄弟。李承越強,楊晨只會越開心。
  “看著這個陣法,有印象嗎?”李承站在巨大的廣場邊上,眼睛盯著那個懸浮的半透明陣圖,楊晨過來都沒有轉頭。而是直接出聲問道。
  “怎么可能?”楊晨苦笑著搖頭道。那個陣圖到現在楊晨看著還是雜亂不堪,連脈絡都理不清楚,怎么可能看著有印象?
  “那我們從最簡單的開始看一看。”李承并不覺得意外,楊晨在他面前不會不懂裝懂,更不會懂裝不懂。不過,這陣法的實際效果實在是太過于匪夷所思,以至于李承也不得不要找個人來肯定一下自己的判斷,而最合適的人選,當然是楊晨。
  李承的手一揮,半透明的的陣圖上顯示的線條什么的頓時全部消失,只剩下最基本的九個地點。
  “這是封印太上高手的九個地點。”李承這句話純屬廢話,不用說楊晨也知道。但楊晨并沒有說什么,只是緊盯著半透明的陣圖,然后等著李承的下一步動作。
  李承看似隨手一揮,九個地點上顯示出不同的顏色來。李承指著其中的三個說道:“這是已經知道的蟲老海老還有地龍的陰陽五行屬性。”接著,李承又指著剩下的六個道:“這六個還不清楚,但暫時不妨礙分析,可以等到最后再確定。”
  “每個地點周圍的靈脈,地形還有陰陽五行屬性。”隨著李承的話語,半透明陣圖上又出現了諸多的亮點。
  “根據各地的陰陽相生相克組成的生克關系。”李承的話說完,陣圖上又多了一大堆的連線。
  “剩下六個高手的陰陽五行屬性經過排列的最大可能。”李承介紹一句,陣圖上就出現了數百種不同顏色的標記。
  這些東西出現之后,李承就沒有再多說什么,只是轉頭看著楊晨問道:“到目前為止,你看出了什么?”
  “大陰陽五行,但少了一種。”楊晨盯著那個陣圖看了半晌,然后看了看李承分析的后續六個高手的陰陽五行屬性,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沒錯!大陰陽五行少了一種,以你的估計,少的那一種會是什么?”李承這會完全不像是已經智珠在握的表現,而是一種詢問的語氣:“另外,那一種最有可能的地點會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