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898 楊晨的身份危機(上)

如果是一件法寶上有仙界氣息,楊晨毫不懷疑那件法寶是從仙界送下來的。可是,如果是自己的妻子的話,楊晨想破頭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妻子竟然是仙界中人。東西送下來容易,一個活生生的人要送下來,那不是一般的難,完全可以說,比凡人登天還要難上百倍。
  要知道,仙界修為最差的,那也是玄仙級的高手,如果周嫻穎真的是從仙界來的,那么她的修為至少也應該是玄仙水準,而不是現在的天仙初期。
  可是,周嫻穎之前沒有接受過凡間天劫是事實,否則的話也不會在海螺水府中被天劫光顧。按照這樣推斷的話,那么周嫻穎從仙界下來并不是什么完全無法接受的事情。
  李承大哥為什么一定要楊晨娶周嫻穎,莫非就是他看出了什么?或許李承大哥看到的,是楊晨現在才發現的一點點端倪推斷出來的事實。
  周嫻穎初經人事,在楊晨的懷中嬌羞不堪,閉著眼睛,感受著自家夫君的愛憐,她并沒有發現,楊晨的神識正在她的體內有意識的尋找著一些什么,還以為只是夫君和自己的親昵行為,心中羞澀,哪里還敢多想其他。
  懷中摟著自己妻子的楊晨卻是在神識仔細的探查之后,臉上露出了一絲驚愕的表情。這個時候,楊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因為他在周嫻穎的體內,再次發現了一個隱秘的不能再隱秘的封印。
  這個封印是在周嫻穎的私密之處,哪怕是周嫻穎自己。估計平日里修行也不會輕易的察覺。至少看她現在的樣子,并不像是知道這個封印的樣子。要不是楊晨已經和周嫻穎有了夫妻之實。任他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去檢查周嫻穎的私密之處會不會有封印。一來想不到,二來根本就沒有這個機會。
  發現的這個封印,也讓楊晨懷疑周嫻穎是仙界之人的把握,從五成升到了八成。因為這個封印楊晨還能認得出來,那是一個壓制修為的封印。也就是說,周嫻穎現在表現出來的天仙初期的修為,并不是她真正的修為。
  這絕對是仙界的封印,如果說仙界的封印來壓制玄仙以下的修為,那周嫻穎幾乎就不可能修行到天仙級別。這只能說明一點。那就是周嫻穎的修為本身是超越了玄仙的。這也是楊晨能增加三成把握的原因。
  想要完全確定,楊晨還需要確認周嫻穎的神識有沒有被人動過手腳。這對于已經成了夫妻的兩人來說,并不存在什么障礙。楊晨只是簡單的說自己有一套神識雙修的功法,周嫻穎毫不懷疑的馬上就開始和楊晨一起修行。
  在楊晨的指點下,兩人很快進入到了神識雙修的境地中,楊晨的神識和周嫻穎的立刻混雜在了一起。
  周嫻穎直接就被楊晨精純到了極點的天仙三品的神識嚇了一大跳,哪怕是她有獨特的修行法訣,神識修為比靈力修為要強上幾分,到目前為止。周嫻穎也不過是天仙七品品的神識,楊晨區區人仙的境界,竟然神識修為已經快要和她平齊,而且在精純度上。遠遠的將她拋在了腦后。
  好在神識雙修本身除了均衡雙方的神識之外,另外的一個功效就是凝練神識。在楊晨熟練的引領之下,周嫻穎迅速的進入了狀態。神識不斷的被楊晨的神識引發凝練,連帶的識海也朝著楊晨完全放開。
  楊晨的神識輕而易舉的就進入到了周嫻穎的識海當中。果然不出楊晨的所料,在周嫻穎的識海之中。同樣有一個隱秘到了極點的封印。同樣是仙界的封印,功效和周嫻穎身上的封印如出一轍,就是用來壓制神識的。
  現在楊晨可以百分百的肯定,周嫻穎是從仙界下到了靈界的,本身周嫻穎應該就是一個仙界之人。有了這個前提的話,楊晨就可以猜測到很多的東西。
  從周嫻穎前世的表現,加上楊晨目前對她現狀的了解,周嫻穎應該是不知道這一點的,既然周嫻穎沒有記憶被封印的跡象,那也就是說,周嫻穎應該是在還沒有記憶的時候就被送到了靈界。或許,應該就是在出生后不久還不懂事就被送下來的。
  這樣說起來的話,之前周嫻穎身體表面的那個封印,就不僅僅是單純的讓周嫻穎變丑免得被人覬覦容貌的功效,很有可能那是保護周嫻穎從仙界下到靈界不被傷害的封印陣法,只是在經歷過下界的過程之后失去了那部分功效而已。畢竟就算是再不近人情的修士,也明白容貌對于女子的重要性,能用這種方法保護自己的后代,又怎么會不知道她那個封印會讓她陷入怎樣的境地。
  除了這個解釋之外,其他的根本就說不通,也只有這個推論才能夠徹底的解釋清楚這許多的事情。
  似乎自己娶了一個了不得的妻子,楊晨心中這樣想著,口中沒有多說什么,卻也開始琢磨自己是不是應該把某些事情適當的透露給周嫻穎一些,免得她本就被逼迫的有些偏激的性子日后因為真相大白而變得更加的暴躁。
  兩個封印陣法楊晨都熟悉,解開封印的方法如果是從外部的話會很困難,可是如果是周嫻穎自己從內部解開的話卻是相當的容易,只要十分簡單的幾個法訣的組合就行。
  “阿穎!”楊晨用自己獨有的稱呼周嫻穎的方式叫了一聲,斟酌了一下言辭之后,很是正式的對周嫻穎說道:“如果日后你遇上了危險,我是說如果,在生死關頭,你只要識海中打出這幾個法訣就行。”
  周嫻穎現在已經是自己的妻子,楊晨當然也希望她從此平安無事,不管周嫻穎知情不知情,楊晨都要告訴她這些,作為周嫻穎保命的本錢。
  當楊晨說出了那幾個法訣以及順序指揮,就看到了周嫻穎驚詫之極的表情。
  “相公,你是怎么知道的?”周嫻穎的心中充滿了震驚,這本是自己最后的秘密,楊晨卻是如何知曉的?難道是因為那個神識雙修?(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