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91 未來的天才窩(全)

這洞府簡陋,地脈靈力不足?聽著楊晨毫不客氣的評價,高月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看著楊晨,好像看一個從未見過的家伙。當然,事實上今天也不過是高月和楊晨第一次見面,不了解也是正常。
  “師父且放寬心,弟子知道眉清山上有一處最適合做修行洞府,建造幾個洞府都不在話下,一切交給弟子便是!”楊晨此刻心中歡喜,拍著胸脯大包大攬,絲毫不在意高月看著楊晨的那種奇怪目光。
  “你好像知道很多東西,是嗎?”高月很聰明,不然前世也不會是楊晨的師父,看著楊晨,高月也直接問了出來:“甚至就像宮主他們所說的,你連修行上都不需要我多做指點,是嗎?”
  “弟子曾經背下來過九壤山莊的藏經閣,自然也知道一些別人不知道的東西。”楊晨笑著回答道:“不過,修行上的問題,弟子當然會向師父請教,以前是沒辦法的事情,現在可不是。”
  楊晨的話也讓高月對楊晨越發的好奇起來,忍不住端起楊晨遞過來的另一杯茶,偏著頭看著楊晨問道:“你說,要是我也把藏經閣都看一遍,如何?”渾不覺的剛剛的這一系列動作如此的自如,兩人配合的就好像演練了許多次一般。
  “師父如果想要做煉丹師或者煉器師,那多看一些雜七雜八增長見識的書還有些用處。”楊晨搖了搖頭,笑著答道:“不過如果師父只想修行精進的話,看這些東西并沒有什么好處,徒然消耗時間,分散精力而已,得不償失!”
  “恩,有道理!”高月坐在椅子上,不自覺的點了點頭。她的性格一往無前,還真的不喜歡那些煉丹的繁瑣活計,要不是她的修為和法寶脫離不了關系,說不定連煉器也不會碰,更談不上興趣,楊晨的話,卻是直接打消了她去藏經閣看書的心思。
  只是,這一問一答,如果讓外面不知道內情的人聽到,說不定會以為高月是徒弟而楊晨是師父。兩人卻說的如此的自然,一點都不覺的不妥。前世的楊晨就經常和師父這樣的探討問題,高月也喜歡這樣的氛圍,卻是難得的在師徒剛認識的時候就有這般的默契。
  接下來,高月少不得一邊品嘗著楊晨適時奉上的茶水,一邊考校著楊晨的修為。畢竟她是師父,無論如何也要為楊晨指點一條修行的道路。煉丹上或許她無法指點,但是在修行上,她畢竟是金丹宗師,怎樣也要比楊晨見識“多”一些吧!
  拜師的第一天,楊晨和自己的師父相處的十分愉快。師父沒有擺出師父的架子,徒弟卻是知道師父幾乎所有的喜好,伺候的周到無比。在高月的感覺中,兩人好像不是師徒,而是相處多年的朋友一般。
  這也正是楊晨夢寐以求的感覺,也是他想念了上萬年,重生后又期待了十年的畫面,現在真實的發生在楊晨的眼前。哪怕以楊晨大羅金仙的心態,也不由的迷醉在其中。
  或許是心中的強烈期待得到了滿足,念頭通達,晚上休息練功的時候,楊晨甚至都能夠感覺到靈力在經脈中似乎流淌的更加通暢了許多。尤其是陰陽五行訣,更是有一股要沸騰一般的感覺。
  第二天一早,公孫玲上官峰和汪元就趕到了高月的這個洞府門口。昨日楊晨和他們約好,一道去給自己的洞府尋址。
  高月也去,大家絲毫不驚訝,給自己的徒弟找一個合適的洞府,本就是師父應該做的事情。不過楊晨比較特殊,自己包辦了而已。但盡管如此,楊晨已經說過要她放棄現在這個洞府,高月怎樣也要去看看的。
  公孫玲同樣很特殊,雖然她已經在前幾年筑基,但是卻一直沒有開辟自己的洞府。楊晨在去仙落淵之前,就和公孫玲說過,要她先不要著急選擇洞府,等自己回來再說。這一點上,公孫玲不知道為什么,聽從了楊晨的建議,一直等到現在。說是給楊晨洞府尋址,實際上卻是給公孫玲,高月,楊晨三個人尋找三個洞府。
  眉清山的范圍很大,千里方圓都不止。純陽宮的所在,就在眉清山最高的一座峰上。這里是地脈靈氣最濃郁的地方,也是純陽宮的洞府最集中的地方。
  楊晨當然不會選擇和這么多人擁擠在一處,就算是靈力再濃郁,這么多人分的話,也分散的差不多。所以,楊晨直接帶著大家沿著眉清山的一個小山脊慢慢的飛行,做出一副在感受靈力的模樣,實際上早已經確定了目標。
  “這里?”高月看著楊晨落下的地方,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其他人也是一副大惑不解的模樣,但誰也沒有質疑,只是跟著楊晨落在地面,然后仔細的感受著周圍的靈力。
  他們降落的地方,是一個不算是太大但也不算太小的山谷。這里風景倒是十分的不錯,四面都是山,并不高卻恰好能夠將各個方向來的風都擋住。距離純陽宮的大殿,飛行不過兩刻的距離,不算遠也不近。
  “楊師弟,這里的靈氣好像一般吧?”旁人都不好開口,公孫玲是最合適問的人。上官峰和汪元是來幫忙的,高月是楊晨的師父,都不太好質疑。唯有公孫玲,本身要找的洞府也有她的一份,由她問出來最合適。
  “表面上看是這樣。”楊晨笑了笑,也沒有對大家多隱瞞:“不過,我曾經在某一個殺手的身上,找到一片很有趣的玉簡。玉簡里記錄了一條他偶然發現的地底靈脈。”
  眉清山范圍內,也有不少的散修,純陽宮允許他們存在。這些人偶爾閑逛的話,說不定也能發現一些純陽宮的人不知道的東西。而且那個殺手已經死了,誰也無法證明他曾經發現過或者沒有發現過,一切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推在死人的身上。
  “在哪里?”楊晨這么一說,大家都來了興趣。一條隱秘的地底靈脈,絕對是修行中人夢寐以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