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912 給老子客氣點(下)

大陰陽五行飛劍是楊晨的本命飛劍,真正說起來,本命飛劍只是斬仙刀一把而已,其他九把飛劍都是庚金飛劍斬仙刀的劍魄而已。不過,既然是劍魄,那就已經算是一體,而且楊晨也完全沒有要分開的打算,所以都算本命飛劍。
  斬仙刀經歷過前后幾次的加強,現在已經非同小可。有妖魔大陸的核心,甚至還有斬仙臺的入口煉化在上面。這兩個空間入口雖然小,卻已經讓斬仙刀擁有了斬開些許空間的能力。加上哮天的加成,基本上靈界也沒有什么能夠抵擋斬仙刀的鋒銳,最多就是斬斷的快一點慢一點的區別而已。
  既然楊晨已經做出了要把自己的第二元神作為斬仙刀的器靈,那么楊晨也就暫時不用擔心這些靈力太駁雜對于斬仙刀會稍有影響。日后隨著楊晨破而后立的重修,肯定要重新煉制斬仙刀,那么現在有這種龐大的靈力可以使用,不好好的煉制一番實在是說不過去。
  天罡煉寶訣,地煞祭陣訣,乾坤養寶訣,一樣一樣的順序來過,完全不停歇。想必這樣不停歇的大靈力沖刷加上三種煉寶法訣祭煉,斬仙刀能夠直接提升一個品級。到時候將妖獸空間出口也煉制到斬仙刀當中,靈界無敵!
  除了斬仙刀之外,其他的大陰陽五行飛劍同樣也是一樣。楊晨的大陰陽五行訣能夠清晰的區分陰陽五行靈力,每一種靈力都會將各自屬性的飛劍精心煉制一番。不說別的,光是三種煉寶法訣之下的大靈力沖刷,對于這些飛劍就有莫大的好處。
  第二個要煉制的就是金鐘,這是楊晨目前為止最強的防護法寶。很長時間楊晨只是簡單的用乾坤養寶訣祭煉,并沒有再進行大靈力的沖刷,以至于龍形的虛影只出現四條。
  本身金鐘現在就化身為鎧甲穿在楊晨身上,龐大的靈力幾乎是一刻不停的從金鐘當中流過,同時也幫助楊晨吸收了一部分靈力。這才不到一年的時間。第五條龍紋已經開始出現了一些麟角。
  藥園是個吸收靈力的大戶,沒道理放著這種機會不用還要以后尋找靈脈。好在藥園有阿朱和阿碧做器靈,不用楊晨多操心,只要稍微分心關注一下,不至于讓靈力太多太急就行,其他的自然有阿朱和阿碧操心。
  相對來說,飛梭和蘊靈爐楊晨并沒有太過于下功夫。這兩樣東西都不是簡單的靈力煉制就能提升的。楊晨也不廢這個功夫和精神。
  日子就在這種枯燥到了極點的修行和煉制當中度過,偶爾隔上那么一段時間會有的一點枯燥中的點綴就是服藥。楊晨之前煉制的六轉功德靈芝玉露丹,正在用差不多兩個月消耗一顆的速度,在飛速的減少著。
  楊晨此刻早已經變成了一個血人,不斷的有細小的傷口迸裂,然后又修復。雖然每一次出血并不多。但架不住傷口的數量太多,整個人都已經被自己的鮮血染紅。
  每一次身體迸開然后又修復的過程,就是一次如同天劫淬煉形體一般的過程,楊晨的身體在這種不停的淬煉之下,越來越強悍。黃巾力士煉體術的精髓已經發揮出至少有五成。
  要知道,楊晨現在不過只是地仙修為而已,黃巾力士煉體術真正的精髓。絕對是要在仙界到了金仙甚至大羅金仙的時候才能發揮出來。可想而知這些年來的這種靈力淬煉有多么的重要。
  楊晨甚至不知道時間已經過了多久,只知道修行祭煉,祭煉修行,煉化空間出口。不知不覺中,修為已經又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
  短短的二十年時間,靈力修為地仙五品,神識修為玄仙二品。這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修行到這個地步,也只能殫精竭慮的苦修數百年還不一定有這樣的效果。楊晨只用了短短二十年時間就跨過了這個天塹一般的鴻溝。
  此時楊晨能掌控的靈力,比起最開始已經超越了百倍甚至更多,煉化空間出口的速度明顯的加快。整體的過程十分正常,看起來一切都在掌控中。
  唯一的麻煩就是楊晨的六轉功德靈芝玉露丹已經接近枯竭,手中只剩下兩顆。按照現在的速度,最多四個月之后,楊晨就無法借助藥力。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心思來為自己療傷了。
  如果只是這樣倒不是太大的麻煩,問題是,當楊晨嘗試著試圖用青玉陣盤將靈力洪流調整的小一點的時候才發現,青玉陣盤竟然無法做到。
  這個陣盤。居然只能調大靈力,無法調小。或許是因為李承花費的時間太少,布置的太倉促,導致了這樣的結果。畢竟正常人的思維,肯定會隨著修為提升越來越增加靈力,而不會減小。誰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問題。
  驚慌只是一瞬間,楊晨馬上就鎮靜了下來,這些年時時刻刻面臨死亡的威脅讓楊晨的神經堅韌的如同深山里的老竹子,用泰山崩于眼前而不色變來形容都有些不夠。
  到丹藥耗盡還有四個月的時間,還有時間來琢磨到時候該如何處置。暫時來說,可以先維持住現在的靈力通過量,盡可能的在四個月的時間之內再將修為提升一小截,或許就能解決這個問題。
  想法不錯,可惜當楊晨努力的小提升了一點自己的修為之后,卻驚愕的發現,青玉陣盤中的靈力竟然不用楊晨控制,自發的增加了相應的數量。
  這一下,楊晨就算是再遲鈍也明白了過來,這一切根本就是李承故意設計的,絕不是因為時間緊所以草草煉制的結果。
  對李承,楊晨是絕對相信的,他不相信李承想要借著這個機會來害他。說真的李承要殺楊晨,實在是太容易了,甚至于現在隨時隨地只要動手就可以,楊晨可沒有多余的力量來防護外部的攻擊。
  既然李承不是害自己,卻做出了這樣的安排,那么就一定是有別的用意。至于說到底是什么用意,只能是楊晨慢慢摸索了。不過眼下,楊晨還得先應付過這個危機再說。(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