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93 有爭議就先試行(下)

無彈窗,頁面打開快,請書友們幫忙推薦“就愛讀書www.booksrc.net”
  第九十三章有爭議就先試行(下)
  烈陽別院的確是在純陽宮內部引起了極大的紛爭。一道堪比純陽宮主殿靈脈的地脈被發現,放在哪個門派,也絕對是大事。而這樣的一條地脈,竟然被一個金丹帶著幾個筑基期的弟子霸占,連帶他們的那些沒有筑基的奴仆們都占了便宜,這怎能不讓許多人眼紅?
  宗門大會就是為了此事而討論的,除了那些閉關和外出的,留在純陽宮的宗師們和老祖前輩全部出現,在純陽宮的主殿展開了一場聲勢浩大的討論。
  當然,在此之前,掌教宮主先是宣布了楊晨獻上的十萬枚五行靈髓,自然,后來掌教宮主許下的獎勵也沒有隱瞞。
  “這樣處置不公,會寒了眾弟子的心”馬上就有人跳出來反對,而且還是身份比較高的皓月殿的殿主梁紹明。雖然他在面壁思過當中,但是這次的宗門大會卻讓他參加。事實上,這本就是他攛掇起來的。
  從得知烈陽別院的消息,尤其是一條可以媲美純陽宮主脈的地脈被發現之后,梁紹明就打起了主意。哪怕他在面壁思過中,還是發動自己的力量,召開了宗門大會。
  “眉清山本就是純陽宮,發現的任何地脈,都應該是純陽宮所有,不該被幾小輩霸占”梁紹明振振有詞的說出這番話來,很是代表了一大群純陽宮弟子的心聲。誰都眼紅那種充沛的地脈靈力資源,但是卻需要一個冠冕堂皇的借口。
  “烈陽別院并沒有說要從純陽宮分離出去,當然還是純陽宮的。”掌教宮主似乎已經想通了很多事情,面對梁紹明的質疑,只是淡淡的回答了一句。他背后,還有幾位一直閉關不管閑事的元嬰期長老,這次卻被梁紹明不知道怎樣鼓動出來。
  “至于說被幾個小輩霸占,這地脈本就是他們發現的,我也允準他們在眉清山自己建造洞府,既沒有不合規矩,也沒有違反門規,何談什么霸占之說?哪里有什么應該不應該的?”對于梁紹明的說法,宮主輕描淡寫的反駁道:“梁堂主莫非想要強搶幾個弟子之物?”
  “他們既是純陽宮弟子,就應該為我純陽宮考慮,這地脈應該純陽宮弟子分享,而不應該幾個人獨占”梁紹明也不多繞彎子,直接說出了主題。在場的人,估計至少有半數人和他有同樣的心思,大家都在考慮如何說出口,梁紹明挑頭,自然有人贊同。
  “純陽宮弟子應該把自己發現的東西和宗門分享,這話不錯”掌教宮主點了點頭,看了一眼幾位元嬰長老,慢慢的說道:“楊晨已經為我純陽宮獻上十萬枚五行靈髓,這算是和宗門分享吧不知道當年梁堂主從仙落淵出來,為宗門獻上了多少靈髓?”
  只一句話,就把梁紹明問的面紅耳赤。當年他從仙落淵中弄到的上萬靈髓,后來還是和其他幾個師兄弟一起,優化了他自己的洞府靈脈,何嘗上交過宗門半塊?
  “我們說的是現在的事情。”掌教宮主身后的一位元嬰長老開口出聲道:“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
  “林長老說的是”掌教宮主馬上接過了說話的林云風長老的話題:“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楊晨發現地脈也是半個月前的事情,現在就不用特意討論了吧?”
  林云風直接閉嘴不再說話,他是長老不錯,但是卻只是長老,不是宮主。現在掌教宮主這么說,顯然已經是有些惱怒。有些爭執可以在長老會議上發生,但不能在宗門大會上和宮主唱反調。
  梁紹明本以為林長老能為他扳回一城,接過卻被掌教宮主順桿爬把楊晨的地脈變成了過去的事情,這怎能讓梁紹明滿意。見林長老有些偃旗息鼓,梁紹明不得不再次出聲道:“宮主,話不能這么說,幾塊靈髓不會對我純陽宮有什么影響,但一條主脈不一樣啊他一個筑基期弟子,使用這條主脈,絕對是浪費了,應該給更需要的人使用”
  “唉”掌教宮主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對于梁紹明的這種態度已經十分的不喜。要說和太天門關系最莫逆的,純陽宮中就屬梁紹明,說不定楚亨一開始為難楊晨,就是得自梁紹明的受益。只是一直沒有證據,而宮主也不想動他而已,卻不料他卻越發的過分,堂堂金丹巔峰的宗師,開始處處為難一個后輩弟子,實在是讓人失望。
  高月身為當事人,有出席宗門大會的資格,卻沒有說話的權力。看梁紹明這樣針對楊晨,以她的性格,忍不住就要開口反駁。
  不過,不等高月開口,掌教宮主已經再次出聲問道:“如果是這般道理的話,梁堂主三個月前剛剛得到了一柄極品飛劍,你一個金丹宗師使用,實在是浪費了,我宗門還有幾位元嬰老祖沒有這么好的飛劍,梁堂主是不是應該給更需要的人使用一下?論輩分,你是楊晨的師伯,怎么也要給后輩弟子做一個榜樣吧?”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別人身上和發生在自己身上,那完全是兩回事。梁紹明剛剛得到的極品飛劍,比他以往用的任何飛劍品級都要高,正要借著面壁的機會徹底的煉化,他又怎么肯乖乖的交出來?
  還沒等梁紹明想好怎樣的應對,掌教宮主已經再次做出了一個決定:“既然大家都愿意照此辦理,不如我等先在宗門皓月殿試驗一下。以后皓月殿的弟子有任何收獲,全部都上繳宗門,等待宗門分派,不得私藏如此先試行幾十年,看看效果如何。如果皓月殿弟子上下齊心,衷心擁護,而且能讓我宗門蒸蒸日上,我等再召開一次宗門大會,將此條列為我純陽宮門規如何?”
  這些話出口,也不等大家表決,掌教宮主就徑自的再增加了一個條件:“同意照此辦理的人,也參加試行,只要效果卓著,門規便改了也無妨”
  說完,掌教宮主轉向了身后,面對幾位元嬰期的長老,微笑著問道:“幾位長老,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