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921 為蘊靈爐來的(上)

原本楊晨還打算靠著之前那個小警告,讓這些人知難而退。畢竟他們都是丹鼎門的人,自己和丹鼎門也算是有生意上的往來,不能做絕。沒想到這些人竟然沒有一點眼力價,要取自己性命,那楊晨就來者不拒了。
  手一翻,原本在手中把玩的那把對頭的本命飛劍就從楊晨的手上消失,其實楊晨不過是隨手塞給了哮天而已。
  面對這等沒事,哮天可沒有絲毫的客氣,大口一張就將飛劍整個的吞下。
  對面正在竭力爭奪飛劍控制權的飛劍主人,突然之間察覺到自己和本命飛劍的聯系被切斷,識海狂震之余,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本命飛劍被生生奪去,相當于直接損耗掉他至少兩成的修為,還沒有開始戰斗,就已經身負重傷。
  這一口鮮血仿佛是雙方動手的信號,丹鼎門的幾個修士幾乎在同一瞬間開始了攻擊,七八件法寶劈頭蓋臉的向著楊晨高速的砸了下來,同時至少還有三柄飛劍,從幾個方向上向著楊晨刺了過來。
  大家都猜測楊晨一定是有一件法寶能夠奪取別人的法寶,所以攻擊很猛烈,法寶眾多,速度也很快。相信就算有這種逆天的寶貝,以楊晨筑基期的實力,最多也就能控制一時,只要大家速度夠快,法寶夠多,威力夠大,楊晨就算是再多這樣的寶貝,也只能望而興嘆。
  說起來,這種判斷放在一般人身上并不算錯,幾個丹鼎門的弟子唯一算錯的地方,就是把楊晨當成了普通的修士。有很多在他們看來順理成章的事情,在楊晨身上卻是絕對的意外,而另有一些不合常理的東西。對楊晨來說就是家常便飯。
  面對眾人的攻擊,楊晨的身體站在原地,甚至連腳步都懶得挪一下。全身微微閃著一些金光,身體的表面忽的出現了八條龍影。叮叮當當一陣亂響。那些砸下來的法寶頓時間全部被反彈了出去。
  楊晨的右手中。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握著一柄大刀,大刀的吞口部分。猙獰兇惡的一張鬼臉,此刻顯得尤為的刺眼。鬼臉上那兩顆血紅色的眼珠,似乎正射出一陣陣嘲弄的目光,同時也好像對接下來的殺戮異常的期待。
  嗤。一顆人頭沖天而起,平滑的脖腔子當中,殷紅的鮮血噴起老高。不過,沒等這些血液掉到地上,楊晨身上的某個地方,就鉆出來一道血紅的長藤,如同一條靈活之至的血色舌頭。在半空中就將那些鮮血一舔而空,然后凌空卷住了飛起的人頭,長藤一甩,將還沒到底的殘軀也卷上。瞬間消失。
  阿碧現在出手相當的準確,楊晨的乙木飛劍在斬殺敵人的時候吸收了一部分精血,剩下的被她一掃而空。連敵人的尸體都不放過,這些都是絕佳的花肥。
  丹鼎門的眾人,還從沒見過這般刀槍不入的猛人,個個都是一副見了鬼的模樣,連自己的一個同伴瞬間被滅殺都沒來得及反應過來。
  防護法寶大家見得多了,丹鼎門別的沒有,就是有錢有法寶,什么樣的好東西沒見過?別說能擋下他們幾個人仙修士的集體攻擊,就算是能擋下同樣數量的地仙修士攻擊的防護法寶也層出不窮。
  可是,所有一切的前提是,這件法寶是被至少是人仙級別的修士使用,讓一個筑基期的小后生動用,除非是本命法寶,否則想要強行催動法寶的功效,直接就會被反噬重傷。
  但楊晨不但沒有被反噬,反倒是舉重若輕的擋下了所有人的攻擊。這一下,眾人眼中越發的驚喜交加起來。能被筑基期修士動用的法寶就能擋下幾個人仙修士的合力攻擊,那這件法寶要是落在他們手中,會是什么樣的威力?
  楊晨身上一閃而逝的金光沒有瞞過任何人的眼睛,那絕對是法寶的光芒。眾人幾乎是瘋了一般的開始從各個角度攻擊,力求能夠將楊晨擊殺,搶到這件寶貝。
  沒人知道楊晨根本就沒有動用金鐘,金鐘是被敖烈順手激發的,他知道楊晨力量大,但并不知道楊晨的黃巾力士煉體術已經將楊晨的身體都強化的堪比金身。楊晨現在不能出事,所以敖烈越俎代庖的幫楊晨擋了一下。
  第二刀揮下的時候,那個領頭的修士直接被連人帶飛劍斬成了兩段。又是阿碧神出鬼沒的出現,吸收了對方血液之后將尸體帶回去做了花肥。
  這一下,被貪欲沖昏了頭腦的幾個家伙才如同被敲了一悶棍一般的醒悟過來。這么一會功夫,他們竟然已經損失了兩個同伴,而楊晨身上卻連根頭發都沒有掉。
  沒人是傻子,當一個看似弱小的家伙在他們面前侃侃而談的時候,大家還可以當成是已經被嚇到不知所措強自鎮定。但當這個弱小的家伙已經重傷了一個同伴,而且連砍了兩個同伴的腦袋的時候,最愚蠢的傻瓜也看出來了,人家根本就不是害怕,而是有絕對的把握。
  剛剛還趾高氣揚得意洋洋的想著該如何瓜分楊晨楊大師身上財富的眾人,此刻全部都變成了另一種神色。恐慌的情緒彌漫在他們當中,甚至有兩個腳軟的連本命法寶都控制的不那么利索。
  當第三顆人頭飛起的時候,已經再沒有人還存著僥幸的心理,大家齊齊的大叫一聲,一哄而散,四散奔逃。
  愿望是美好的,如果沒有敖烈在控制玄天冥海梭的時候,或許楊晨這個階段想要追上這幾個家伙砍殺還有點難度。不幸的是,現在的玄天冥海梭是被龍族的皇族控制的。
  不管往哪個方向逃竄,不管動用了什么樣的飛行法寶,不管他們求生的念頭有多激烈,這些丹鼎門的家伙們全部都逃不過當頭一刀。到最后,只剩下那個本命法寶被強奪,身受重傷的年輕人。
  “我還缺少一個帶路的人。”楊晨居高臨下一般的看著那個瑟縮的幾乎不敢正視楊晨目光的家伙,冷冷的說道:“如果你幫我找到了要找的人,說不定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