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921 為蘊靈爐來的(下)

幾乎已經被嚇傻了的丹鼎門弟子,飛一般的點著頭,生怕楊晨會沒看清楚,點頭的幅度都已經快要大過鞠躬了。
  剛剛在他眼前發生的那一幕幕,直接嚇破了他的膽。哪怕是他見過的最兇惡的邪魔,也沒有楊晨那般的兇狠,一刀一個毫不留情的斬落,在他的心中已經堪比惡魔。
  普通的修士,見到了丹鼎門的弟子,一般來說都會給點面子,誰也保不齊哪天就會求到丹鼎門的頭上。這也養成了這些家伙們眼高于頂的作風,甚至于因為常常獅子大開口的向某些求丹的修士索要報酬,某種貪心仿佛已經成為了習慣。
  這也是他們為什么在認出楊晨的身份之后,馬上就想要從楊晨身上得到好處的原因,以至于不惜要殺人越貨。
  說實話,一開始他們的感覺是相當爽的,有點不同意見的同伴已經被他們打發回去稟告師門,剩下的就全是享受這種感覺的同道。
  萬萬沒想到的是,情勢在瞬間反轉,原本手拿把攥的刀俎下的魚肉,忽然就變成了索命的夜叉。當楊晨帶著剛斬殺了幾個同伴的殺意走到飛劍主人面前的時候,那一刻他差點忍不住要跪地求饒。
  總算楊晨給了他點面子,還給了他一個機會,能讓他活下來的機會,這時候不抓住更待何時?就算失去了本命飛劍,他還沒想過要去九泉之下陪著那些一道出來的同伴。
  “先去看看這個。”楊晨拿出剛剛得到的玉簡,從上面按照記憶中的特征一一的篩選自己要尋找的對象。既便如此,也依舊還有十幾個都很類似,不親自見一見,楊晨也無法確定,所以,他直接按照篩選出來的順序第一個,讓這個家伙帶路。
  帶路的家伙沒敢有任何的反對,哪怕他現在身受重傷也不敢稍有耽擱,強撐著被強奪本命飛劍的反噬加上楊晨殺意侵襲帶來的神識重創,仔細的回想了一下,馬上指了個方向,然后帶著楊晨飛了過去。
  還好,他這種辦事作風獲得了楊晨的青睞,如同在空中蹣跚步行一般的速度讓楊晨也實在看不過眼,直接將他收到了玄天冥海梭當中,甚至還給了他一顆療傷的丹藥讓他治療。
  一進入玄天冥海梭之中,帶路的這家伙才愕然的發現,里面竟然有一條天仙位階的龍族正在另一邊不停的不知道干什么,當場又是嚇一大跳。
  早知道楊晨隨身還帶著一條天仙級的龍族,他們幾個就算是長了雄心豹子膽也不敢造次啊!說到底,還是貪心作祟,死不足惜。楊晨也是,有這種底牌卻不亮出來,分明就是坑人啊!只是,最后這個念頭,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敢說出來的。
  原本這家伙還想著路上能不能找到機會奪路而逃什么的,現在看到敖烈的存在之后,再也不敢有任何不敬的心思,服帖的如同家養的老狗。乖乖的服下丹藥,飛快的煉化藥力,只想著趕緊幫楊晨辦事找到人,再不敢有其他的念頭。
  楊晨的丹藥很不錯,至少在這個丹鼎門弟子眼中是如此的。只一顆,就讓他因為本命飛劍被奪而反噬的傷勢完全的壓了下來,只需要再經歷一段時間的保養就能恢復。丹鼎門有同樣的丹藥,但那至少也是地仙級的煉丹師才能拿出來的,完全不是他們現在人仙水準能夠煉制的丹藥。
  玄天冥海梭的速度很快,只用了十幾天就趕到了第一個原住民傻子附近。楊晨在暗中觀察了一天多之后,直接搖了搖頭,這不是他要找的林正元,換下一個。
  這樣一個個的看過來,用了楊晨四五個月的時間,看過了**個高度相似的對象,可惜,這和寫都不是林正元,直到第十個出現之后。
  “很可能就是這個!”楊晨在仙界見過林正元,現在看這個,分明眉眼上有八分相像。但楊晨不敢肯定的是,他預料中的超越太上玄仙高手修為的林正元,現在只是一個元嬰水準的看起來極為普通的原住民。唯一要說和周圍原住民有所區別的,就是他那種呆呆的看著天空的無神目光。
  楊晨不敢動用神識探查,生怕驚擾了這個疑似林正元的小子。別看他現在就像個普通的原住民,一旦就是真正的林正元,楊晨敢用神識探查,絕對是吃不了兜著走。
  “我去試探一下!”帶路的家伙看楊晨有些不敢肯定,心中頓時開心起來。這是楊晨找了十個傻子之后唯一的一個不敢確定的,立功心切的他二話不說,馬上沖了出去,直接面對那個呆滯的看天空的傻子。
  楊晨一把沒有拉住,帶路的家伙就躥了出去。當下也不再阻攔,就在遠處靜靜的看著。試試也好,相信一個小小的人仙修士還不至于能讓林正元有什么害怕的舉動。
  帶路的家伙很有經驗,知道遇上這樣的傻子不能多刺激,只是靜靜的飛了過去,然后靜靜的出現在疑似林正元的傻子的視野當中,就這么讓他盯著好一會,想要看看那個家伙會有什么樣的反應。
  傻子的目光焦點,終于從完全發散到匯聚起來,然后慢慢的集中到了帶路家伙的身上。傻子的目光聚焦似乎很慢,這么點事情傻傻愣愣的用了差不多半天的時間才完成。
  這么遲鈍,想來不應該是林正元了。遠遠的楊晨看著,也忍不住搖起頭來。帶路的家伙馬上看到了楊晨的搖頭,心中頓時一松,看來這個也不是。
  心情放松的丹鼎門弟子,長出了一口氣之后,心中也不由得有些小小的氣氛。為了一個傻子,這么白白的消耗了半天的時間在他眼前,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心情郁結的他也有了點想要發泄的沖動,不敢在楊晨身上動手,難道還不能在一個靈界的原住民傻子身上發泄點不滿嗎?登時看著這個傻子,目光也有了些變化。
  他的這種情緒剛剛一釋放出來,異變突生。一道人影如同閃電一般的忽閃了一下,隨后,帶路的丹鼎門弟子就覺得胸腹間一痛,忍不住慘叫了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