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94 不維護他維護誰(上)

無彈窗,頁面打開快,請書友們幫忙推薦“就愛讀書www.booksrc.net”
  第九十四章不維護他維護誰(上)
  這種條件,有人同意才見了鬼。誰都清楚,搶別人東西的時候容易,自己的東西要交出去那可就千難萬難。誰同意誰就要把自己的身家交給宗門,然后讓宗門分配,誰是傻子?
  高月完全沒有料到,掌教宮主會如此給力的支持楊晨,當下又驚又喜的安靜坐好,再不多說什么。只是含著笑看著周圍那些各色人等的表現。
  那些之前力挺梁紹明的家伙們到了此刻也反應過來,如果今日同意了梁紹明的建議奪了楊晨發現的地脈,那么明日里他們發現的好東西就可以同樣被人拿走。掌教宮主顯然是考慮到了這個問題,才會否決梁紹明的提議。
  梁紹明自己也沒有決斷出來。如果他想要把楊晨的地脈歸入宗門共享,他的極品飛劍就要是被人奪走同樣宗門共享。地脈靈力共享只是吸收的多少問題,但飛劍要是給了別人,那可是可以帶著飛升的,自己不會留下一星半點。
  不給吧,建議是自己提出來的。給吧,自己又舍不得。況且,一旦他同意,就意味著皓月殿在幾十年內必須所有的收獲都歸宗門,不用說別人,光是皓月殿弟子們的壓力,梁紹明就不能保證能夠承擔。現在這件事情讓梁紹明委實是左右為難,別看他是一位金丹宗師,依舊還是被憋的滿臉通紅,怔在原地不知所措。
  幾位原本還想要支持梁紹明的長老,此刻也都全部沉默著。之前他們被梁紹明鼓動的時候,想的是這條地脈的發現能夠大大的增強純陽宮的實力,并沒有考慮太多。但現在掌教宮主說出來這番道理,他們都是年老成精的人物,哪里不知道其中的關鍵?
  所謂的地脈也好靈力也好,都是次要的東西,對于一個門派來說,門派的弟子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所有的弟子都離心背德,那這個門派也就離衰敗不遠了。地脈不夠可以到外面去找,人心散了,可就再也凝聚不回來了。
  現場的沉默,持續了好長的一段時間。沒有人說話,也意味著沒有人同意掌教宮主的意見。
  “我以前一直以為,修行之人,順應天道,重的是緣法,少生貪婪之念,少生嫉妒之心。”掌教宮主看著眾人,眼光中射出一道精芒,不管看到哪里,哪里的人都會低下頭,不敢和宮主絲毫的對視。宮主的這番話緩緩的出口,不少人聽到之后都是全身一震,仿佛感悟到了什么。
  “今日我很失望,在場的門人弟子,不是金丹宗師就是元嬰老祖,卻對一個筑基期的后輩起了貪念。”掌教宮主的聲音陡然之間大了起來,帶著一股巨大的怒火,直接燒向了四面八方:“我純陽宮到底是名門正派,還是邪道魔修?我純陽宮門規,不得殘害同門,那搶奪同門后輩的東西,那算是什么?”
  一位元嬰高手的憤怒,帶動的恐怖威壓直接布滿了整個純陽宮范圍之內,不管是正式弟子還是奴仆,全部都是噤若寒蟬,不敢發出任何聲音,弄出任何的動靜。
  “今日里你搶了一個后輩的東西,那明日里就能搶一個前輩的東西。今日是楊晨,明日就是你等,如此大家搶來搶去,有朝一日當我純陽宮面臨劫難之時,誰站出來維護我宗門?”掌教宮主憤怒的是這些人的不識大體:“又或他朝你自己命懸一線之日,指望誰來幫忙?”
  沒有人敢抬頭,掌教宮主還是第一次在眾人面前發這么大的火,哪怕是那些沒有打算支持梁紹明的人也都低著頭,宮主的大罵讓眾人想明白很多的事情。雖然挨了一通大罵,但慶幸的是,今日里宮主維護楊晨,明日里就能維護他們每一個人。
  “烈陽別院靈力濃郁,大家倒也不是沒有機會。”打完巴掌,自然也會給一顆甜棗,宮主深喑此道:“此后有純陽宮弟子立下足夠的功勞,可以允許到烈陽別院修行一年,作為對宗門弟子的獎勵。想進烈陽別院的,還是多在這上面下功夫吧”給了大家希望,就會有人為之努力。
  “還有沒有人有什么話要說,沒有的話,各自回去修行”或許是掌教宮主發火一番之后,得到了發泄,不再是那般怒火滿腔,那種讓人恐懼的威壓也慢慢的消散,純陽宮內的人才敢稍有動作。
  “關于靈脈的事情,弟子考慮不周,還請宮主責罰”梁紹明趕忙低頭認錯,這個時候不表示出態度,絕對會被許多人敵視。而一個考慮不周,卻可以給他一個很體面的臺階下,畢竟是人不是神,總會犯錯誤。而且一開始打著的就是為宗門考慮的幌子,考慮不周而已,不是什么天大的罪過。
  “不過,宮主,允許楊晨進密閣一次,是不是有些太過分?”這次梁紹明不針對楊晨的地脈,而是改為攻擊給楊晨的賞賜:“宗門立下大功的弟子才有這般的待遇,楊晨只是上交十萬靈髓,許他靈石貢獻便可,不該破例讓他入密閣吧?”
  密閣是純陽宮最核心的地方,而且進去一次只能夠允許選擇一次,非立下大功之人不會賞賜。梁紹明這番話,卻是說的有根有據有條有理,讓人說不出來任何的錯處。
  “關于密閣之事,我會和長老們再次討論。”這一次,宮主掌握了所有的話語權,直接當面駁回了梁紹明的質疑。不過梁紹明還是有少許的開心,畢竟那些長老們經過這一次也不會太開心,楊晨進入密閣的機會基本上喪失。
  宗門大會散去之后,高月回來見到楊晨的第一時間,就告訴了楊晨這些。說完之后,拍著楊晨的肩膀,很是一番師父氣派的勉勵道:“掌教宮主這一次可是給你扛下了許多壓力,你可要仔細修行,不能辜負掌教宮主和師父的一番厚望”
  楊晨當然馬上就是一番信誓旦旦,臉上卻露出一股得計的笑容。
  ————
  求推薦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