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926 宗主回歸(下)

“張長老一定要見晚輩,所為何來?”見面之后,楊晨也只是擺出了一個晚輩的態度,但也僅此而已,沒有更多。幾乎沒有任何的寒暄,楊晨馬上開門見山的問起張長老的目的。
  “老夫此來,是為我宗門的幾個弟子討還一個公道!”張長老也知道自己惡客上門不受待見,同樣沒有虛與委蛇,上來就把自己已經握在手里的籌碼拿了出來。
  看出來楊晨很不高興的要開口,不等楊晨反駁或者解釋,張長老已經很不耐煩的揮手道:“不用麻煩,人就是你殺的,我有人證在。你不該放走了那個回宗門的弟子,他就是證據。”
  “幾個人渣,殺就殺了,難道晚輩還不敢認嗎?”出乎張長老的意料,楊晨竟然一點都沒有否認,直接承認:“怎么,張長老要為丹鼎門這幾個調教有方可以光大門楣的杰出弟子出頭?”
  說來說去就是一方想要仗勢欺人結果被人反殺,這事情就算說破大天,丹鼎門的人也占不了理。別的不說,光是楊晨現在不過筑基期的修為這一點就把道義死死的占在自己這邊,人家修為出了事,你們幾個人仙級的高手圍上去是什么意思?
  “人死為大,現在說這些沒什么意思。”張長老自己坐在客位上,翹著二郎腿,很是隨意的拿起桌上茶杯滿滿的喝了一大口,這才慢條斯理的說道:“不管怎么說,就算他們幾個是犯了門規,犯了修士大忌。可他們畢竟是丹鼎門弟子,我丹鼎門可以按照門規處罰他們。可外人不行!”
  基本上,修士的世界里只要出了這種類似的事情。各大宗門的反應都是一致的護短。我宗門的門人弟子不肖,只有我宗門的執法堂能處置,外人要是敢越俎代庖,那就是仇敵。
  各方宗門之間,沒少為這種事情扯皮過,從互相攻擊推諉到撕破臉兩個宗門成為世仇各種程度都有。所以,一旦遇上雙方不得不動手,那就最好做的干凈點,讓別人抓不到把柄。楊晨當時沒有動手的打算。也算是給自己留下了一個小小的麻煩。
  “老夫給純陽宮面子,給楊大師面子,他們有錯在先,那也不能全怪楊大師。”張長老現在是一副大度的樣子,看起來好像是很講道理的模樣:“不過楊大師是不是也應該有所表現,我丹鼎門的弟子總不能就這么無聲無息的死了吧?”
  “那張前輩打算讓晚輩怎么個表現法,畫個道吧?”知道張長老沒什么好事,想不到也是為了從楊晨身上揩油,楊晨心中對這家伙十分的不齒。不過這家伙身份來頭不小。又不能在純陽宮動手,所以還是聽聽他什么意思。
  “好說好說!”張長老拱拱手,做出一副滿意的樣子:“老夫也不是貪得無厭之人,只是適逢其會。想從楊大師手上討個機緣而已,大師見諒!”
  直接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楊晨連話都不想多說。只想聽聽張長老到底要提什么要求。
  “老夫一直想買一塊棲神玉,可惜每次都是錯過。”張長老知道什么叫適可而止。什么叫循序漸進,所以此刻倒是很客氣:“老夫想用這些年來棲神玉的均價買一塊棲神玉。不知道楊大師能否成全?”
  對方只是想要買一塊棲神玉,不是什么過分的要求,而且還主動提出是按照均價購買。楊晨既然放出了棲神玉,賣給誰不是賣,讓給張長老一塊又有何妨?
  要是這種態度的話,楊晨倒也勉強能夠接受。丹鼎門在三界都是大宗門,一味的得罪也不是辦法。現在時機很微妙,楊晨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多一個丹鼎門這樣的敵人。
  看來是因為棲神玉太過于搶手,以至于有價無市,多少人拿著大把的靈石卻沒資格進萬寶樓的拍賣會,只能望而興嘆。想來張長老也是其中之一,被逼急了,所以才借著丹鼎門幾個敗類弟子說事。
  楊晨這次連答復都懶得說,直接手上就出現了一塊棲神玉放在桌上推了過去,至于說靈石更是提都不提,一塊棲神玉而已,對楊晨來說不是什么大事。
  張長老卻是心中一陣狂喜,幾乎是用搶的把棲神玉搶到了手中。這些年的棲神玉還是被各種太上高手霸占,就算是丹鼎門這種宗門高層,也沒有人手一塊,排名靠后的張長老終于了結了自己的心愿。
  看起來楊晨很好說話,而且似乎并不想開罪丹鼎門的樣子,張長老通過這個小小的試探已經大概的明白了楊晨的一些底線。連棲神玉都能如此輕易的拿出來,想來一個小小的從凡間帶上來的煉丹爐更加不會放在心上了。
  自以為猜到了楊晨想要息事寧人的底線,卻不明白楊晨只是懶得理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已。雙方的出發點不同,也導致了處理問題的結局不同。
  把棲神玉收起之后,張長老直接拿出了一個乾坤袋,也學著楊晨的樣子推了過去:“這是靈石,老夫這里多謝楊大師了。”
  多年來猜測求丹者底線并開價的習慣,讓張長老對這一切已經如同本能一樣的熟悉。當楊晨面無表情的將靈石收起來的時候,張長老知道,自己的下一步可以進行了。
  “老夫知道,楊大師手上有一些獨特的丹方。”張長老緊接著開始說出自己的要求:“大師也清楚,我丹鼎門上下,最感興趣的就是各種各樣的丹方丹藥。老夫冒昧,用我丹鼎門的一些秘傳丹方,換大師手中的幾個丹方,可否?”
  依舊還是交換,聽起來好像一點都不過分,畢竟楊晨之前就說過要賣出只是沒人愿意購買而已。現在張長老用丹方來換,給楊晨的感覺,對方只是想借機和自己多攀一些交情一樣,還不至于讓人反感到馬上拒絕。
  “用丹方換?”楊晨忍不住眉毛挑了挑,這個建議也讓他新動起來。說實話,丹鼎門的一些秘傳丹藥,前世也是十分有名的,如果能用手上的丹方換到的話,也不失一件雙方都有好處的事情。(未完待續。。)